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陕西频道>>本网原创>>2016新春走基层

《视界》第41期:长安古法斫琴人

来源:人民网-陕西频道  刘冰 和冰  2016年02月05日16:14

《视界》第41期:长安古法斫琴人
下一页

1200多年前,唐天宝年间的一个冬天,北雁南归,大雪纷飞。诗人高适赠别一代琴师董庭兰,留下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赞颂他誉满天下的琴技。

作为“琴棋书画”四艺之首,古琴历来被文人士大夫们视为修养与身份的象征。古琴艺术在隋唐时达到鼎盛,一大批优秀的古琴艺术家及琴学专著、琴谱得以诞生,唐明皇李隆基就曾作琴曲《广寒游》,表达梦游月宫的思绪。现存的传世唐琴更以工艺精湛被奉为至宝。善弹者善斫,历来许多著名琴师亦是斫琴大师。

时至今日,作为长安古法斫琴的代表性传承人昭闻,常年致力于以纯手工斫制古琴以及长安古琴艺术史研究。他的“昭闻琴”遵照传统工序,音色高古、通透,可与唐宋老琴媲美,是北方古琴的典型代表。今年1月,他的古法斫琴技艺入选陕西省第五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四大关口考验人

“做一个合格的斫琴师必须经过传统文化关、古琴艺术关、工艺美术关、身体关四大关口,尤其是身体这一关,在漆工艺阶段时有90%的人都会对生漆过敏,浑身肿胀。”昭闻说,古琴制作与其他乐器有着本质的不同,一个优秀的斫琴师在琴学研究以及传统文化方面都应该有一定的造诣。

昭闻感叹自己很幸运,曾拜入九嶷派第二代传人韩廷瑶门下学习抚琴与古法斫琴技艺,还得到各地古琴大师、斫琴大家的悉心指点。如今他也这样要求自己的徒弟。“抚琴、斫琴、阅读经典,带着他们一起做长安琴学方面的课题研究。”

北琴古朴,南琴婉约。现实中往往存在南琴到了北方,琴体开裂,音色变质的问题。为此,昭闻查阅各类斫琴专著,参考故宫博物院唐宋古琴实物,整理出独特的北方斫琴标准流程。在继承了九嶷派古琴制作风格的同时,他复原了元代以后琴师因为音色原因而放弃使用琴体裹布的工艺。这项被称之为“裹夏布”的技艺,是保证古琴流传上千年不变形不开裂的法宝,也是唐代古琴经历千百年还可正常弹奏的重要原因之一。

“查了很多资料,试了无数遍,夏布的材质、密度,都会使音色受到影响。”其中的繁复不是一两句话便可说完。

每年他会带着自己的琴去外地一段时间,“昭闻琴”很受欢迎。“各琴社当家人一试我的琴,一般当场就决定留下了。

斫琴历史文化深

制作古琴首重选材,以几百年上千年的老房梁为最佳,同一材料的根部、稍部或对于生长于阴面、阳面的不同、工艺又有所不同。昭闻古法制琴多采用明洪武年间都城隍庙维修时替换下来的500年老材料,从而保证了古琴的品质。接下来还有造型、槽腹、合琴、靠木漆、裹夏布、灰胎、研磨、面漆、定徽、安足、上弦等十二个的步骤,完成一把古琴需要两年。

“城隍庙的古旧木材,秦岭所产的生漆,鹿角霜灰胎,在琴体的木胎上用苎麻编制而成的夏布通体包裹,每一张琴制作时间必须经过一年四季甚至更长时间,让它充分适应环境。”昭闻介绍说。

古琴是中华礼乐文明的代表,更是文人心目中文化图腾,包含着深刻的传统文化内涵。昭闻介绍说,传统造型有伏羲氏、神农氏、仲尼式、正合式等。面板成弧形,底板成方形,代表天圆地方。琴体长三尺六寸五分代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古琴的十三个琴徽标识泛音的位置,在传统文化中代表了一年十二个月又一个闰月,是根据全弦长分段震动的道理所排列。宫、商、角、徵、羽五弦,暗合五行水、火、土、木、金,文王囚于羑里,思念其子伯邑考,加弦一根,是为文弦;武王伐纣,加弦一根,是为武弦,合称文武七弦琴。

医者治身 古琴治心

今年41岁的昭闻,有着琴人特有的温润气质,出身医学世家。从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后,原本可以继承家学,成为一名医生。但是“爱折腾”的他最终却成为一名琴师兼斫琴师,如今是陕西省长安古琴艺术研究院理事长,古法斫琴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同学们很诧异,我却很骄傲走了不一样的路。”昭闻笑着对记者说。

回忆起第一次亲身感受古琴现场演奏时的情景。昭闻记得,大学期间,陪室友去参加一个雅集,当时对雅集和古琴艺术没有任何概念的他,随着犹如天籁般的古琴曲调跃入耳中,“瞬时让人内心寂静,如痴如醉,好像沐浴在清风流水之中。”

由于条件限制,学琴的愿望一直不能实现。工作后认识了西安一位古琴老师,开始学习古琴,后经前辈引荐拜入当时已80岁高龄的老琴家韩廷瑶门下。起初,父母一直反对他“不务正业”。如今,昭闻成立了西北首家古琴研究院,注册学员300余人,他制作的“昭闻琴”或“程琴”在业界广受追捧,整理《长安古琴艺术考》,培养青年古琴艺术人才……忙的不亦乐乎。

谈到之所以选择将重心放在挖掘和传承长安古琴艺术上。昭闻说,长安古琴曾在唐时达到鼎盛,在中国古琴艺术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随着唐王朝的结束,文化中心南移,长安古琴也逐渐式微,由其他新兴古琴流派收录并传承。然而有志于复兴长安古琴的艺术家们从未放弃过努力,如今他所在的长安古琴艺术研究院,虽然继承了长安古琴曲目10余首,但这在庞大的长安古琴艺术中只是冰山一角,许多琴学的理论、律学、曲谱急需抢救性保护。

“医学治疗人的身体,音乐治疗人的内心。算起来,我也并没有离开本行,也许社会更需要一个用传统文化和传统音乐医治人们内心的医生。”昭闻笑着说。(文/图 和冰、刘冰)

【1】【2】【3】【4】【5】【6】【7】【8】【9】【10】【11】【12】【13】【14】【15】
往期回顾:

 

(责编:吴超、雷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