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要闻>>社会

退休厅官范敬超 卖房创业种万亩柑橘

2016年01月11日10:03    来源:华西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退休厅官范敬超

  2006年11月21日,时任省农建办主任、省救灾办主任范敬超一行调研遂宁市安居区农田水利基本建设情况。 据《遂宁日报》

  范敬超在采果节前检查采摘线路。

  华西都市报记者丁伟

  范敬超的柑橘熟了。8年辛苦,终获回报。创业的艰辛,大家都可以想见。而这位曾经的厅官,退休后白手起家,返乡创业,苦辛更是常人难体会。老伴儿期待已久的幸福晚年生活被老范的创业计划打破,一度气得想要离婚;老范为扩大产业规模卖房筹资,老伴又气得扬言离婚……不过,老伴也只是说说,最终一直陪着老范走在创业路上。目前,范敬超的柑橘种植面积达到10100亩,他也一直关注着老年创业的褚时健,他自豪地说:“我的柑橘品种,比褚时健多!”

  范敬超

  年龄:68岁

  籍贯:乐山市井研县

  范敬超曾担任四川省政府救灾办主任、省农业厅常务副厅长、省水利厅副厅长等职。

  退休后返乡创业,种植柑橘。2010年,发起成立井研县繁盛杂交柑橘专业合作社,范敬超目前为该社党支部书记。

  1月9日,乐山市井研县集益乡繁荣村。跨年霾终于消散,一场冬雨,让空气愈加清新。村子里热闹非凡,来了很多有头有脸的人。这里正在搞“采果节”,操办者是一个农业合作社,书记就是范敬超。

  范敬超在村子里颇有声望,有人叫“范主任”、有人叫“范厅长”、有人叫“范书记”。他打着招呼,咧着嘴笑。这位曾经的厅官,还有19天就满68岁。8年前,他开始创业,现在,他正在收获长了8年的“果实”。

  创业·梦想

  回老家创业拒绝组织安排

  1月7日,晴。从井研县城出发,沿国道213线往北,8公里柏油路后,是集益乡的场镇。场镇东面便是繁荣村,一条水泥路延伸过去,村口竖着一块牌坊——“橘梦园”。再往里走,是一片崭新的新村聚居点,灰瓦白墙的小洋楼格外醒目,很多院子里还停着小车。

  水泥路两侧,是绵延不断的大片果园,全部种的杂交柑橘,已经成熟挂满枝头的是“春见”,挂了果却要等几个月才成熟的是“清见”,此外还有“不知火”、“爱媛38号”、“默科特”……有果子的树上,为了防果子被冻伤,全部覆盖了薄膜,有风吹过的时候,随着山丘地势起伏,像是翻滚的海浪。

  范敬超就在那浪里时隐时现,为两天后的采果节做最后的准备。“再看一下采摘线路。”他扶了一下眼镜,擦了擦额上的毛毛汗,声音里有难以掩饰的兴奋,“干了8年,终于可以拿出来见人了。”在他周围,如今已环绕着10100亩果园,地域范围涉及集益、研经等4个乡镇的19个行政村。

  “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那时候都是荒山。”范敬超的思绪回到8年前。

  2007年,他还是四川省政府救灾办主任。因为即将年满60岁,组织上准备安排他到另一个正厅级单位当一把手发挥余热。“但我想回来当农民。”范敬超两次找了当时的分管领导,终于得到理解和支持。

  2008年,范敬超只身一人回来了,井研县集益乡繁荣村,他阔别多年的家乡。1948年1月28日,他就出生在这个小山村,一直生活到1969年高中毕业。后来,他成为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又到广播站工作,此后踏上了仕途,科级、处级、直至厅级。此后,逢年过节他也会回来,但待不了多久就又走了。

  而这一次,范敬超没再急着走。几天后,乡亲们好奇了:“范厅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创业·风波

  卖房种柑橘

  老伴气得要离婚

  “我要种柑橘!”范敬超的回应,让乡亲们大跌眼镜。

  实际上在2007年初,他就做好了退休后回乡创业的打算,方向是搞现代农业,种植业和养殖业结合。他让自己的姐姐先进一步做试验,在老家养鸭子、兔子和鱼,但效果并不理想。

  而种柑橘这个念头,出现在2007年4月23日,范敬超至今记忆犹新。那天,范敬超到仁寿县新店乡调研。看到满山遍野的柑橘,名字叫做“清见”,个头大、味道好,经济效益明显。“当时我就感觉到眼前一亮!”范敬超立即想到,仁寿和井研相邻,自然环境和气候条件接近,老家的地形地貌比这里还好,为什么不试试种柑橘呢?

  调研结束后,他找到橘园主人徐文科。徐文科是当地有名的致富带头人,他带领果农创建了“中国清见之乡”。面对范敬超的请求,徐文科很热心地拍了胸脯。不久之后,他运去505株“清见”苗,后来成活了500株,如今连年丰产。这500株树苗,正式开启了范敬超的柑橘产业之梦,因此,他给自己的果园起名叫“橘梦园”。

  梦的开始并不顺利。“首先是家人不支持。”范敬超的决定,遭到了家人的一致反对,老伴指责他不陪在身旁,甚至一度以离婚相胁。女儿、女婿和弟弟等人,则既怕他累垮了身体,又怕他亏了本欠下债务。后来,范敬超说自己会小规模起步,会审时度势稳妥发展,家人才勉强接受了他的选择。但回乡创业的,依然只有他一个人。

  因为家人不支持,范敬超在资金上捉襟见肘。他拿出全部积蓄,作为启动资金,只有10多万元。果园发展到100多亩时,他苦口婆心做工作,动员亲友筹了几十万元。后来果园发展到600亩时,他卖掉了自己在成都的房子,卖掉了父亲在乐山的房子。“这样一来,家庭关系更紧张了。”让范敬超欣慰的是,老伴并没有真的和他离婚。

  创业·成就

  果园扩成万亩,带动村民致富

  家人不理解,乡亲们也不理解。哪怕是505株“清见”苗已经种下,对范敬超的质疑也没有停止过。在扩大规模需要流转土地时,乡亲们总会有各种担心:“一个当官的,跑回来当农民,搞起耍的吧?”“60多岁的人了,能干多久?”

  为了赢得理解,范敬超就挨家挨户做工作,和乡亲们一笔一笔算细账。“因为有看得见的实惠,乡亲们逐渐也就接受了。”范敬超很感谢自己39年的政府部门工作经历,造就了他的战略谋划能力、组织协调能力和群众工作能力。除了这三种能力,范敬超更多靠的是“拼命”,创业初期那段时间,他从140近瘦到了126斤。

  好在付出都有了回报。到2012年时,范敬超的果园已经有了近2000亩规模。“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忙得脚不沾地。”他决定改变经营模式,将打造好的果园出租、出售。

  这样一来,果园发展进程明显加快,2013年新增1000多亩,2014年新增2000多亩,2015年新增4000多亩……范敬超的果园像滚雪球般壮大,其中大多数出租、出售经营。经营者们经营果园挣钱,村民们就地打工挣钱,还有人开起了农家乐。“看到家乡好了,我也回来打工了。”此前长期在外打工的村民曾容说,她准备把丈夫也叫回来,承包经营果园。

  随着形势好转,家人也慢慢相信了范敬超的眼光。老伴去年退休后,也回到井研帮他,范敬超现在让她“分管”农家乐。与此同时,范敬超的生活质量也逐步回升,工作从动手回归到动脑,每天准时有了工作餐吃。如今,体重也已经恢复到了138斤。“因为生活好了、心情好了。”范敬超说,他现在对未来充满期待。

  对话篇

  关键词 选择

  “三农工作我有优势,想探索现代农业”

  华西都市报:退休不安享晚年,却选择回来当农民,为什么?范敬超:当时我年满60岁,组织上安排我退居二线,到省政府参事室任主要负责人。但我拒绝了,这不是我一时心血来潮,而是多年深思熟虑的决定。

  华西都市报:那究竟是怎样的深思熟虑呢?范敬超:我是1948年出生的,属于“生在旧社会,长在新中国”,从小就受革命传统教育。读初中的时候,我读了《人民日报》上的长篇通讯《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就立志要学习焦裕禄,尽力为党和人民多做贡献。

  参加工作后,又深受红旗渠、华西村等先进典型的影响,感觉组织对自己的培养很不容易,有机会应该发挥所长多做一些实事。

  华西都市报:去新的岗位一样可以做贡献啊?范敬超:从事“三农”工作我有优势。我参加工作近40年,先后在群团、党委、政府三个系统14个岗位工作,但都没有离开“三农”工作。自己对“三农”工作有感情,也有比较全面的了解,对如何做好“三农”工作也有很多心得。

  2001年7月16日,我写的《大地回声——业主开发促进农村经济发展的调查》在四川日报头版头条刊发,里面就提出了自己关于新时代下“三农”工作的想法。

  华西都市报:所以通过实践来检验自己的想法?范敬超:长期的“三农”工作,我发现当时的农村普遍存在困境:传统种植业效益低下,留不住年轻人,劳动力日益老化,撂荒地越来越多。我现在这些果园,以前也大多是荒坡,上面长满了杂草,“远看绿油油,近看没搞头”。

  而相比之下,以色列、日本等国家的农业就搞得很好。有一次我带团到以色列考察,那里自然条件及其恶劣,到处是戈壁和沙漠,但当地人通过勤劳拼搏、依靠现代科技,创造了现代农业的奇迹。这对我刺激很大,我就想着有机会一定要探索出一条现代农业的新路子来。

  关键词 落差

  “我熟悉政府部门,但办事也会碰钉子”

  华西都市报:从厅级干部到果农,有没有感觉到落差?范敬超:落差肯定是巨大的。我担任省政府救灾办主任后,成为一名正厅级干部,迈入了高级干部的行列。工作上主要是动嘴、动笔、动脑,有对口服务的工作人员,办公室宽敞明亮舒适,出门一般是“沙漠王子”,到地方上也会受到礼遇,食宿条件都会比较好。

  家庭方面,我的老伴、女儿、女婿也是体制内的人,一家人的生活还算比较富足。我那时生活很规律,除了坚持洗自己的衣服,其他家务都做得不多,饭都是别人做好叫我。

  华西都市报:回乡创业后呢?范敬超:完全不一样了。由于家里人反对,我是一个人回来的,没有助手也没有车。出门基本上是走路,晴天一脚灰,雨天一脚泥。自己做饭吃,不通天然气,就烧罐罐气,后来觉得贵,又改成烧柴禾,到灶下点一把火,要赶快到灶上铲两下。

  记得刚嫁接树苗的时候,从外地请了18名师傅,他们清晨6点钟出工,我就凌晨4点起来给他们煮早饭。以前哪煮过那么多人的饭?

  华西都市报:除了生活方式上的落差,有没有心理上的落差?

  范敬超:这个倒没有。因为选择这条路,之前就是做了充分准备,考虑到了各方面的困难。刚才讲的生活上的困难,也是考虑到了的,所以不觉得有什么,咬咬牙就挺过来了。

  尽管我自己不觉得,但有乡亲们替我不值。1987年到青神当县委书记,我就离开了长期工作的井研。逢年过节回老家,都是车子来车子去,看到生活困难的乡亲,一般都会给100元、200元慰问金,大家都觉得我很风光。

  这次回来创业,看到我经常灰头土脸,大家都问我“是不是有那么缺钱”?有一次,我给果树修枝没注意脚下,跌进了旁边的粪坑中,全身又臭又脏。邻居刘明珍看到,痛心地对我说:“何苦呢?你真是从将军到奴隶啊!”

  华西都市报:作为老领导,在井研办事碰过钉子没有?范敬超:怎么没有?刚回来时,我就张罗着修水泥路,因为符合相关政策,申请了几万元补助资金。但这笔钱后来不知道去哪里了,只好又重新申请了一次,路也拖了一阵才修好。

  还有一次,因为符合相关政策,从省上争取了40万元资金,用于解决村里的水源问题。这笔钱划下来后,工程却迟迟没有开工,说是地方上没有配套资金,准备拿到另一个镇去用于其他项目。这个钱是专项资金,怎么能挪用?我就去反映,结果后来才落实了。

  不了解情况的人,可能会觉得我回乡创业会受很多优待。但实际情况是,当地对任何一个创业者,特别是有效益、有前景的创业者都会支持。我办一些事情相对顺利,那是因为我了解国家政策,熟悉政府部门的运作方式,能够事半功倍去对症下药。

  关键词 老年创业

  “敬佩褚时健的奋斗精神”

  华西都市报:因为都是老年创业,又都是种水果,有人拿你和褚时健比较,你怎么看?

  范敬超:我很老吗?(笑)我还没满68岁。我一直都很关注褚时健,以前工作时就知道他,卷烟也属于“三农”嘛。后来他出事,也通过新闻媒体关注过他的案子。再后来他的褚橙出名了,有朋友送给我品尝过,也有朋友送了我写他的书。

  虽然没有见过本人,但我对他的创业还是很敬佩的。我觉得至少有两点值得学习,一是他的奋斗精神,74岁重新创业,需要很大毅力;二是他的标准化生产,也值得我们果园借鉴。但我觉得我也有优势,我的品质不比他的差,而且品种比他的多。

  华西都市报:现在提创业和创新,都离不开“互联网+”,你在这方面有什么考虑?

  范敬超:我们已经在开始做电商了,和乐山本地一个电商平台有合作。这些年,我们产量还不算大,销售上还没遇到问题,但以后电商肯定是重要的销售渠道。

  华西都市报:创业这些年,你给自己打多少分?范敬超:经过7年多的艰辛创业,我目前的自我定义是“取得阶段性成功”。果品受到消费者喜爱,产业发展呈良性循环,带动了一批乡亲致富,稳步朝着“打造富民裕县大产业,探索现代农业新路径”的目标迈进。

  目前的状况,比我创业之初时预想要好,我觉得可以给自己打90分。

 

(责编:李静、王丽)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