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本网原创

朱鹮饲养员们的“三心”工作记

刘冰 庞铭

2015年08月05日10:23    来源:人民网-陕西频道    手机看新闻

最劳心的巡查

穿上迷彩服、套上黑胶鞋、拿起记录本。早上五点半,10摄氏度的气温,饲养员段英哈了口气,搓了搓手,一天的工作正式开始。

记者跟随段英缓步走向朱鹮驻地,此刻路上空无一人、低沉的“嗷嗷”叫声不时传来,山间湿润的空气环绕四周。时下正值酷暑七月,在四面环山的陕西省汉中市华阳古镇西北方不远处,全球最大的朱鹮自然保护区坐落于此。作为该区的专业饲养员,段英自1997年工作至今已是第18个年头了,饲养、孵化、治疗是她的主要工作。

占地近2.5万平方米,最高超出50多米,当我们刚刚踏进模拟真实湿地的巨型网笼内,朱鹮的嗷叫声不绝于耳。检查环境是段英每天早上的必备工作,她和彻夜住在网笼内的助手周靖涛对周边的地形了如指掌,多年来的巡查硬是在草地上走出了一条狭窄的泥路。伴着昏暗的日光,在偌大的笼内偶能看到几只朱鹮在树枝上单腿站立,白里透红,亭亭玉立。

早上巡查网笼的目的是检查周边环境有无异常,晚上是否有朱鹮碰伤、挂网等情况出现,一经查实则会即刻雇人爬上几十米高的铁网上进行解救。远望、爬坡、俯身查看,将近一个小时,我们的鞋挂满泥土、衣裤潮湿,这才完毕,即可回到员工驻地吃上早餐。此时的太阳才刚刚露头,山间的农家炊烟冒起,一派祥和。

最贴心的喂养

朱鹮吃什么?泥鳅、小鱼、虾米,等等。但为了补充更多营养,朱鹮上午的用餐则是饲养员们精心配制的人工饲料。3至6月是朱鹮的繁殖期,期间的运动和食量都会增大。

“牛肉、胡萝卜以及炒熟后的黄豆、小麦和玉米,碾磨而成。在喂食前还会加些微量元素进去呐!”段英拿出还在解冻中的饲料对记者说。定量多少会根据朱鹮的体重进行科学配置,1.5到2公斤的朱鹮早上会吃掉80克人工饲料,而每天8到10斤的早餐对笼内的50只朱鹮而言,半个小时必将解决的干干净净。

为了强化朱鹮的野外生存能力,保护区的喂食是以鲜活的泥鳅为主,县城也会定时送来食材。每天上千只泥鳅会被段英投放到笼中的池内,供朱鹮抓捕。同时,为了照顾一些幼鸟及捕食能力较弱的朱鹮,还会将少量泥鳅放在草坪上的盆内。

“这些小家伙每次都把盆里的吃完才去池中捕食,也是一帮小懒虫啊。”据段英介绍,当朱鹮还是幼鸟时都会与她非常亲近,环绕身边,可一旦长大后学会了捕食技巧,则会异常疏离。虽天性胆小,但感觉更像是“翅膀硬了就不认人了”。

最揪心的回忆

位于巨笼旁的是操作间,作为受伤朱鹮的治疗栖息场所。目前正有一只暂住了10多天的受伤幼崽,每天段英都会来此观察。

“它的精神很不好,起飞时翅膀幅度不均,羽毛的光泽度和柔顺度也很差,但经过这些天的治疗,恢复的还算不错。”段英说。

清洁、换水、喂食,为了让这只幼鸟尽快健康出笼,段英在笼内忙前忙后,可这只小朱鹮却始终都在以难以洞察的小碎步后退着。当小家伙因恐惧在笼内快速盘旋飞行时,段英则会轻声“嗷嗷”予以安抚。

段英的家乡就位于保护区不远的村庄,从小见证了第一代朱鹮保护人的辛勤劳动,耳濡目染的便对这些小家伙产生了独特感情,十多年的工作使她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朱鹮保护专家,并远赴日韩对那里的朱鹮培育进行指导。

保护区早晚温差较大,一天的忙碌,段英也会席地而坐享受着片刻宁静。下午,来此参观的游客逐渐增多,经常会遇到游人喊叫和拍打铁笼的声音令朱鹮纷纷腾起,见状,游人们则会发出欢愉的笑声。据了解,前几日正是因为游人拍打网笼使两只朱鹮突飞碰撞,一死一伤。

“朱鹮是一夫一妻制,如果一方死亡,另一半则不会寻觅新欢,且会因心情抑郁于几年内匆匆死去。”据段英回忆,之前因违法捕猎者枪杀一只雄性朱鹮后,其配偶曾在保护区的铁网上盘旋许久,撕裂般的嗷叫声令人心碎,但段英和他的同事们却只能在铁笼中默默站立,当时场景至今难忘。

延伸阅读:

朱鹮是我国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更是世界级珍稀鸟类,曾一度被认为已经在世界上灭绝,后来我国科考队在陕西洋县境内找到其身影。中国现有朱鹮两千多只,据考古发现,它生活在距今约6000万年前,是难得的“活化石”。成年朱鹮体长约77厘米,长嘴像一根弯管,嘴端呈红色,身体背部羽毛呈灰白色,翅膀后部和尾下侧都泛出朱红色。朱鹮栖息于海拔1000至2000米的疏林地带,在附近的溪流、沼泽及稻田内涉水,漫步觅食小鱼、蟹、蛙、螺等水生物,兼食昆虫,在高大的树木上休息及夜宿。

(责编:吴超、雷浩)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