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要闻>>社会

战火纷飞妹妹被送人 离散七十三年八旬姐妹相见

2016年06月22日09:30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离散七十三年八旬姐妹相见

昔日年幼的姊妹如今见面已是满头银发。

艾淑章

李淑荣

6月21日中午,飞越3000多公里,李淑荣老人从东北来到广州,就是为了见73年未曾谋面的亲姐姐。在广州白云机场到达大厅,79岁的李淑荣艰难地从轮椅上起身,81岁的姐姐艾淑章放下拄着的拐杖。在众人的簇拥中,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相互搀扶着、紧紧相拥,姐妹深情化成一行清泪,欲语泪先流。

“我对不起你啊妹妹,是姐姐当初没有保护好你。”刚见面,艾淑章老人就不停自责。原来,她一直觉得是自己没有保护好妹妹,才让她漂泊在外七十多年,她似乎忘了,当年她不过是个9岁的小姑娘,在兵荒马乱的年代,连自己都无法保全。“姐姐,我没能给父母尽孝,你替妹妹尽孝了……”李淑荣老人的情绪同样激动。

原来,李淑荣老人在上世纪40年代初被卖到东北,虽然如今她已是膝下儿孙满堂,内心却总有个未了的心愿——找到自己的亲人。如今老人的愿望终于实现。

文/广州日报记者 申卉

图/广州日报记者 陈忧子

我对不起你啊妹妹,是姐姐当初没有保护好你。

姐姐,我没能给父母尽孝,你替妹妹尽孝了……

战争太痛苦了,一个家稀里糊涂就散了,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相见。

妈妈,看到姐妹相见是您一辈子的愿望,您活到96岁都没等到妹妹,现在我们总算能见面了。母亲弥留之际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找到两个妹妹,本以为不再抱有希望,没想到,竟在古稀之年能够与亲人团聚。

童年家贫:

战火纷飞妹妹被送人

李淑荣本姓艾,老家在河北抚宁县(现河北秦皇岛市抚宁区),出生于兵荒马乱的抗日战争年代。家中有姐妹三人,小时候,姐妹都没有名字,李淑荣只记得自己叫二丫头,姐姐比她大三岁,叫大丫;妹妹比她小四岁,叫三丫。巧的是,两姐妹虽然天各一方,名字也是后来取的,但两人名字中竟巧合地都有一个“淑”字。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被抓壮丁去当兵,母亲也被抓到大户人家做奶妈。”那时候,父亲在战场上差点没命,当了逃兵又被抓进监狱。母亲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卖了,才把被折磨得几乎残废的父亲接回家。刚一见面,两姐妹就陷入了回忆,李淑荣老人一边说,姐姐则不时补充。

李淑荣回忆,那时候家里实在没吃的,只能靠姐姐出门采些野菜维生。父亲眼看自己失去谋生能力,怕养不活几个女儿,打算将三姐妹送人。姐姐艾淑章记得,那天她出门采野菜,回来已经见不到两个妹妹了。“6岁的二妹送给一个外号‘二炉头’的谢姓同乡,2岁的三妹送给了县外的一户人家。” 本来父亲打算把她也送人当童养媳,然后自己跳江寻死,“但那时我9岁了,我告诉父亲,就算是要饭我也要养活他,所以我就留在了家里。”但最让艾淑章心痛的是两个妹妹,“是我没有保护好她们。”

残忍被卖:

6岁时牢记本姓家乡

直到如今,李淑荣仍然记得,那时她被交给外号“二炉头”的谢姓同乡后,“二炉头”用口袋装着她,先是上了板车,又上了汽车,后来再上了火车。不知过了几天几夜,直到半夜,才到了吉林省农安县。“那时我根本不知道到的是东北,只记得穿的衣服变成了棉袄。”后来,“二炉头”就将她转卖给了一户姓李的人家。

虽然年幼,但李淑荣那时就是个要强机灵的小姑娘,她暗暗留心“二炉头”和李家人的对话,得知自己是河北抚宁县人,本姓艾,坐了两天一夜的火车才到农安县。这些与家乡有关的记忆,她一直牢记在心。当然,那时的她还不知道,有朝一日,她会凭借这一点一滴的线索,踏上寻亲的路。

寻亲之旅:

志愿者接力找到线索

“我8岁那年,养母因病去世,之后跟着姥姥姥爷生活。12岁那年,姥姥姥爷也相继去世。”如今的李淑荣,已经是满嘴的“东北味”。她说,老人临终前曾将卖家“二炉头”的地址告诉李淑荣。

上世纪60年代,她曾找到“二炉头”,但对方只说她家里人都没了,随着“二炉头”的去世,关于她身世的重要线索也断了。嫁人后,李淑荣一直住在吉林长春,虽然如今已是四代同堂、儿孙绕膝,但在老人的内心,却始终有一个未了的心愿——回家,她害怕年迈的自己会带着遗憾离世。

“每逢过年过节,看到别人家走亲戚,老人总是特别羡慕。”老人的小儿子周长顺眼看着母亲笑容背后的哀伤一日更甚一日。去年年底开始,他就通过各种渠道寻找亲人,今年4月,他又在寻亲网站宝贝回家发布了老人的寻亲信息。

经过宝贝回家多个省份志愿者们的先后接力,他们走访了李淑荣记忆中的家乡河北抚宁县,发现她所描述的地方与当地老人所言的相差无几。而且,李淑荣记忆中的本姓“艾”在当地也比较少见。通过走访,志愿者发现了李淑荣的堂妹。通过堂妹继续顺藤摸瓜,志愿者终于得知,李淑荣的亲姐姐艾淑章远在广州。

喜出望外:

确认亲姐姐在广州

那边厢,李淑荣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这边厢的姐姐同样牵挂着妹妹。艾淑章告诉记者,她是上世纪50年代末,随丈夫到的广州,从此在这里扎根。她和母亲一直牵挂着离家的妹妹。

艾淑章回忆,小时候,刚知道妹妹被抱走了,她每天都跑到“二炉头”家门的大树上,往房里叫唤着妹妹。“哭得眼泪都干了,邻居看不下去,才告诉我‘二炉头’带着妹妹去闯关东了,早就不在家了。”

上世纪50年代,母亲也曾到东北找“二炉头”,对方或是为了断了母亲的念想,告诉她妹妹早就在战乱中死了。母女俩无功而返,那之后,她们也无奈暂且搁置下寻亲的想法。

直到今年5月,志愿者找上家门,81岁的艾淑章得知原来妹妹同样在寻找家人,禁不止老泪纵横。她向父母敬香道:“妈妈,看到姐妹相见是您一辈子的愿望,您活到96岁都没等到妹妹,现在我们总算能见面了。”话音未落,老人已是泪流满面。她说,母亲弥留之际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找到两个妹妹,本以为不再抱有希望,没想到,竟在古稀之年能够与亲人团聚。

为了稳妥起见,在志愿者的帮助下,两位老人分别进行基因格检验。在经过将近一个月忐忑不安的等待,幸运的是,6月初,检验报告显示两位老人系全同胞关系的亲生姐妹。“最担心的是结果显示不是。所以,为了不让老人失望受打击,一开始都没敢把双方的联系方式给对方。”志愿者燕子说。

直到确认了检验结果,两位老人才第一次通过视频见到了彼此。“刚看到姐姐,我就知道肯定是,我们长得太像了。”李淑荣说。还没说几句话,一家人就哭成一团。

久别重逢:

妹妹激动一度晕倒

终于,赶在东北农忙结束后,昨天上午,在两个儿子的陪同下,李淑荣老人第一次坐上飞机,第一次远赴从未踏足过、相隔3000公里的广州,3个多小时的飞行,换来了与分别了73年的姐姐相见。

而艾淑章的两个儿子,也为从未谋面的二姨准备了鲜花,迎接远道而来的老人。大儿子黄崴说,母亲身体不好,出发前,还专门给老人准备了救心丸。

“战争太痛苦了,一个家稀里糊涂就散了,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相见。”在回家的车上,李淑荣和艾淑章一直手拉着手,两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从小时候的往事说到长大的经历。而从未出过远门的李淑荣,一度因为太过激动,加上天气炎热而晕倒接受治疗。

对于未来,朴实的李淑荣老人说:“我们住的农村,到医院还要走几十里地,姐姐不可能去我那,我也住不惯广州。”在她眼中,两老是否住在一起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亲人重聚。

然而,无论是在两位老人心中,还是在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心里,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早日能够找到失散的小妹三丫。“虽然我们两姐妹见面了,还有一个妹妹,希望能够早日找到她。”李淑荣老人说。

(责编:谷妍、王丽)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