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经济

男童4年前代父跪地乞讨 父亲带走捐款父子反目

2015年08月26日09:33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男童代父跪地乞讨获捐之后

  8月15日,说起背负的恶名,王立冬就吃速效救心丸。新京报记者 刘珍妮 摄

  见陌生人来访,11岁的王欣锐有着天然的戒备之心,他不喜欢提起父亲。

  王家的房子里,几件好心人送来的崭新家电,与这间古朴破旧的老屋格格不入。

  四年前跪地乞讨的经历,给11岁的少年王欣锐带来了阴影,他觉得村里人因为他“要过饭”而看不起他。平日里陪伴他的经常是一架遥控玩具飞机。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人物简介】

  王立冬父子 王立冬,42岁,河南驻马店正阳县袁寨乡大郝村农民,右脚有残疾,家境贫困。2011年夏,他带儿子王欣锐(化名)去郑州街头乞讨,7岁的小欣锐沿街跪地、代父乞讨的事被网友拍成视频发到网上,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父子获得数万元捐助。今年8月初,一条“男孩郑州乞讨救父,父亲卷走善款将其抛弃”的新闻,让王立冬父子再成舆论焦点,又一段视频曝光,那个曾蜗居在屋棚里、体弱多病靠孩子要饭养活的“可怜父亲”,成了网友口中的“禽兽不如”。

  郑州火车站附近的邮政储蓄大厅里,当23页的账目清单从窗口递出来时,王立冬坐在椅子上不时捂着胸口。

  他哆嗦着从裤兜里掏出一瓶速效救心丸,往掌心抖上几颗,抿进嘴里。

  此前,看到有记者拍照,他已经掏出小瓶,吃过一次了。

  他说,这两天心脏总疼。

  王立冬被卷进了舆论的漩涡,落下了“卷款离家、抛家弃子”的恶名。

  账目清单里的那些钱,是2011年儿子随着他沿街跪地乞讨,引发关注,社会各界捐来的。

  他承认,获得捐款后,他离家出走,捐款账户的钱没有给儿子花。

  “再多的钱也救不了王欣锐。”他恨恨地说,是自己的父母把孙子教坏了。

  他的儿子王欣锐只有11岁。

  “随他的便。”王欣锐不在乎父亲对自己的评价。他后悔了,四年前不该代父乞讨,沿街跪地讨饭成了他自己眼中“成长的污点”。

  4年,获得的几万元捐款花没了,父子之情也没了。

  “我父母都是黑社会”

  两米宽的水泥路上,电动三轮车开得飞快,从村东头开到眼前才看清,驾车的是一位少年。

  11岁的王欣锐,只比三轮车扶手高出两头。他熟练地把车停在院里,车前是三间昏暗的瓦房。

  半个月前,在这间瓦房里,王欣锐面对老孔的摄像机说“我父母都是黑社会”。

  这和4年前镜头里的王欣锐大相径庭。

  老孔是一名网络拍客。4年前的一天,在郑州火车站,他看见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和一个老人跪地乞讨:“以为是被拐儿童,问俩人啥关系,才知道是同行。”

  老孔一路跟拍这个叫欣锐的小孩,找到了他卧病在床的父亲。

  在老孔眼里,那时的小欣锐很懂事:父亲行动不便,他就独自出门,代父乞讨。用讨来的钱给爸爸买药、买饭,卖盒饭的阿姨说“不要钱了”,小孩子执意要给。

  那时,小欣锐说他害怕吃肉,“如果吃肉长胖了,就没人给钱了,爸爸就没法治病。”

  “六·一”前一天,老孔把视频发上网,画面里舔着冰淇淋、不知道儿童节是啥的欣锐打动了很多人,始发网站上,视频被点阅5万多次,媒体争相报道,各界捐款如潮。

  4年后,当初那个一心给爸爸治病的孩子已经不那么说了。“对不起,我要再说一次,他不是我爸。”一旦有人提及他父亲王立冬,他会严肃地打断。

  “如果现在我有什么不幸,都是他造成的。”11岁的孩子充满怨愤。

  王欣锐说,4年前收到捐款之后,“他拿着钱,一分没留,跑了。” 有一次,他对前来看望他的好心阿姨说,“爸爸拿走了20多万。”

  这些话被人录像、发到网络,“王立冬卷款20万、抛家弃子”的消息在网上炸开了锅,网友骂王立冬“没人性、禽兽不如。”

  “收了多少善款?”“保密!”

  在大郝村,王欣锐家的灰砖院子夹在两栋二层小楼之间。堂屋里的老式木柜落满了灰,几张旧奖状糊在两面墙上,四轮农机占了屋里一半的面积。

  与旧屋格格不入的是崭新的家电,墙角摆着没拆箱的洗衣机。木板床的对面,是台34英寸的液晶电视,一台大白冰柜让空间更显局促。

  “都是来看我们的好心人送的。”王欣锐的爷爷王胜听说。

  王胜听有三女一儿,三个闺女都出嫁了。在村里人眼里,养儿防老,王胜听也觉得,王立冬应该管他。

  可他指望不上这个儿子。

  “欣锐刚出生三个月,王立冬就出去打工,一走就是7年,没一点音讯,不管俺爹妈,媳妇在那时和他离的婚。”王欣锐的大姑王小凤说。

  王小凤回忆,2011年春节前后,王立冬回来了。“大冬天穿着病号服,头上少了块骨头,腿也瘸了,说是车撞的。”

  在家养病几个月后,王立冬带着7年没见的儿子,去郑州街头要起了饭。

  “靠要饭出了名儿。”一位村民记得,没多久俩人就回村了,领回来很多汽车,大车小车排着队往王家去,给钱的,送物的,采访的……

  网友“山牛夫”第一个把王立冬的手机号和个人账号发上了网。山牛夫说,他被王欣锐代父行乞的故事感动。

  除了善款,王欣锐也被离家不远的寒冻镇金太阳实验小学接收,学校承诺,免去小欣锐上学的所有费用。

  当地政府给一家四口办了低保,B类,每人每月70元,按季度发放。

  村里人好奇,王家一共收到了多少善款。

  有村民问王立冬得了多少善款,他不说;有媒体采访,记者问他善款的数目,他摇着脑袋,“保密”。

  河南多家曾报道此事的媒体记者,都没有王立冬的获捐数据。只有《人民网》在2011年10月19日的报道中提及,“几个月来,他(王立冬)共收到1万多元捐款。”

  听着从王欣锐嘴里说出的“20多万”,村里人想,这回王家的日子好过了。

  没想到,“王立冬跑了,带着那笔巨款。”

  账户里的八万三千块

  离家之后,王立冬再也没出现在媒体和公众的视野里。

  并非消失得无影无踪,有人曾在郑州街头看见,王立冬和一个女子摆摊卖充电器。

  8月9日,在正阳贴吧,有人上传了署名王立冬的手写声明。声明中,王立冬痛斥父母和两个姐姐拆散了他的幸福家庭,“他们趁我外出打工,把我老婆打得满身是伤……出车祸后,老婆和我离了婚。”

  8月15日,一直在舆论风暴中隐身的王立冬答应与新京报记者见面,“一吐冤屈。”

  “都是钱闹的。”王立冬上来就说,帖子是他央求网吧网管帮忙发的。

  按照他的说法,车祸致残之后,父母逼着他上街乞讨,腿脚不灵便,为了有人照应,他才带儿子一起去。

  对于获捐的善款,王立冬开始连说“没多少钱”,后来说“只有3万,我都用来吃药、看病了。”

  他提供了那个受捐的账号,也承认“账户里的钱没给过孩子。”

  “我挣的钱都给了他们,国家的救济款和人人的捐款都是我父母拿着,再加上包地款、地亩和养老金,这么多钱他们花得完吗?”王立冬解释。

  为了证明账上没有儿子说的“20多万”,他愿意让人查账。

  在邮政储蓄大厅里,随着账目清单从窗口递出得越来越多,王立冬开始轻轻地碰记者的脚,悄声说“别打了”。

  账户余额:387.54元。

  从2011年7月25日到2015年8月15日,668条记录中,有380多条转账、转存等入账记录,这些转入记录来自河南、杭州、南京、上海、北京等地,共计83000余元。其中最大一笔转入是5000元。

  4年间,此账号一共被取款140多次,最多时一天取款6000元。

  8万多元的总额与他先前所说“3万元”对不上时,王立冬解释,“这些钱里也有我自己存的。”

  而他的账户明细中,并没有存款记录。

  王立冬说,父母对他刻薄。“我花5000元给我爹买助听器,他说这连5块钱也不值。父母永远对我不满意。”

  这也是直接导致他离家出走的原因。

  对于弃欣锐于不顾,王立冬归咎于“在爹娘的专政下,我哪还有教育孩子的权利?”他觉得欣锐“被爷爷奶奶教得满口谎话”、“一点点变坏”。

下一页
(责编:邵贝真、任丽虹)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