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要闻>>社会

80后警察断臂后重返警队:苔花虽小 也学牡丹开

2016年06月12日08:15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80后警察断臂后重返警队:苔花虽小 也学牡丹开

人民网北京6月11日电(赵恩泽) 六年来, 重庆警察陈冰第一次穿背心走出家门。出门前,他特地跑去问母亲能不能穿漏肩背心。闷热的街道上,陈冰的眼睛一直向两侧斜视,他在悄悄观察路人的反应。行过闹市区,心情慢慢平复,陈冰觉得自己又赢了,”我觉得一切正常“。虽然,他的右臂没了。

2004年,陈冰从中国刑事警察学院毕业,同年,加入重庆警队,成为中国刑警的一员。

六年后,这名80后警察的人生被一次“现场勘查”撞出轨道,他永远的失去了自己的右臂。

2010年4月8日清晨,陈冰在跟进一起变压器电房盗窃案时,因电工疏忽,不幸被1万伏高压电击中。

“我看到陈冰右手臂和手掌已经完全没有肉,露出的全部是骨头,大量的血从他裆部和胯下流出来。”倒地的陈冰想看下自己的手还在不在,现场警察邓良连忙捂住了他的眼睛,“我当了这么多年警察,还从来没有看到过活人身上裸露出骨头的惨状。”

这一天日落后,陈冰右臂截肢,右腿永久功能障碍。

受伤了,爬出去

“他一直都那么开朗。”在同事张欣洁眼中,陈冰的内心似乎总有阳光。“从抢救室出来后,我进去看他。当时陈冰全身缠着绷带躺在床上,我忍不住哭了出来了。他给我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我不要太激动,会影响别人。因为他病床旁边还有一个四岁多被烧伤的小朋友。“

“陈冰问我,你的小孩多久出生。我说,10月份,他紧接着说,还好,我半年就能康复,到时我来喝满月酒,”

住院的日子总有阴郁。面对病人痛苦的呻吟,面对病友经抢救无效而离世,直到生命尽头才恍惚出现的孤独感和恐惧感,充斥在病房的每一个角落。

“比伤痛更难医治的是心病。我也见过他流过泪,但他那种向上的力量超乎常人。“在西南医院烧伤科护士小芬看来,陈冰是个自控力很强的病人。

”康复训练开始的时候,由于肌肉退化,他根本站不稳,就像婴儿学步一样,站一会儿都累得气喘吁吁。但他是病房里训练最刻苦的,每次都满头大汗,四五个月,陈冰已可以缓慢地行走,康复进度之快,在他这类病例中是极少见的。“

80后警察有点“小清新”

“我当时就想,这个坑爬也要爬出去。住院时间长了,容易颓废。”见面时的陈冰,头发乌黑蓬松,眼神明亮,高鼻梁,脸颊立体,阳光般的笑容凝视着每一位来访者。

喜欢莫言、路遥、柯南·道尔的陈冰在生活上有些“小清新”,出门会友时,他会穿上Adidas小白鞋、戴一顶棒球帽。谈及时下风靡全球的”杀人游戏“,他总是得意的说一句,“我是个高手”。直到此刻,你才会意识到,这是一个在校期间就钻研“犯罪心理学”的职业警察。

朋友送的龙猫布偶、自己收集的棒球帽、过节时的荧光灯,陈冰的卧室绚丽又过分整洁,而且床有些硬。

“这是在警校养成的习惯,硬板床,被子要像豆腐块一样。”陈冰一边说话,一遍穿鞋。他没有系鞋带,只是用魔术贴把鞋子粘上。

陈冰的努力有时候会让人遗忘他少了右臂。在一次和同事外出办案时,他落在后面,人不见了。同事回去找,他正蹲在地上用嘴配合左手系鞋带。从那以后,陈冰会尽量买些不用系鞋带的鞋子穿。

陈冰的卧室摆放着一台笔记本,里面装着一款游戏,“魔兽世界”。

“听说电影版‘魔兽’上映了,朋友前几天还喊我去看。虽然是款游戏,但它特别讲究团队合作,强调荣誉感,跟我们工作时挺像的。“

“我是职业警察”

自考入警校起,这位80后渐渐开始懂得什么是团队纪律、什么是职业警察。“我们当时上课,都是排队、整列的进去听课,去食堂也是这样。跟普通大学区别很大,基本是半军事化,纪律感很强。”

2004年,陈冰进入重庆警队,成为一名技侦警察,“一开始觉得这是份工作,就跟其他上班的同学一样。”考验很快来临。2005年4月的一天,重庆石桥铺,一出租房内发生命案。受害人尸体腐烂在卧室床上,“到处是烂肉的味道”。“新手”陈冰并没有进入状态,一直游离在尸体附近,“回去就被师傅批了。自己也觉得挺丢人。”

重压下的迅速学习使陈冰开始进入一名职业警察的状态。5个月后,陈冰作为主要勘察人前往一起拦路抢劫杀人现场,此时,他已经学会如何与尸体作“亲密接触”。“要让尸体说话,每个细节都要细致,脖子、手部、伤痕…….”回忆这次勘察,陈冰最后补充,“那是一具很新鲜的尸体,信息量比较大。”

冷静、激情,此后一直交杂在陈冰身上。

重伤后,陈冰在自己的日记写道,”2010年6月1日,周三,多少年没写日记了,没想到动笔竟然是左手……他们其实不知道,各种意外死亡我看多了,就算发生在自己身上,也不会难过。”

“左手写字真别扭,难看。”

重返警队之路

2011年12月15日,陈冰重返阔别570天的工作岗位。这个决定,在当时的警队同事看来,有些不太理解。

时任重庆市北部新区公安分局刑警支队政委的王勇说,”一旦回来上班,2500元的护理费就没了,工资又不增加,还要损失交通费,对个人来说并不划算。“

虽然已经可以行走,但腿部功能性障碍的陈冰需要付出比常人更大的努力。每天早上6点,天没亮,陈冰就必须出门上班。伤病让他不能长时间站立,如果到了早高峰,被人碰到,陈冰随时可能摔倒。

有一次,重庆连续几日普降大雨,在翠云轻轨站,陈冰右腿伤情复发,他忍着剧痛,一手撑伞,艰难地下阶梯,就在最后一个台阶,他再也坚持不住了,一个踉跄重重摔倒在满是雨水的水泥地上。他用仅有的左臂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咬着牙,艰难地爬起,一步一步向50米外的单位挪去。50米距离,对于常人不过几十秒,可陈冰却走了10多分钟。

在同事张欣洁眼中,陈冰对警队荣誉有一种特别严苛的自我要求。有一次,加班完后同事张欣洁开车送陈冰回家,顺便在他楼下吃饭。“点了一盘花生米,菜还没上我就开始吃花生,陈冰在旁边没动,我就说你快点吃,陈冰说你吃嘛,我不喜欢吃这个东西,后来我才发现他不是不喜欢吃,是因为他觉得他穿着警服,用左手一只手这样吃,旁边的人会觉得很不雅观。”

“神探李昌钰是我的偶像”

返回警队后,行动不便的陈冰被安排负责警务档案整理,但对前往刑侦现场的渴望从未停息。“那是我们的战场,一个不能上战场的士兵,职业生涯也就结束了。”

2013年1月16日早上,重庆北部新区发生一起命案,由于行动不便,刑警支队领导没有安排陈冰第一时间前往事发现场勘查。当晚,陈冰的同事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同事们有些沮丧的样子,陈冰心里立即就明白了几分。

在听完同事们讲述现场勘查情况后,陈冰陷入了沉思。“走,带我去现场复勘。” 陈冰二话不说,用左手提起勘查箱就往办公室外走。“天都已经黑了,还能找到线索?” 同事们迟疑了,陈冰见大家都没动,焦急的催促道:“走撒,楞起做什么!”

案发现场是栋33层的楼房,从1楼到33楼,陈冰花了3个多小时每一层搜索着。由于陈冰右腿伤势太重,一般的站立都非常损耗体力,在勘查后期,陈冰只能用左肩膀靠着墙壁一点一点的往上挪动身体了。

走完了33层楼,没有线索,陈冰和同事又转战到地下车库,终于在地下车库的一处隐蔽墙壁上发现并提取了一枚血迹,陈冰大胆推断,如果这是嫌疑人的血迹,那么嫌疑人就是沿此通道逃跑,同时从血滴滴落的位置看,嫌疑人极有可能右手负伤。专案民警按照陈冰的这一思路,最终在地下车库的视频监控中发现了一名右手负伤的嫌疑人踪迹,并将其锁定,52小时后,民警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

“神探李昌钰是我的偶像。”这是陈冰经常说的话。

前不久,南昌发生“洗衣机绞死女童案”,就引起陈冰的关注,对此研究了半天,他说:“我仔细分析图片上女童的伤痕,确实是洗衣机绞的,并非外界传言那样。”此前还嘻嘻哈哈的陈冰,一说到案子,脸上马上露出严肃的神情。工作之余,陈冰不忘潜心钻研。他用左手逐字逐句敲出近5万字的8篇理论调研文章。他撰写的《浅谈利用三维绘图软件重建犯罪现场》一文,着重介绍了利用Sketch Up三维建模绘图软件,重建三维立体犯罪现场的步骤。有关专家评价,论文为形象化地反映犯罪环境、推断犯罪过程、揭露嫌疑人作案心理提供了简明实用的解决方法。

(责编:左瑞、王丽)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