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文娱栏目>>娱乐

王晰忆往昔:感谢“快男”没让我一夜爆红

2016年02月21日09:40    来源:羊城晚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王晰:感谢“快男”没让我一夜爆红

  王晰以低音惊艳全场

  青歌赛时期

  “快男”时期

  “快男”时期

  王晰与妻子金宴竹

  昨晚,《我是歌手4》第二轮踢馆赛在湖南卫视播出,“低音炮”王晰现身,以一曲西班牙歌曲《Besame Mucho》技惊四座、踢馆成功,也结束了持续多期歌手阵容中“内地无人”的尴尬局面。王晰一出现,网络话题量随之达到高峰,酷帅外形加上对这首西班牙情歌的低音演绎令他瞬间圈粉无数,获封“冷面男神”“性感低音炮”称号,风头直逼韩国欧巴黄致列。

  赛后,王晰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他谈到参加本季《我是歌手》的台前幕后,谈起和演员金宴竹的爱情故事,也回忆起2007年参加“快男”输掉全国晋级赛之后北漂的辛酸过往,他说:“感谢‘快男’没让我一夜爆红,这才有今天的我。”

  从首发变踢馆很煎熬

  在节目播出前,不少观众对王晰并不熟悉,其实他大有来头。2011年,他参加第八届中国音乐金钟奖流行音乐大赛,获得男子组金奖;2013年,参加CCTV第十五届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获得流行唱法总冠军;首张个人音乐专辑《Low C 的诱惑》获得2014年度十大发烧唱片奖。

  羊城晚报:不少观众对于你空降《我是歌手》感到很意外,什么机缘让你登上这个舞台?

  王晰:我是去年12月底接到参加的消息。洪涛老师在北京约我唱了三次现场,每次唱四五首歌,因为他以前没有听过我唱现场。最初安排我首发,后来安排我第一个踢馆,然后排到第二个踢馆。时间一长就会非常煎熬,因为我需要花更多时间琢磨,慢慢磨,没有休息过。

  羊城晚报:参加《我是歌手》是想改变以往的路线,从小众走向大众吗?

  王晰:也不能说是转换路线,其实我认为每个人对待音乐的态度和环境没有太大关系。以前的演出更多是命题作文,是教科书里的东西,但《我是歌手》是课本之外的东西,更需要你把以前学到、感受到的东西玩进去,而不是把它当成一篇作业来完成。当然,歌手都想让更多人听到自己的音乐。不过大众化并不意味着“红了”,我真不清楚应该如何去红,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

  羊城晚报:这次会抛开以前高大上的风格吗?

  王晰:不会,我对音乐的态度还是保持在之前的审美框架内,还是得做我擅长的东西。单论音乐,其实好的音乐和红的音乐是两码事,红的音乐未必是好的音乐。《我是歌手》对于一个专业歌手而言是个大考验,一个综合考试。我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让更多人认识我,看到我每一次的进步,以前别人说我是小众的,只不过是因为我没有更多机会展示我对音乐的想法。

  羊城晚报:来之前请教过前辈吗?

  王晰:请教了很多前辈,比如大家在节目里看到的李谷一老师。我们认识好多年了,确切地说,她是我的声乐指导,金钟奖、包括其他节目,李老师对我都非常关照。这次选歌,我到棚里唱,她听了也会给意见。

  低音歌手选歌限制多

  在《我的歌手》的“踢馆”环节中,踢馆歌手必须获得前四名,才能留在这个舞台上。从第一季到第三季的《我是歌手》舞台上,韩红、邓紫棋、黄绮珊、郑淳元等多位音域高至穿云裂帛的“铁肺”高音歌手成绩斐然,难免让网友产生“高音为王”的印象。而此次前来挑战的王晰自带低音炮出场,在竞演过程中以《Besame Mucho》首秀歌喉,成为舞台上又一个“开口跪”。

  羊城晚报:与你同场的歌手中有没有之前和你认识的?你来之前最想见到谁?

  王晰:同台的歌手,我之前一次都没有见到过。我最想见到李玟姐、阿哲哥,上学时就常买他们的卡带,接触声乐训练之后,开始了解李玟姐和阿哲哥的作品,我很喜欢模仿他们,他们影响了我们这代人对流行音乐的审美。

  羊城晚报:男低音毕竟是少数,会不会觉得这种小众嗓音会阻碍你的发展?

  王晰:说实话,在中国特别适合男低音演唱的作品其实很少,很受局限。我觉得之前都没有人能把这个时代最流行、最接地气、最适合低音歌手表现的东西表达出来,所以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羊城晚报:所以在选歌方面会受到一定的限制吗?

  王晰:之所以选择一首外文歌曲来踢馆,也有这方面的考虑。这当然有风险,歌词的确会成为限制,所以在选歌时,我很纠结,但是作为一个歌手我必须完成它。

  羊城晚报:竞演的效果很出色,你平常是怎么练习的?

  王晰:经验很重要,平时我会带着嗓子反复唱、随时随地练习,以这样的方式来加深我对歌曲各方面的记忆。我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这件事情上,只有私下把工作做充分了,才能打动自己,才能够让我有把握。

  输了“快男”不感到遗憾

  2007年,还在读书的王晰参加了《快乐男声》,从广州赛区4强进入全国晋级赛,最后遗憾止步全国24强,那一届陈楚生、魏晨、张杰、王铮亮等歌手爆红,他则选择抛开一切,苦练内功,静静等待,他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羊城晚报:这次回到湖南台有没有找到当年参加《快乐男声》的感觉?

  王晰:九年前,青葱岁月啊!对我来说,我更希望把我这九年经历的东西表达出来。我觉得九年刚刚好,相当于接受了九年义务教育去重新审视自己,我希望这次我能毕业,从一个选手正式开始歌手之路。

  羊城晚报:为什么不是从金钟奖或者青歌赛开始呢?

  王晰:这两场比赛对我来说只是期中考试,《我是歌手》更像是论文答辩。

  羊城晚报:2007年,你是从广州站走出来的?

  王晰:我当时是在广州赛区,广州是我的福地,我非常喜欢广州,小吃,生蚝,哈哈!在50强选歌时,我是最难选的,因为不足以把我和其他歌手区分开,后来一个朋友发现了我嗓音的特质,建议我尝试这样的歌,然后就开始了我漫长的低音之路。

  羊城晚报:2007年那届“快男”红了很多人,你不觉得遗憾吗?

  王晰:我想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回看当年的比赛,我觉得能进突围赛已经谢天谢地了。那次比赛给我的感觉就像,你个儿长得高,会打篮球,球技并不是特别好,但是条件在那里。

  羊城晚报:“快男”是怎么影响到你之后生活的?

  王晰:我非常感谢“快男”没有让我一夜爆红,每个人的轨迹都是不一样的,也没有人能复制别人的轨迹。通过“快男”我能够去北京,我在北京这些年的生活让我接触到不同的音乐类型以及顶尖音乐人的辅导。

  羊城晚报:那届“快男”选手中,和谁比较熟?

  王晰:他们风风火火的时候,正好是我人生的瓶颈期。刚比完赛,我们还会在一起吃饭、唱歌、聚会,但后来我发现每个人的状态不一样,话题越来越少,他们整天忙演出、上通告、录单曲、出专辑,而我什么都没有,我就默默地做我想做的事情。

  去年领证今年将摆酒

  王晰不愿过多谈论他的北漂生涯,他相信太多“北漂”和他一样,因为一直有梦,才在这片热土为之奋斗。与之相比,他更愿意谈自己的爱情,妻子是演员金宴竹,他们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遇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羊城晚报:听说你在“快男”之后有一段北漂的日子?

  王晰:我要感谢那段时间,让我把感受到的一些东西融入到音乐里面。你如果是温室里成长的花朵,音乐表现的力道应该会有所欠缺。我妈妈那时也到北京照顾我,因为那时还没我媳妇儿。

  羊城晚报:你们结婚了?

  王晰:去年5月领证了,计划在今年6月份办婚礼。

  羊城晚报:什么时候认识你媳妇的?

  王晰:2011年的时候。在小剧场认识的,当时她正在演一个话剧,我正好来看她演出,就这么认识了,就是在对的时间认识了对的人,我们思想在同一个频率。

  羊城晚报:听说你为了准备《我的歌手》连年都没过好?

  王晰:过得太不好了,没有过年的感觉,虽然是回老家过年,但家人在忙着做饭做菜时,我还在想着选什么歌,怎么弄。基本上每天凌晨三四点钟都还想选歌思路、编曲方向。

  羊城晚报:首场比完,算是破茧成蝶吧?

  王晰:大家期待吧!我一直相信要用音乐去表达,无论是2007年的“快男”、2011年的金钟奖、2013的青歌赛还是2016年的《我是歌手》。说句不谦虚的话,第一也拿过,但那又如何呢?放下手里的一切从零开始。

  羊城晚报记者 龚卫锋

(责编:左瑞、王丽)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