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社会

一家五口井水中毒

爷爷奶奶拒绝治疗,坚持先救 3 个娃娃

2015年10月26日09:45    来源:华西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一家五口井水中毒

中毒的孩子躺在病床上。

10月25日,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同样中毒的爷爷守在孙儿病床前。

祸从天降

中毒

17日,绵阳三台县龙树镇幸福村8组,邓正远龚玉华老两口与三个孙儿孙女吃下用家中井水做的稀饭后,几天之后相继病倒,后在血液中检测出百草枯成分。

矛盾

面对高昂的医疗费用,一家人陷入困境,老两口坚持先救三个孩子,硬拖着中毒的身体,在医院照顾孙儿。

诧异

邓正远的儿子邓明亮称“一家人在当地并未与人结仇”。警方介入调查并初步确认有人投毒,目前已刑拘一名犯罪嫌疑人。

25日中午,在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住院部,4岁的小文最先做完血液透析,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

听到同房病友又在用手机玩赛摩游戏,小文坐不住了,“爸爸,手机给我,我要耍摩托。”眼看着小文要挣扎起来,父亲邓明亮快步冲了上去:“千万别乱动,医生说了只能躺着。”

几天前,小文和哥哥姐姐,连同爷爷奶奶在吃了用自家井水做的饭后,5人相继出现中毒症状。经血检,3个孩子的血液中均发现百草枯成分,面对高昂的医疗费用,同样中毒的爷爷奶奶坚持让医生先救3个孩子。“等孩子们没危险了,我们就去做血检,中毒轻的先救,中毒深的就不花那冤枉钱了!”老两口偷偷商量着。

最新进展/

警方初步调查:有人投毒 已刑拘一人

25日下午,中毒孩子的父亲邓明亮给三台县龙树镇派出所打电话,询问案情进展。派出所的民警告诉他,已经把井水送往成都进行化验,目前暂时还没有结果。民警提醒说,“你要把你在华西医院的检查结果保留好,今后可能要用。”

25日下午6点过,三台县龙树镇派出所指导员向记者证实,该案已由三台县公安局刑大调查,事发后,派出所民警确实在井沿处看到了绿色液体。而绵阳三台县刑警大队的一位民警则让邓明亮安心给家人治病,称案件已经有了进展,初步调查为有人投毒,“是你们附近的人干的,已经刑拘了。”

井水变绿

村民怀疑有人投毒

25日,小文的爷爷邓正远在病房中感叹:“要不是有人报警,我去看闹热,我们一家五口怎么死的都不晓得!”

邓正远一家住在绵阳三台县龙树镇幸福村8组,报警的人是隔壁邻居邓明容。18日一大早,邓明容看到自己家中抽上来的饮用水变绿后,赶紧跑到井边查看。这一看,他被吓得不轻,井水也变绿了!邓明容猜测是被人投毒了,“可能是百草枯(一种毒性极大的除草剂)!”报警后,龙树镇派出所的民警赶到现场。

听说有人投毒,警察都来了。邓正远也跟着去看闹热,他看到,邓明容的井沿边上,还滴有一些淡绿色的液体,警察还拍了照片。邓正远说,看到这一幕,他当时就被吓得头皮发麻,大喊道:“我家的水也这样,我们都吃了一天了!”

一家中毒

血液中检出百草枯

17日一大早,邓正远夫妇下地种完菜籽,邓正远手脚麻利地做了一锅玉米稀饭。其间,他在打水洗脸时,发现脸盆的水泛着绿。赶紧揭开锅盖一看,玉米稀饭也是淡绿色。“可能是这几天天气太大了。”一旁的老伴龚玉华说完,将缸里的水全部放干,又重新抽了一缸水。

不管怎样,这锅稀饭肯定是不能吃了,老两口将饭全部倒掉,又一人煮了碗面。下午3点过,孙子孙女相继放学回家。“中午吃的稀饭,晚上吃的连锅烩面。”邓正远说,这两顿饭都是5个人一起吃的,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直到第二天邓明容报警。

从邓明容水井边跑回家后,邓正远打电话跟身在绵阳的儿子邓明亮商量,立即送医。当天下午,5人均被送到了龙树镇医院,又相继转院至三台县人民医院、绵阳市中心医院,最终被送到华西医院。

20日,已经回到三台的邓正远最先呕吐。紧接着,3个孩子和奶奶均开始出现肚子胀痛、呕吐等不适症状。24日下午,就在小文发烧、呕吐时,他们一家人拿到了3个娃娃的血检报告。3人均在血液中检出百草枯成分,小文的百草枯血清浓度最高,为380.6纳克/毫升,哥哥小超为317.6纳克/毫升,姐姐小婕为276.1纳克/毫升。

不明原因

称没与其他人结仇一家人四处求医期间,龚玉华曾回到家中休养,她无意间发现放掉的第一缸水流经的地方,部分杂草都已经开始发黄、枯萎,这些都被记录在了邓明亮的手机上。第一锅玉米稀饭喂狗后,狗狗也出现了不适症状,“可能狗狗要不行 了!”遭此横祸,龚玉华不由得失声痛哭:“是哪个黑心人哦,要这么害我们一家人。”邓明亮说,娃娃出生后,他和妻子一直在外打工,3个孩子由爷爷奶奶照顾,一家人在当地并未与人结仇。“这么小的娃娃,怎么下得了手。”连续5晚,邓明亮都在忙着到处借钱、照顾娃娃、联系医生、催问案情进展,“连续5晚没咋睡了,我都快睁不开眼了。”邓明亮说。

一家人陷入困境中

爷爷奶奶: “先救娃娃,我们老两口只救中毒轻的”

25日中午,每当邓明亮被医生叫出去后,邓正远夫妇就会轮流起床照顾小文,防止他在床上 乱动。“爷爷在这里陪你耍哈。”邓正远抚着小文额头轻声说道。小文望着他,指着正在输液的手:“爷爷,我这里有点痛。”邓明亮回到病房,老人就又蜷回病床,将娃娃交由邓明亮照顾。邓明亮一出病房,两位老人就靠近对方私下商议:“我们家的情况都清楚,只要把娃娃医好,我们没关系,娃娃要是出啥事,我们两口子咋向儿子媳妇交代嘛。”邓正远说,“等娃娃没危险了,我们就一起去做血液检查,百草枯那个啥(浓度)高的,就不救了,救好一个陪娃娃。”说完,眼泪已经顺着邓正远的脸颊流了下来,奶奶龚玉华也红着眼点头同意。龚玉华曾经偷偷问过孙女,要是爷爷奶奶医不好了咋办?孙女小婕很认真地回答:“你们不能死,死了我们咋办,哪个陪我们耍,帮我们做饭、洗衣服。”

孩子父亲:“不救爷爷奶奶,怕娃娃会怪我一辈子”

尽管是背着邓明亮商议,但事实上,邓明亮早就看出两位老人的心思,每次想到这里,他就偷偷跑到楼道抹泪。“小文5个月大时,就由爷爷奶奶照顾,比跟我们还亲。”邓明亮告诉记者,来到医院做透析,一天 就要花3万多,两位老人知道情况后,坚持不做透析,说是等救好了娃娃再说,“谁不知道,这种毒越晚危险越大。”邓明亮计划,等3个娃娃都做完一次透析,他就要想办法筹钱,先去给父母做血检。“如果以后把娃娃救活了,他们问我为何不救爷爷奶奶,我咋回答?肯定要怪我一 辈子。”华西都市报记者 吴柳锋 摄影 刘陈平

(责编:左瑞、王丽)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