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社会

致富修路欠百万 江西吉安村庄争当贫困村揽项目还债

2015年09月10日15:41    来源:央广网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致富修路欠百万 江西吉安村庄争当贫困村揽项目还债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要想富先修路,这被认为是脱贫致富的经典名言,但在江西吉安多个地区,这句话却变成了“要想富先修路,修路欠债还不齐”。

近日,有媒体报道江西吉安市遂川县有部分村镇,因为“村村通公路”、“农村饮水安全工程”等扶贫项目,背上百万债务。这些村镇本身没有什么经济收入,加上地方财政补贴也难到位,几年来工程款仍未结清。为了还债,不少地方希望申请成为“贫困村”,只有这样才能拿到部分专项经费清债。本是帮助群众脱贫致富的扶贫项目却让当地的群众掉进了越扶越贫的怪圈,背后到底有哪些尴尬的原因呢?

在一篇公开可查的报道中这样写到:“2003年以来,江西省启动了新中国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农村公路建设,至2010年年底,江西省实现所有建制村全部通油(水泥)路,近2万个村的农民群众走上了平坦路。”江西省吉安市遂川县珠田乡大陇村的2000多个村民,也包含其中,水泥路在2008年修到他们的家门口。

按照规定,修路的钱,国家会补贴一部分,地方财政也会负担一部分,但大陇村拿到的资金,只有工程款的三分之一。

村支书王建红:因为修那个路,上面拨款每公里十万块钱,我们做出来比较多,实际每公里是27万多吧。

路,一共5公里多,算下来资金缺口差不多有100万,但面对媒体此前所说数字,王建红如今显得为难又谨慎,已不认可那么大的债务。

王建红:没有这么多,大概是三十万到四十万的样子。好多东西,也不光是因为修路的钱。现在搞成那样,我们都好难做。现在还要去找领导汇报,去说明情况。

记者:修路之前,也知道村里面拿不出来这么多钱啊,最后这个钱一定要村里来负担啊?

王建红:是。

拿不出来钱,路还得修的,在遂川县绝不止大陇村这一个地方,按照媒体的梳理,仅珠田乡10个行政村中,就有8个因修路而欠债。一位长期在基层工作的村干部说,路不修,更没有脱贫的可能,这个村子同样因为修路,欠了不少工程款,包工头的钱,拖一年是一年。

记者:现在还欠多少啊?

村干部:还欠一百多万,压力是肯定挺大的。

记者:其它的水啊什么的,饮水安全工程(花了多少)?

村干部:那个我们还没搞嘞。

记者:那如果要搞饮水安全工程,岂不是会欠债更多?

村干部:如果要搞这些,肯定是要欠债咯。

但是在这些村镇,为何越扶越贫?

记者:村里有没有一些经济项目啊?

村干部:没有,我们村里没有经济项目。

大陇村也是类似的情况,几乎没有集体产业收入,尽管这些项目有补贴,但是路正式修起来,钱根本不够用。

记者:十万不是只是国家的补贴吗?那基层政府的补贴呢?

王建红:我们基层政府都好困难,我们是贫困县,又是贫困乡。

扶贫办的钱,更没办法拨付到村村通公路的修建上来。江西省扶贫办政策法规处一位工作人员解释说:

扶贫办:我们这个扶贫的资金是专项运作的,覆盖不到他那个。专项扶贫,有这几块,有移民搬迁扶贫,第二个,产业扶贫,如果贫困户他发展产业这一块,我们可以支持贫困村、贫困户。第三个,计划培训,就是贫困户,他们需要参加教育培训,我们也可以给他补助。还有一个就是贫困村里面的村庄整治,比如说基础设施建设改善这一块。

情况好一些的村子,还能争取从其他部门拿一些资金补贴:

记者:村里通公路,国家不是有扶贫项目的补贴吗?是不够吗?

村干部:国家十五万。我们这里每公里要三十多万咯,八点多公里,结束产不多是两百七十多万。国家是一百二十万都不到,剩下来的,修路的时候从乡里面、县里面借了几十万咯。

记者:珠田乡经济状况,就是财政状况也不是特别好吧?

村干部:我们欠了乡里面几十万,每个村民集资了200块,我们修路的时候。

记者:那也只有二十多万啊。

村干部:从上面争取一点,争取一点其它的资金。

争取不到的,要么想办法挣钱,以后慢慢还,还有一些寄希望于专项扶贫资金,只要申请成为贫困乡,拿到一部分扶贫资金,还钱也许就有希望了,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基层村干部说,他们村就在申请“十三五”贫困村。

记者:那如果定了之后,是县里会给一部分钱,还是乡里面会给一部分钱啊?

村干部:肯定是中央财政拨款下来。

面对多个村镇修路欠债却无能力偿还一事,记者多次联系遂川县多位工作人员,尽管是工作日,但无论是办公电话还是手机,都鲜有接通,接通的,也多是回答“不知情”随即挂断电话。

遂川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刘路生:你找宣传部门好吧?

记者:但是你们县的宣传部不接电话。

刘路生:我不了解情况,你晓得这个意思吧。

县委常委、副县长彭世富:我不知道这个事情,领导才知道这个事情。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康蛟:扶贫不归我们管,你找宣传部门。你有什么事你发文件,我现在不在办公室,我调走了。

这些村村通公路、饮水工程的欠债,究竟怎么办?最终会不会还是又由当地的村镇来负担呢?我们将会继续关注。(记者周益帆)

(责编:左瑞、王丽)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