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经济

父母49天内相继去世 11岁少年用6年替父还清债务

2016年01月06日09:59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一个少年扛起的重量

  叶石云替爷爷整理厨房 图片均由叶小平摄

  叶石云担心爷爷腿脚不便,经常搀扶老人 叶小平摄

  叶石云家的房子 叶小平摄

  叶石云在玩具厂打工 叶小平摄

  □父母在49天内相继去世,留下20多笔、3万多元债务。

  □没有一张借条,没人上门催债,11岁男孩却主动“寻债”,努力还款。

  □面对还回来的钱,债主们婉言推辞,主动减免,甚至变着法子返还。

  12月26日,2015年最后一个星期六。

  17岁的高二学生叶石云早早起床,到菜市场称了两斤五花肉和两斤豆腐。他已经盘算好了,中午就暖一个锅,“和爷爷吃一顿6年来最奢侈的午餐”。

  “爷爷,今天我们就多吃点吧!爸爸欠的债,我都还清了,以后你再也不用舍不得吃肉了。”面对爷爷惊讶的眼神,叶石云靠近老人耳边,大声说。

  49天内,双亲先后去世

  2009年的秋天,是江南乡村千家万户收割稻谷的季节。

  在浙江丽水云和县崇头镇梅竹村,村民们却为叶石云一家的遭遇唏嘘不已。

  9月9日,星期三,原本是一个平常的日子。

  那天下午,11岁的叶石云坐在镇上的梅源实验学校五年级课堂里。突然,“嘎吱”一声,教室前门被推开一条缝。梅竹村村民柳润生探进半个脑袋,把正在上课的老师喊了出去。在门口嘀咕几句后,老师走了进来,直接到叶石云跟前,让他收拾好课本回家。

  “你妈病得很重,让你回去。”柳润生没正眼看他,只说了一句,就快步到校门外发动摩托车。一路上,后座上的叶石云不敢多问,心里想:“妈妈是不是吐血很厉害,止不住了?”叶石云出生后第三年,母亲石明秀患了红斑狼疮。

  到家时,叶石云本想直奔母亲床前。没想到屋里已经站了很多人,在房间外的厅堂,他看到了那口乌黑的棺材,“那是几年前家里替爷爷准备的,没想到29岁的母亲先躺进去了”。

  叶石云抱着父亲痛哭,他想看母亲最后一眼,可是这个愿望已经不能实现了。按当地习俗,属虎的他和属猴的母亲生肖不合。也因此,叶明松故意等妻子盖棺之后才叫人接儿子回家。

  叶石云难受到了极点,父亲安慰他说:“妈妈走了,没办法,以后我们一起好好过。”石明秀下葬后,叶明松割完稻谷,就去了县城打工。此前他一直在外打工挣钱,自妻子生病后,他不得不在家照顾。

  此后每周五放学,叶石云不再返回村里,而是去县城姑姑叶水梅家,父亲则每隔一两个星期去看他一次,但每次都很匆忙。

  2009年10月27日,星期二。石明秀去世第49天。又是一个下午。正在上课的叶石云又看到了教室的前门被推开一条缝。他一眼认出来,是同村的堂伯父柳启东。他再次被叫出了教室,柳启东直截了当地说:“你爸爸死了!”

  叶石云脑子陷入一片空白。

  “你放心,爸爸欠的钱我一定还”

  叶石云呆呆地跟着堂伯父柳启东到了县城医院。在那里,他见到了村干部和许多亲戚,也见到了直挺挺躺着的父亲。这一次,没有人再顾忌他这只“虎”和父亲这只“猴”是否会相“冲”。

  父亲是两天前在打工时突然吐血,被送进医院的。在叶石云的印象中,他一直健壮、能干,“妈妈每次病情恶化,他总能‘变’出钱,带她去城里的医院,房屋被暴雨冲塌了,他也能张罗着修理。”

  父亲去世后,叶石云听到了一些传言。有人经常看到叶明松双手抱住腹部,蹲在某个角落许久站不起来;还有人听他说过“我可能要比我爸先走”这样的话,听者以为他妻子久病不愈,心中烦闷,在说丧气话。

  叶明松去世了,亲戚们担心老爷子叶贞旺再承受不了丧子之痛,决定先瞒着老人。可还上小学的叶石云,哪有能力下葬父亲?亲戚和村民不忍,大家你一百我五十,凑钱把叶明松火化了。

  父亲下葬后,姑姑因为担心叶石云,当晚便留宿在他家。不知情的叶贞旺,以为女儿和往常一样,是从县城来看望自己的。

  谁也没有料到,第二天一大早,竟有债主来到了叶家。那人径直走到叶贞旺跟前,说:“你儿子死了,他欠我100元,你要还给我!”老人耳背,没听清,问:“你说什么?”

  叶石云和姑姑听到后大惊,立马上前拉走这人。

  在房屋外,11岁的叶石云斩钉截铁地对这位上门讨债的人说:“你放心,爸爸欠的钱我一定还!”这是他人生中郑重许下的第一个诺言。

  站在一旁的叶水梅很是惊讶。在她印象中,侄儿叶石云由于家境贫困,长期缺乏营养,不仅个小而内向,甚至有些怯懦。

  没有借条,一笔笔地寻找债主

  儿子在秋天去世的消息,叶贞旺直到腊月才知道。

  年初时,叶明松从邻村抓了猪仔回家饲养。尽管那时妻子早已不会料理猪食,他仍固执地认为,有猪过年,是他作为一家之主的责任。

  以往每年过年杀猪,叶明松早早就挑好日子,联系好杀猪师傅。可是那年,眼看腊月都快过半了,他还没有回家。叶贞旺等不急了,只好自己张罗开来。

  “你爸怎么还不回家过年啊!”杀猪那天,叶贞旺问叶石云。

  “他去外地打工了,过年不回家!”叶水梅赶紧用事先想好的谎言,替侄儿回答。农村过年杀猪,在过去也算是一件大事,近亲都会过来帮忙。

  本以为还能多瞒着老人一段时日。不料几天后,叶贞旺颤巍巍地出现在了县城女儿叶水梅的家门前:“他们说他已经死掉了,你们把他收好了没有?把他放哪了?”

  纸终究没能包住火……

  自从父亲去世第二天就有人上门讨债后,叶石云便拿了个学习用的本子记账。他要替父还债,兑现自己的诺言。他知道,父亲的债绝不止一笔,便做好了等债主上门讨债的准备。

  然而,让他很意外,此后再无第二人找来。“债主不好意思来,那我们就去找他们。”和姑姑商量后,叶石云决定主动上门寻找债主。

  于是,在双亲离开后的第一个冬天,原本内向的叶石云利用双休日和寒假,在姑姑的帮助下,开始一笔一笔地“寻债”——寻找父亲生前欠下的债:

  “欠柳启元840元,2009年修缮倒塌的房屋时,运空心砖和水泥的运费;欠胡先林1000元,2008年母亲住院,出院时没钱结账借的;欠季方其350元,2007年种香菇时,父亲买材料借的……”

  叶石云“找到”的这些债,有些是父亲当初和姑姑说过的;有些是他去世后,知情人告诉姑姑的;还有一些,是姑侄俩一起找出来的。

  “年猪都杀了,猪仔的钱给了没?”叶石云打听到年初的猪仔,是父亲从隔壁张化村抓的,便和姑姑一道去核实。

  张化村距离梅竹村10多公里,距离云和县城近20公里。叶石云和姑姑坐了个把小时班车,又步行十几分钟的小路,才抵达。

  当姑侄俩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家门口时,卖猪仔的老板练美俭很是意外。“你爸爸在我这里抓猪仔,今年是第三年了。和前两次一样,我都是先赊给他,年底他再把钱给我。” 练美俭在村里养母猪已经10多年,两头母猪一年下两次猪仔,大约有40头猪仔出栏。

  “这么多年下来,我几乎不赊账。你爸爸是个例外!”练美俭此前并不认识叶石云的爸爸。但因为在梅竹村有亲戚,他多少了解他的家境及口碑。

  2007年,叶明松因为没钱抓猪仔,其他地方不给赊账,最后找到了练美俭。“你先抓去,年底猪杀了,肉卖了,再把钱还给我。”练美俭很爽快。此后两年,他一直在张化村抓猪仔。

  叶明松去世后,练美俭并不指望当年叶明松欠的猪仔能够收回本钱。因此,他没有去梅竹村讨债。“等他儿子长大了再把钱还给我,不知道那时候我还在不在!”2009年,练美俭65岁。

  “小猪500元。”叶石云郑重地在本子上又记下了一笔……

  而当爷爷知道他准备替父还债后,也回忆起好几笔儿子此前在村里欠的债:“欠你练家伯伯200元,柳家叔叔100元……”

  经过一段时间的打听、寻找、核实,叶石云记录下了父亲欠下的20多笔债,共计3万多元。这些钱,在今天看来并不算多,但对于当年连自己生活都没着落的孤儿来说,这是一个天文数字。

  这些债,没有一张借条。但叶石云毫不怀疑,反倒觉得这是他们对逝去父亲的信任。

  在云和当地农村,有“债不过年”的说法。父亲的债一时还不了,但理必须到。此后每年年关,叶石云都要和爷爷一起,到欠债的人家去表示歉意:“欠你的钱暂时还不了,不过请放心,账我们记着,一定会还给你!”

  一位是耄耋老人,一位是乳臭未干的学生。祖孙俩的承诺,多少有些苍白。

  那些债主,情,领了。但是,话,没人当真,也没指望叶石云成年前能还钱。

下一页
(责编:邵贝真、任丽虹)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