医院一科主任受贿546万 称不收钱就便宜药贩子

2016年09月21日08:28  来源:新华社
 
原标题:“我不收钱,就便宜了药贩子”——一个检验科主任的荒唐逻辑

“我不收钱,就便宜了药贩子。”

面对办案人员,河南省南阳市中心医院检验科主任范泽旭振振有词。

这个荒唐逻辑,快速“催肥”了范泽旭:在上海、郑州、南阳等处拥有8套房产;家中三个伪装的酒箱子里存放现金801.9万元,办公室存放现金150万元;银行存款182万元;购物卡及金银首饰等价值20万元;债权65万元;日产尼桑轿车一辆……而这个荒唐逻辑,最终将范泽旭送上法庭。

抽丝剥茧 小官巨贪浮现

2015年4月,南阳市唐河县检察院接到线索,称有药品供应商向范泽旭行贿,该院遂派员对线索进行摸排。

侦查人员发现,由于专业性较强,南阳市中心医院检验科使用的耗材由科主任把关选购。付款时,也由科主任先在发票上签字,再层层上报签字,最后由财务科拨款。

同时,侦查人员发现范泽旭通话记录前10大关系密切人中,6名是药品供应商,且每月联系。这与前期了解的医药行业潜规则——以月为单位结算相吻合。资产显示,范泽旭夫妻名下财产有2126.91万元之多,与其家庭收入差距明显。其中在郑州购买的价值500万元的商铺,有60万元是南阳天瑞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经理李书军(另案处理)刷卡支付。

2015年7月1日,唐河县检方决定对范泽旭、李书军等人立案侦查。

2016年8月,唐河县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2001年至2015年间,南阳市中心医院检验科主任范泽旭共收受贿赂546万元,尚有919.57万元不能说明来源,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200万元;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200万元。

金钱“捆住”医生和“药贩子”

南阳市中心医院是全国500家大型综合性医院之一,也是南阳市唯一的三甲医院,年门诊量115万余人,出院病人13万余人。

一般门诊病人和入院病人都需要做各种检验,所以,南阳市中心医院检验科成为众多医疗器械供应商紧盯的目标。涉案行贿人、河南华鑫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经理杜保华说:“只要在南阳市药品耗材集中采购目录中的品种,检验科可以任意选品牌。范泽旭是检验科主任,有权决定。”

范泽旭2001年2月被南阳市中心医院聘任为检验科主任。当年,南阳天瑞的经理李书军和郑州康利医疗生物有限公司经理刘泉海等人就多次拜访范泽旭。

刘泉海说:“为了让范泽旭同意采购我公司产品,我向他承诺,每年会根据盈利情况送给他‘感谢费’”。在范泽旭的帮助下,康利公司与南阳市中心医院签订协议书。由康利公司免费向医院提供日本自动血凝分析器,期限5年,医院在期限内购买该设备配套试剂耗材。这种免费向医院投放设备并捆绑耗材的做法,一直持续到案发。在此期间,刘泉海每年都给范泽旭送去10万元至41万元不等的“感谢费”,总额达201万元。

而“药贩子”也通过这种利益捆绑,把向医院提供医疗耗材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如向范泽旭行贿180万元的李书军,在该院销售收入达1000多万元。

制度缺失为腐败埋下伏笔

“我不收钱,就便宜了药贩子”的荒唐逻辑,最终给范泽旭带来的是14年的徒刑和200万元的罚金。与他抱有同样“逻辑”的同案犯、南阳市中心医院检测科副主任施保华,也因收受“药贩子”182万元贿金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6个月。

这些生长在医药链条上的“蠹虫”,伸长的贪婪之手,最终面对法律束手就擒。而为荒唐逻辑“埋单”的,又岂止范泽旭之流?

按照规定,南阳市中心医院采购医疗设备要经过招投标程序。但免费投放设备捆绑耗材的做法,规避了制度,为腐败埋下伏笔。

这种表面为医院省下买设备钱的做法,因后期耗材的不可替代性,让医院失去了选择更物美价廉耗材的机会,成本增加、造成国有资产变相流失。

由于与“药贩子”之间利益捆绑,医院不愿意降低收费标准,提高服务质量,真正让利于患者。2015年6月10日,南阳市中心医院公布该院1059项化验费明细,许多项目收费均是政府限定的最高价。

郑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学教授纪德尚认为,医院作为公益性质单位,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提高医术和降低群众就医成本上。他建议从制度建设入手,通过精细化制度安排,把所有医疗设备采购纳入政府采购,而不是现在由各家医院自行招标采购。对国家明令禁止的行为,要加大巡查督导和处罚力度。同时,要加强对医生的职业道德和廉洁自律教育,预防腐败,防控风险。(记者孙志平 李丽静)

(责编:谷妍、王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