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社会

25岁小伙数百里寻亲生母亲 派出所民警相助促母子见面

2015年10月08日11:33    来源:钱江晚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25年前,她为何丢下他25年后,他如何找到她

  【楔子】

  直到父亲临终,小史才接过了一张保存了20多年的黄纸片,上面的一行字就是他寻找生身母亲的全部线索。

  因为折叠久了,纸片几乎就要裂成四瓣,展开后只有寥寥数字:“桐庐县三沅乡华家塘村黄××311508”。

  小史今年25岁,在江苏泰州家乡长大,从未见过亲娘,一直跟着父亲生活。

  泰州在长江以北,古称海阳、海陵,在地图上看,离浙江杭州桐庐县有八百多里路。

  没有感受过母爱的小史,想知道母亲是生是死?此生能不能见一面?能不能听到妈妈说话?

  于是,从去年开始,他一边在建筑工地上打工,一边开始打听母亲的下落。

  然后,就有了以下这个并不完美但却真实的故事。

  纸片上的黄某某

  并不是妈妈

  今年9月21日,杭州市桐庐县公安局凤川派出所从110指挥中心接到一个群众求助的警情交办单:小史找妈。

  派出所副所长方庭焕看了单子,直接给小史打了电话。

  小史对“民警叔叔”说:“我出生20多天,母亲就走了,至今已时隔25年。一直以来,我从未见过母亲长什么模样,父亲临终才给我这片纸,问题是,这上面的‘黄××’也不是我妈妈,爸爸告诉我,找到这个黄××,就能找到妈妈了。母亲叫李××,桐庐县凤川人……但是,我怎么都联系不上。”

  “从小就羡慕别人家的孩子有妈妈,无数个日夜幻想着妈妈的样子,好想见一下亲生母亲。”电话那头,小史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方庭焕撂下一句话:“好,民警叔叔帮你找。”

  方庭焕对着“桐庐县三沅乡华家塘村,黄某某 311508”研究了起来:“三沅乡”这个地方是有过的,后来叫“三源乡”,1992年就已经并入凤川街道,变为大源、潇源、外源三个村;黄××这个名字,据说是当年和小史的母亲李××一起在江苏打工的老乡;311508则是桐庐凤川镇各村以及新合乡一带的邮政编码。

  方所长请片儿警小胡去找村干部以及村里的老年人,走访了一圈下来,居然找到了纸条上的“黄××”。这位黄先生确实认识小史的母亲,但是不同乡不同村,只知道李某是凤川一带的,已多年未联系。

  民警根据黄先生讲的名字,通过户籍系统查询,也没能找到身份信息,线索断了。

  电话那头说

  “她”死了

  当个派出所所长,什么事情没见过?方庭焕重新梳理线索,拉上两个片儿警小胡小孙,当地的村干部,继续找。

  三天后终于传来了消息。

  9月24日,一位村干部告诉老方,有一个翙岗村里,曾经有名李姓女子,年轻时在江苏泰州打过工,现已嫁到外地。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碎片信息拼凑起来,方庭焕判断,这个“李××”女士很可能就是小史的亲生母亲。

  几经周折,拿到了李女士的联系方式。方庭焕拨通了这个电话。

  电话接通了,方庭焕先介绍了自己的民警身份,然后询问: “请问你是不是李××本人?”

  对方沉默了一下,“你有什么事,你说。”

  回避?还是谨慎?

  方庭焕再一次自我介绍了“派出所民警”的身份,说“你是李××本人的话,我跟你说一下,有这么个事情……”

  “我很忙的。”对方没头没脑说了一句,嘀咕了一下,又说,“我是‘她’妹妹。”

  “那你能不能请你姐姐接个电话?”

  “‘她’已经死掉了。”

  电话挂了。

  25年前

  母亲为什么丢下了孩子

  如果这是最后的结果。那么,小史一辈子都见不着母亲了。

  可那只是如果,决不是方庭焕的职业习惯。他继续调查李女士的相关关系人——找到一个弟弟。

  弟弟比李女士小3岁,他接到方副所长的电话时,表示对姐姐的当年往事略知一二。

  作为舅舅,李先生表示很高兴知道自己还有一个25岁的外甥,他告诉方庭焕:他只有一个姐姐。换句话说,其实电话那头,并不是“妹妹”,她就是小史要找的李女士。

  那么,为什么李女士会有那样的反应?

  李先生说,姐姐大概是有顾虑,毕竟这么多年前的事情了,突然冒出来一个儿子,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也挺正常的。再说,姐姐现在也有了新的家庭,生活也很稳定。

  就像到故事最后,李女士自己说的,“我把这件事埋在心里几十年了,我也知道总有一天要面对的。”

  方庭焕知道,他需要耐心,她需要思考。

  25年前,李女士为什么会离开孩子?

  当年她才17岁,在江苏打工,她把“和史先生一起的日子”称为“不懂事怀了孕”,后来在家人干预下,产后20天就把她带回老家来了。

  过去的是非暂且搁下,家务事最难论对错,母子相见呢,其实大家都是想的。

  “别说25年

  一辈子都磨灭不了血缘至亲”

  几经周折,终于,9月25日,李女士给方庭焕打电话来了,开始讲自己现在的生活:原来她又结婚了,丈夫是个办企业的,还生了一个儿子,已经读大学了。

  顾虑到现在父子俩的感受,担心认了亲,产生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因此,李女士断然拒绝了方庭焕的邀请,表示不想跟前夫的儿子相认。

  方庭焕换了个方式,他开始娓娓道来:小史这些年的经历是有多苦,没娘的孩子多么辛酸,八百里寻母的历程多少磨难……

  人心都是肉长的,何况是听民警说亲生儿子的苦难史。李女士的内心开始动摇了。

  “别说25年,一辈子都磨灭不了这血缘至亲的关系。” 方庭焕记得自己说了这句话之后,对方不再说话了,但是没有挂断电话。

  “行吧。”据说,李女士还是挂着眼泪,答应了这个来自老家的派出所副所长。

  相见无言

  唯有泪千行

  9月26日的一大早,小史坐在凤川派出所的大厅里,一言不发,时不时看看门口。他是工地上的一个钢筋工,昨天夜里直接从工地上出发的,什么都没带。

  妈妈终于出现了。她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舅舅,还有一堆亲戚。

  两个人一见面,都说不出话。

  方庭焕也惊讶了,你们在电话上不是都很能说吗,一个想见妈妈想了25年,一个嘴上不承认心里还是很记挂儿子的?

  小史是心情澎湃,但是他长期缺乏亲情,性格拘谨内向,此刻,真的是活像茶壶里煮饺子——倒不出来啊。

  “毕竟血脉相连,今天相见的机会也来得不容易,不管曾经怎样坎坷,彼此的心里应该都牵挂着对方的……”方庭焕又开始当上了“老娘舅”,话音一落,小史终于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弱弱地喊了一声“妈”。

  李女士泪流满面,场面依然尴尬。

  他看着妈妈。

  母子俩终于抱在了一起。

  10月6日,方庭焕收到了一件从江苏省泰州寄来的快递,打开后发现是一面致谢的锦旗,落款是史××。

  小史还是回老家了啊,方庭焕心想。

  记者的最后一个问题:“你有什么想法?”

  方庭焕说:“我做了应该做的。”(陈雷 蒋慎敏)

(责编:左瑞、王丽)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