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文娱栏目>>娱乐

《琅琊榜》主创揭秘创作幕后:属于处女座的剧是如何炼成的

2015年10月26日09:13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属于处女座的剧是如何炼成的

  由导演孔笙、李雪合力执导,侯鸿亮任制片人,胡歌、刘涛、王凯等主演的《琅琊榜》收视口碑双丰收。观众对这部剧的喜爱挡也挡不住,除了颜值爆表的主演、紧凑精彩的剧情,剧中考究的服饰、传统礼仪也引来热议,因细节完美获赞“属于处女座的剧”……仿佛在一夜之间,观众因为雷剧对国产剧丧失的信心被重拾了。导演孔笙、制片人侯鸿亮近日接受京华时报专访,一一揭秘让剧迷点赞的“幕后”。       

  □揭秘幕后

  《琅琊榜》为什么这么好看

  “专业审美”成就好作品

  搭景

  剧中的景致让人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梅长苏风景别致品味高雅的宅子,是美术部门在影视城内搭建的。关押谢侯爷的牢狱也是在摄影棚内搭建的。从配色到景致,虽是架空历史,却比很多正史都走心。

  侯鸿亮:美术方面的总体花费是一千多万元,占总投资的10%以上,这在古装剧中算多的。搭建梅长苏的宅子用了一两百万。在横店影视城,我们剧组是出了名的爱折腾。梅长苏的宅子并非一草一木全部重新搭建,基础依然是使用了影视城的框架,经过了很大规模的改造。主厅几乎是结构性的改造,如竹子、鹅卵石小径都是后期铺设栽种,宅子的每个细节都是有设计的,都要符合我们对古代景致的认同。各个王府和皇宫的工作量也很大,有的是整体色调的变化,有的是在原基础上进行重新分割,没有一个景是简单地摆上道具就拍摄的。

  剧中很多风景都是特效做的,比如鸽子飞过的山峦、战场的城池,都是画出视觉效果图再进行拍摄的。特效量不小,之所以没被观众批是“五毛钱特效”,是因为特效团队的专业水准高,《北平无战事》的飞机起落特效就是他们做的。

  构图

  剧中的画面更是被专业剧迷进行了拉片式的研究,表示该剧严格地按照对角线、三分法则、黄金分割线、斐波那契螺旋线构图,哪怕是窗帘的摆放、推门的姿势、人物的站位这些小细节都不放过,其中有一个经典片段是秦般若一身紫衣乘马车出城,行至镜头三分之一处,轻轻挑起车帘抬眼张望,镜头动作的划分恰到好处。

  孔笙:我脑袋里有一根弦,会在画面上尽量往好的标准上做,观众看的时候也会觉得画面上是好看的,钱花得还是有效果的吧。我觉得电视剧,还是一种画面艺术、视听手段,你是否在运用这些手段讲故事?你是否还在意这个场景?在意这个光线?在意演员那一刻的感受?光影艺术本身就有很多你用语言表达不了的东西。

  礼仪

  《琅琊榜》作为一部宫廷剧,在礼仪动作方面不遗余力地追求完美,他们邀请了《甄嬛传》的礼仪指导张晓龙的团队参与,规范演员的举止动作,给每一个需要使用仪式的场面进行流程制定,见面行礼、叩头请安、祭祀跪拜等都有不同标准。

  侯鸿亮:礼节的规范是拍古装戏必不可少的环节。尽管《琅琊榜》是部架空历史的小说,这部剧也没有将这段故事刻意按在某个朝代。因为我们传递的是中国传统文化,我们要让观众看到他们想象中的古人的样子,所以在服装、礼节、作战方面都拍得特别讲究。

  服饰

  剧中人物的发冠根据个人身份、年龄采用了不同材质和样式,例如同为亲王,七珠亲王的誉王和五珠亲王的靖王在朝堂上所戴的发冠就有很大不同;服装的颜色根据权力由高到低而由深变浅。剧组在物料上的选择也是力求真实,胡歌的玉琯由真玉所制,普通将士身上的盔甲也是真铁真钢打成。

  孔笙:梅长苏的玉冠是玉做的。虽然不是上等玉但都是真的,专门定制的,大家都很喜欢。剧本里写靖王送梅长苏“鸡蛋大”的珍珠,道具就真的去做了一个那么大的,其实那个做得不好,实话实说,我觉得那个质地不好,没有珍珠的质感,而且也太大了。

  配角

  剧中配角们也都是大有来头,比如静妃和谢玉的饰演者曾演过聂小倩和宁采臣,两人演的那一版叫《人鬼情缘》,该剧的导演就是孔笙。饰演莅阳长公主的张棪琰,2001年在武侠剧《武林外史》中饰演朱七七。饰演太子的高鑫,在《情深深雨濛濛》中演过陆尓豪。饰演太子生母越贵妃的杨雨婷,是《大明宫词》中的锦娘。

  侯鸿亮:这部剧的演员水准都很均衡,选演员时,我们会找一些会演戏的、各方面与主角的气质很搭的。其实剧本已经赋予每个角色鲜明的个性和人性的闪光点,演员只需正常发挥,把平面的东西立体化。

  音乐

  剧中音乐屡获热评。《琅琊榜》的剧情与音乐丝丝入扣,每场戏都配有一段符合情节气质的音乐。

  侯鸿亮:这部剧的作曲孟可是国内非常优秀的作曲。这部剧制作出来之后,他是看着画面写的音乐,所以会感觉音乐和画面搭配得特别贴切,到了该渲染的时候音乐就能帮上忙。

  客串

  导演孔笙、副导演都在剧中露了脸。副导演王宏演男主身边戏份颇重的黎纲。执行导演赵一龙演甄平。人称“二哥”的执行导演王永泉演的是终极反派夏江。饰演童路的选角导演魏伟是《北平无战事》中始终没给正脸的“建丰同志”。

  侯鸿亮:这些角色周期太长,比如梅长苏的随从,必须全程跟组,又没有什么重头戏,不如让副导演来得方便。而且这些副导演都是表演系出身,完全能完成这个任务。真的是为了得到好的效果,并不是因为剧组缺钱。

  □主创访谈

  “正常发挥”而已胜在细节和价值观

  在两位导演看来,《琅琊榜》是一部各个方面都“正常发挥”的电视剧,之所以受到观众的欢迎,一是价值观的胜利,二是细节的胜利。

  孔笙是摄影师出身,电视剧《白眉大侠》的摄影师正是他。《闯关东》《生死线》《温州一家人》《钢铁年代》《北平无战事》等都是制片人侯鸿亮、导演孔笙这对搭档的作品。

  孔笙坦言,万事离不开“认真”二字,“我们思考最多的是,今天如何呈现最佳的光影镜头、最好的中国故事,向观众传递正能量和积极向上的价值观”。

  孔笙认为,电视荧屏上,不能只有婆媳剧、宫斗剧,也要有一些不折不扣传递优秀传统文化内核的作品,因此导演团队在早前创作古装大剧《琅琊榜》时对每个细节都精雕细刻,注重古典礼仪、服饰的考据,尽可能向观众呈现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经典审美和气质,“从《北平无战事》,到今年呈现给大家的《琅琊榜》,我们更多传递的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的骨肉亲情、兄弟之情、赤胆忠心、匡扶正义、诚信友善等,这都是中国人丰富而真实的情感世界。”

  侯鸿亮也谈到价值观,“剧中主人公对待朋友,对待国家,对待自己想要的世界的方式,能够唤起大众内心中的渴望。所以越往后看越能唤起人们的共鸣。虽然讲的是权谋是宫斗,但指向的是一个明亮的方向,这是能穿透人心的力量。而纯粹的宫斗戏意义不大,不能给人带来更深层面意义的探讨。”

  网友这样夸赞苛求完美的剧组:“导演组全是丧心病狂的处女座”。侯鸿亮哈哈一笑:“我们没有一个人是处女座。但我们都是对专业水准、对审美有要求的人。比如为了一场20分钟的攻城戏,我们拍了整整10天。”

  虐心结局不能改续集将另起炉灶

  该剧的大结局是,大梁战事突发、四境受敌,朝中无人能领兵出征,本已决定安心静养、逍遥江湖的梅长苏服下激发体力的冰续草,毅然奔赴北境,在最后的三个月里,平定北境狼烟,在战场上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梅长苏赴死,多少人哭成了狗。侯鸿亮说:“梅长苏如果还活着,那么之前他做的所有的事都像个笑话。我们不能为了满足观众一时的心理,为了给观众慰藉就颠覆了整个故事的基础。在短暂的生命里把事情做成,这才是《琅琊榜》最震撼人心的地方。”侯鸿亮表示,这部剧最大的改动是让梅长苏和霓凰郡主相恋,“小说中两人是没有恋情的,因为不这么改就不符合电视剧创作的规律了。”

  侯鸿亮透露,《琅琊榜》第二部已经进入剧本阶段,“第二部故事和第一部没有什么关系,梅长苏就是死了,第二部是一个崭新的与琅琊阁和琅琊榜相关的故事。《琅琊榜》我们从一开始就是奔着系列剧去做的,第二部的剧本编剧海晏已经写完了。演员方面的事会顺其自然。”

  该剧目前正在韩国播出,东南亚地区的版权也已经售出。侯鸿亮说:“希望更多的中国电视剧能够在国外播出,这样外国才能对中国文化有个真正的认识。我觉得艺术作品是虚构、架空、穿越都没关系,关键看传递的是不是对社会、民众有正确引导和正确的审美。”

  □抢戏的配角

  丁勇岱(梁帝)

  不想端着演不把坏写在脸上

  丁勇岱在剧中饰演的“梁帝”是一位性格极端且疑心极重的国君,他曾经志向远大,但在称帝后渐失本心,性转猜疑,对执掌赤焰军兵权的好友也不再信任,多次削减其兵力,后在他人的挑拨诬陷下,终致梅岭血案的发生。然而,“梁帝”这样一个性格极端疑心极重的人,丁勇岱却将其塑造得更加立体多面,他细微的面目表情和丰富的肢体语言,不仅突出了“梁帝”的霸道多疑,更凸显了“梁帝”性格中可爱的一面,令观众直呼“他把一个皇帝演得像个可爱的小老头,真是萌得不要不要的。”

  丁勇岱表示,剧本中的梁帝没有“萌”的特质,是个纯粹的反面人物,“我希望演的时候区别于以往荧屏上的皇帝形象。不想端着演,不把坏写在脸上。我理解的皇帝应该是很放松的,因为天下都是他的了,谁也管不了他,就不用再端着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比如和一堆人吃东西,皇帝吃的声大点也没人能管他。”

  丁勇岱在剧中的眼神极为传神,他坦言,这方面确实有所设计,“演戏就是演人物关系,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态度,比如说猜忌、疑心、判断,这些都要通过眼神传递出来。”

  丁勇岱饰演的警察形象深入人心,这次出演老态龙钟的皇帝,很多观众没认出来,对此,他哈哈一笑:“我就是喜欢这种差距很大的感觉,其实我没那么老,特意让造型师给我化得老态一点,外形方面借鉴了连环画中的曹操形象。”

  刘敏涛(静妃)

  希望每个角色都带来感动

  《琅琊榜》中,刘敏涛饰演的静妃是王凯饰演的靖王母妃。虽然《琅琊榜》故事庞大、人物繁多,刘敏涛饰演的静妃却凭借碾压全场的智商在众人中脱颖而出,淡定隐忍的静妃不动声色地打压了深宫最多的势力人,被网友盛赞“女中豪杰,机智过人”。

  刘敏涛以一部电影《祝你好运》出道,至今已有20多个年头,在不少影视作品中塑造过堪称经典的角色。《前门楼子九丈九》里饰演善良的奎俊儿,《福贵》中坚毅隐忍的家珍。除了这些传统优秀的女性外,刘敏涛还在演艺事业上进行过华丽转身,《冬至》中的反一号郁青青,将刘敏涛对角色的把控能力展现得淋漓尽致,而《人鬼情缘》中的聂小倩更是展现了其令人惊艳的一面。从《人鬼情缘》到《父母爱情》《伪装者》《琅琊榜》等等,刘敏涛已经与孔笙合作了6次,她说:“有人说我和孔笙导演合作了那么多次,是有关系还是潜规则之类,这让我很无奈。我很惭愧地说,我给孔导连根烟都没递过,纯粹是合作一次后,觉得我的戏还不错,于是就这么一次次合作下来了。炒作和绯闻这些事,跟我都没有关系。”对于自己所接的角色,刘敏涛有着很高的要求,那就是每一个角色都要能带来一份感动。

  吴磊(飞流)

  从小就是“骨骼清奇”熊孩子

  饰演梅长苏随身侍卫飞流的吴磊,曾演《旋风少女》,出生于1999年的吴磊在2002年首次触电拍广告。在接下来的两年内,出演广告超过50部。2005年吴磊出演了第一部电视剧《封神榜之凤鸣岐山》里的小哪吒,由此开启了演艺生涯。

  说到吴磊,很多“姐姐粉”对他的印象可能来自于正版《神雕侠侣》中的少年杨过。吴磊透露,自己从小就是一枚骨骼清奇的“熊孩子”,也因为“熊”,他才有了早早“触电”的机会,“小的时候,在医院里面正好有广告的选角,选小演员。正好觉得这孩子骨骼清奇,说‘要不就跟我去拍拍广告吧’!拍第一个广告的时候,拍到很晚,所有小朋友都睡着了,只有我一个人在那里自high。从小就是一个比较讨厌的熊孩子,比较爱动吧,看了动物我要去模仿,看到一个人也要去模仿!”甚至吴磊的第一部电视剧,也是被他自己“熊”来的,“电视剧的副导,来艺校选小朋友,选哪吒的角色。他们去高年级找,没有到我们低年级,我看了以后有点不开心。我就跟老师说要上洗手间,就溜出去了。人家那个车已经开出去了,我就拍那个车门说,‘哥哥,我也是拍广告的,要不你也给我拍两张吧?’那时候就做了个自我介绍,录了一段。副导演回去以后给导演看,觉得这孩子挺熊的,骨骼清奇!给我父母打了电话,觉得可以,出演第一部戏,演哪吒。”

  杨雨婷(越贵妃)

  为角色剃眉素颜不忍直视

  杨雨婷饰演的越贵妃凭借着强大的气场、阴险狡诈的处事手腕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被网友称为“荧屏奸妃”的代表人物。而其所画半边眉的“时世妆”则成为其在剧中独特的标志。杨雨婷透露,为了这一特殊的妆容在拍戏前特意剃掉了半边眉毛,以至于在片场之外“不敢直视”。

  剧中,杨雨婷独特的半边眉妆则成为了其区别于其他嫔妃的主要标志。据悉,这是剧组特意为角色设置的妆容,为汉唐时期流行的“时世妆”,意在凸显越贵妃本人冷峻、阴险的人物形象。为此,杨雨婷在进组拍戏之前,特意忍痛剪掉了半边眉毛。杨雨婷笑言:“一卸妆就像个秃秃的白鸡蛋,素颜不敢直视,更不敢出门。”

  尽管戏里坏到爆表,戏外杨雨婷则是个贤良淑德的好老婆。杨雨婷和演员房子斌同时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两人在大学时建立恋爱关系,毕业之后结婚,迄今已经走过了17年的路程,是娱乐圈模范夫妻,两人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杨雨婷自爆,由于入戏太深,自己有时会因为跳不出戏被女儿嫌弃,“我有时会一下子进入戏中的角色,这时女儿就会说,妈妈太坏了。”

  京华时报记者赵楠楠 京华时报制图何将

(责编:王博、王丽)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