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社会

成都一学区房夜夜麻将声 母亲赢官司申请强制执行

2015年09月22日11:37    来源:华西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成都一学区房夜夜麻将声 母亲赢官司申请强制执行

  9月18日,李春萍家楼下的麻将馆仍在营业。

  李春萍申请强制执行麻将馆搬离,法院予以受理。

  官司败诉后,麻将馆贴出的“广而告之”。

  华西都市报见习记者 毛玉婷 摄影 雷远东

  找物管,几次上门劝告,不听

  找社区,调解手段用尽,无效

  找法院,“住改商”官司打赢,不搬

  这一次,她再次走进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她说,为了孩子,一定要坚持到麻将馆搬走那一天

  古有孟母,三迁择邻。今有电影《为子搬迁》,孕母横穿美国大陆,给孩子寻觅一处良宅。

  而在成都,孩子到了读书的年龄,父母寻找适合教育的学区房,也不断在各大名校周边上演。

  李春萍,就是迁徙大军中的一员。不巧的是,为6岁女儿择邻而居的她,去年3月搬进小区新房不久,楼下就开出了一个麻将馆。孩子一天天长大,麻将馆却夜夜干扰。

  多次交涉未果,今年5月,李春萍向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提出起诉,法院判决麻将馆停止经营活动。但麻将馆败诉后,迟迟没有搬离。

  9月21日,李春萍再次前往锦江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被予以受理。

  /择邻/

  孩子上学10分钟 母亲上班1小时

  李春萍36岁,孩子西西今年6岁。因工作调动,李春萍一家于2012年年底从广州迁到成都。

  2014年3月的午后,阳光静撒。调皮的西西还在忙不迭地捏着手中泥人。“西西就要到入学年龄了,搬个家吧,找个适合读书的环境。”

  多方打听,请教。“树德中学好,四川省前20名文科尖子中有8个在树德。”“锦江区外国语小学可以。”

  几番筛选后,中小学有了目标,住宅的选择也便顺理成章。

  李春萍夫妇相中华韵天府小区的原因很简单:距离树德中学、锦江区外语小学都只有10多分钟的路程。

  尽管小区位于航天立交桥跟娇子立交桥之间,李春萍每天坐1个小时公交车上班,并且100万的置房费对他们的家庭也不便宜,但夫妻俩咬牙,买下了。

  “怎样?我的选择没错吧?”去年3月,一番周折后,李春萍和老公搬进了新家。远离城区,安静。

  “是,是!”老公连连点头。10月初的一天,家住3楼的李春萍拖身返家,看到几个装修师傅正在装修二楼的清水房。“师傅,这房子怎么装得这么简单?”装修师傅回道:“他们是要开麻将馆嘛,当然简单。”

  自己楼下开了麻将馆?李春萍惊呆了。她思量着未来的场景:麻将声中,西西捂住耳朵,盯着书本,一个字也嚼不动;西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想到这里,她起了身,“不行,我要跟他们谈谈。”

  敲门后,李春萍径直走进。“您好,听说你们要开麻将馆,是么?”“是。”“这样不合适吧,这个小区是学区房,很多学生的。”“这是我们的自由。”

  无效,李春萍找到物管。几番劝告后再次无效,李春萍只得干瞪着眼睛。

  /变故/

  楼下麻将馆开张 小区宁静被打破

  一个月后,装修结束。客厅里多了两张麻将桌,三间卧室还各摆一张,二楼林女士筹备的麻将馆开张了。

  “牌从门前过,不如摸一个。”守着身边的麻将馆,居民们按捺不住。从此,李春萍所在的3单元成了整个小区最热闹的地方。

  “周姐,约吗?”“约,约!”说起麻将馆生意经,林老板颇有心得,“开麻将馆,干等是没有用的,要去约他们。”会做生意,麻将馆生意红红火火。

  每天中午12点30迎客起,麻将馆的门就要被踏破。

  牌好,五脏通畅,茶下得快。牌烂,伤肝待润,茶还是下得快。忙不赢了,林老板一手拧着两个水壶,各个房间串。

  馆内没有其他摆设,只有几张麻将桌,回声很大。关门声,说话声,和牌声,不绝于耳。

  麻战最激烈的时候往往开始于晚上十一、十二点。鏖战几十个圈之后,一桌四人的情绪更为激动,“胡”、“碰”、“杠”都喊得尤为洪亮。

  每天战罢,“理论”一番也是常有的事。

  张三今天输八百,李四赢一千。虽然住在楼上,李春萍却对他们的“战果”了如指掌。“有位周先生运气实在太差了,连着输了一个星期。”“晚上,二楼更热闹,生意也是最好。这也是夜宵、卖烟的黄金时段。”“他们打完牌了,就叫‘滴滴打车’回家。”

  有时,一整夜都是殊死奋战的亢奋。“年轻人,都很能熬。”

  /矛盾/

  想尽办法交涉 都是无功而返

  因为是学区房,小区里住着很多同道中人。楼上楼下,高考的,中考的,考博的,应有尽有。

  “影响教育氛围。”多数母亲最担心的就是,同一单元开着麻将馆,孩子上楼下楼都会看到,熏陶孩子的不是积极向上的氛围。

  “不安全。”几家住户纷纷说道,现在楼下的门经常是开着的,都不知道上来的是些什么人,不安全。

  “特别麻烦。”对于住在同楼层的鲁女士来说,又比其他住户多了一项烦恼。“经常都有敲错门的,后来看到家人都在家,我都干脆不开门了。”

  “电梯也更挤了……”说起麻将馆,小区居民七嘴八舌。

  孩子和老人睡不着,老公写不了文案,自己看不了书,李春萍一家尝尽各种办法向麻将馆表达不满。

  “有次,我们用板凳敲地。楼下的窗户还探出头来,问我们敲啥子。”李春萍说她一般都通过打电话的方式表达不满,因为担心见面引起冲突。

  面对业主投诉,物管也很为难。

  主管凌先生几次上门劝告,对方都不予理睬。“有些住户因为这个讨要说法,还不交物管费。”物管很无奈。

  /状告/

  官司打赢还不搬 申请强制执行

  “李姐,我们晚上开吧。”通过多次交涉后,林老板向李春萍承诺,将开馆时间挪到晚上7点。然而,李春萍还是不想妥协,“孩子还这么小,不想让她的黄金休息时间就在麻将声中度过。”

  正面交锋、物管干涉、社区调解等手段用尽,仍不能有效解决问题之下,今年5月,李春萍最终选择了对簿公堂。

  要以什么理由告呢?李春萍琢磨起来。

  噪音?“取证很困难。”得到建议后,李春萍并未气馁。

  五个夜晚,李春萍伏在书桌上,借着台灯光,盯着电脑,不肯放过任何一个案例。

  终于,她看到一例小区业主告赢楼下麻将馆的案例。时间很近,去年。地点很近,双流县。

  借鉴这个成功案例,李春萍锁定了非法“住改商”的起诉理由。那夜,她做了个好梦。

  李春萍找上了小区里的一名律师,“同在一个小区,他也常在中庭里听到过麻将馆里的喧哗声,更易于沟通。”

  为了取证,李春萍没少费功夫。发起联名信签署,请物管公司配合发起反对“住改商”函,通过公安出警留凭证……

  7月29日,李春萍收到锦江区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于十日内停止经营活动,恢复房屋住宅用途。

  李春萍胜诉了。然而,败诉后,麻将馆却迟迟没有主动搬离。在一声又一声的麻将声中忍受了一个半月后,李春萍9月21日再次向锦江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并得予受理。

  “蜜蜂用树叶,写信给蚂蚁,咬了三个洞,表示‘我想你’。”9月20日晚上8点,西西埋头认真读着语文课本,李春萍摸摸西西的头,她说,自己一定会坚持到麻将馆搬走的那一天。

(责编:谷妍、王丽)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