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要闻>>社会

患者病危没钱做手术 医生网上求助一小时凑齐

2016年01月12日10:04    来源:钱江晚报    手机看新闻

昨天上午,鄞州二院神经外科主任雒仁玺和医生凌辉在忙着做手术,放在抽屉里的两部手机一直“叮咚叮咚”响个不停。这是微信消息提示的声音。他俩知道,这大多是朋友们要给田大姐捐款的消息。

临近中午,手术做完,两人一一回复每一条信息:代患者表示感谢,手术费目前已经够了。

田大姐,因颅内动脉瘤破裂紧急送医。可她的丈夫失去了左手,还患有多种疾病,在工地干活的儿子又老拿不到工资,一家人实在无力承担手术费。

雒、凌两位医生先在科室里发动同事们捐款,凑了4000多元,随后又将此事发到微信朋友圈,鼓动朋友们帮帮忙。不到一小时,两人就收到了2.45万元捐款。

手术费凑齐了,田大姐有救了。

脑动脉瘤破裂手术后

她又出现了脑痉挛、水肿

田大姐今年51岁,四川人,十年前和丈夫老贾来到宁波打工,是鄞州区一家服装厂的工人。儿子在河北的工地上干活。

多年前,老贾因意外失去了左手,随后又患上了严重的腰间盘脱出和糖尿病。儿子干活的工地长期发不出工资,田大姐成了家里的经济支柱。

半个月前,田大姐上班时突然感到剧烈头疼,还呕吐,被送到了鄞州二院。一检查,她是颅内动脉瘤破裂,引起了脑出血,随时可能丧命。接诊医生雒仁玺和主治医生凌辉立即为她手术。

手术后的前两天,田大姐恢复得很好,但随着病情的发展过程,很快又出现了脑血管痉挛、脑水肿,陷入重度昏迷。雒仁玺建议,立即手术。

可对于这个建议,老贾拒绝了。他说,他和田大姐在宁波都没有医保,第一次手术的几万块钱,还是文亲戚朋友东拼西凑借的,现在已经无处可借了。

雒仁玺和凌辉商量后,决定先采取脱水、降颅内压的保守治疗方式,来缓解田大姐的病情。可他们心里清楚,根据当时她的病情,这种方式奏效的可能性不大,最好的治疗办法还是手术。

幸好,田大姐十分坚强,渐渐恢复了痛感,转入浅昏迷状态。

医护人员捐款4000多元

二次手术的钱还是远远不够

一切都在变好,老贾和儿子却做出了一个让大家震惊的决定:不治了,坐车回四川老家。

问原因,他们说实在没钱了,吃饭都成了问题。雒仁玺听完特别难受,田大姐一旦离开医院,性命难保,而留下,很有可能治好。

我当时看着老贾的眼睛,眼眶红红的,眼底渐渐湿润,就不敢再看了。家属做出放弃治疗的决定,心里一定比我们更难受。

我跟他说,先别急,一起想想办法。第二天一早,我在科室会议上把情况说了,呼吁大家尽量帮忙凑一些,十块二十块也不嫌少。结果还没到中午,全科室20多人就凑了4000多元,连在家休息的护士都托同事捐了。护士长把钱递给老贾时,他哭了。

治疗继续,田大姐十分争气,几天后彻底清醒了,能坐起来,能吃东西。那几天,我们作为医护人员,心里很畅快。

几天后,病情再度出现转折,因为严重的脑积水,她又昏迷了。我们奋力抢救,给她做了腰大池引流,就是把脑中的积水通过管子从腰部引出。手术一结束,她就清醒过来,越来越精神。

但这不是长久之计。管子如果7天不拔,就有感染的危险,但一拔,她很快又会没有意识,还是需要做手术解决。我跟老贾说了田大姐的情况,让他务必想想办法,手术费用大约3万块。

两天后,老贾来到我的办公室,突然跪在我面前。他说,只借到1万多块钱:“你帮我跟医院做个担保吧,剩下的钱,我以后会还的,实在借不到了。”边说边哭。

我鼻子酸了,强忍着泪,赶紧把他扶起来。我信任他,这是个淳朴的人。但医院没有医生可以担保的规定,他们的条件也不符合申请专项基金。我暗下决心,再想其他办法。

医生发朋友圈求大家帮忙

不到一小时凑够了手术费

1月10日晚上九点多,雒仁玺和凌辉还在办公室商量田大姐的手术费。做了这次手术,田大姐治愈的可能性很大,但这个家庭实在太困难了,住院至今花费的六七万,大多是借来的。

“我把这事发朋友圈试试,让朋友们帮忙凑凑。”最后,凌辉想了个主意。雒仁玺赞同,“如果还凑不够,咱俩补上。”

晚上9点26分,凌辉在朋友圈说了田大姐的情况。“希望我的朋友圈能向这位患者伸出爱心之手、援助之手,只需要三万,就能让一个人重生。”雒任玺也跟着把这条消息转到了几个微信群里。

不到一个小时,两人各自到家,算了一下筹到的钱,凌辉1.45万,雒仁玺1万,加上老贾手里的钱,费用够了。

这些捐款,一共来自十五位好友,有企业家、公务员、白领、还有其他患者家属,大家各尽所能,有大手笔捐5000元的,也有几百的,还有几位富裕的朋友直接表示“还差多少,我补齐”。

最让两人感动的是,一些经济不宽裕的朋友也想帮忙。凌辉的一位朋友,月工资只有几千元,说“3万元一时拿不出,工资刚发,捐你3000元吧”。凌辉告诉她,不需要那么多,让她捐了300元。

一直到昨天中午,还不断有人来问两位医生,手术费凑够了吗,还需要钱吗。两人一一回复:钱够了,谢谢。算了算,两人加起来一共回绝了1万多元的捐款。

凌辉把好消息告诉了老贾,等田大姐身体再好转些,就安排手术。

这个50多岁的男人,刹那间眼睛又红了,嘴唇抖得说不出话来。良久,他用粗糙的手抚住眼睛,哽咽着说了句“谢谢”。泪水顺着指缝淌下。(李竹青)

(责编:左瑞、王丽)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