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文娱栏目>>娱乐

许晴为口不择言道歉 直面花少争议:我没纪律

2015年06月30日09:11    来源:新华娱乐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许晴为口不择言道歉 直面花少争议:我没纪律

近日,许晴做客《星月私房话》对话王江月,首次直面回应花儿与少年第二季中的种种争议。在花少旅途中真心话游戏环节,许晴脱口而出的“第一季好玩”惹来网友的舆论讨伐,当主持人再次提出这个问题时,许晴毫无避讳表示如果给她时间考虑,会选择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但就真心话游戏的规则而言,她仍会回答第一季好玩,第一季的伙伴也有碰撞,碰撞了才有爱,有痛,会去珍惜。至于“上一季的人都正常”,许晴认为这个回答欠考虑,要道歉。

经过第一季的历练,许晴曾和团队说第二季一定不会再哭,但23天的封闭式旅程,她还是食言了。对于那个冰冷的餐桌,大众的解读多为许晴受不了毛阿敏对其他花少成员的态度冷落她而痛哭,有吃醋之嫌。对此许晴笑言完全不是,是一份信任的缺失,面对自己相信并且真心交流的人,希望的是人前人后,单独交流和面对大家是要一致的,当她接收到的和看到的不一样的时候,那是无比痛苦的。但节目播出后,毛阿敏一番阐述作为大姐的责任,要凝聚团队的大家,许晴也坦然表示能够理解。

随着节目播出,许晴个人微博单条就有达到十几二十万的评论量,其中多为指责谩骂,有网友写到光凭许晴不关评论这事,可见内心是多么强大。对此许晴回应,微博本就是一个公开的平台,不关闭评论是尊重大家的声音,她并非内心强大的女生,会选择自我屏蔽,再者也是因为窝窝们(许晴粉丝昵称)在里头,爱的人在,要和他们在一起。

对于网络上 “公主病”、“穿男生的衣服”、“眼神”等热议的话题,许晴也在节目中一一回应。

【访谈实录】

主持人:当郑爽问你上一季和这一季哪一季开心,几乎没有犹豫,你说上一季,当时你在回答的时候有考虑到这个可能会令大家比较尴尬的这样一个回答吗?

晴:我是完全没有考虑,脱口而出。如果我要是考虑一下呢我可以说我拒绝回答,我可以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吗?但我一定不会回答那种各有各的好啊,因为毕竟是真心话嘛。

主持人:比如说此刻我再问你,许晴,就是你上一季玩的开心还是这一季玩的开心?

晴:第一季

主持人:为什么?

晴:因为我们第一季特别暖,大家在一起就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个性,其实是有不合拍但是大家都是特别善良,我觉得那个氛围是特别健康和有正能量的。

主持人:其实这个是现场问的第二个问题,然后你当时的回答是说因为第一季的人正常,这句话你现在不会像当时在节目里那么说了。

晴:这句话我认为要道歉,我欠考虑,但是节目的时候我说的是真心话,现在你如果让我考虑一下怎么说的话呢,我应该说因为第一季我有内心的温暖的,大家也是暖的。第二季难道就没有暖吗?我不知道,至少我没有,那大家有没有我也没有问过。

主持人:那大家就紧接着会有一个提问,说那既然第一季的人都正常,可是感觉许晴你第一季玩的似乎也不怎么开心,不怎么尽兴啊,这个似乎有矛盾吗?

晴:我觉得一点都不矛盾的原因是因为我第一季很尽兴很开心,但是人不可能每时每刻二十四小时都是一种状态,我觉得矛盾是特别正常的,那我觉得生活中哪有那么完美的呈现,就是说矛盾产生于问题中对不对,你没有问题怎么有生活,那你有了生活一定有矛盾,我觉得这个是很有意思的事情,第一季真的很好哪怕是我们大家有那种不和谐音,完了以后大家更好你懂吗。就是那种在解决问题和在矛盾中你会知道彼此那种碰撞,你碰撞了你才会爱,你才会痛,你才会珍惜,这是我认定的一份情感,对。

主持人:我也有一个这个好奇就是说这一次为什么又去第二季了,我记得在节目里面陈意涵曾经问过你,然后你就是说主要是因为节目组,所以还有其他的原因吗?

晴:第一是因为感情,我爱他们。那第二季请我参加我真的是完全没有毫不犹豫应该是,对,就接受了。还有第二就是因为我觉得这个节目蛮锻炼人的。我的第一季我是封闭的状态,因为我一直是被包裹的很好,一个被宠爱的环境长大,然后保护的就没有出来过。那我封闭的状态进去了,但等于整个节目结束以后和一年的成长,我特别的感恩,感怀这份旅行。

主持人:因为真人秀这样的节目特别热,一直也引发一个话题的讨论,就是真人秀到底是真人还是真秀?

晴:我觉得人无完人,那我在这个里面我觉得我只要真挚了,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至少对于我来说,真人秀,我把真人交给了我自己。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你这样的个性和你那种特别表现自己真实这样一面导演组会特别喜欢,节目会很喜欢啊。因为的确这有矛盾冲突的。

晴:没有,我觉得我其实特别内疚,我觉得给导演组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主持人:但是也有人说这两期节目也让收视率一下子提高很多

晴:这个东西就要交给节目组和观众怎么去评判了,对,其实我的意见和我的看法已经不重要了,也起不来任何作用,对。

主持人:像网上的各种评论你都有看过吗?我看你的微博上有近20万的评论,而且这些评论中多是这种负评和谩骂的,这些会影响到你的心情吗?

晴:我不会看,其实我不是一个内心强大的女生,我特别会自我屏蔽,就是屏蔽掉我不想看的东西和我认为哪个不值得去浪费时间,因为我不认为那种诽谤是能够营养我的。

主持人:所以你不用去关掉它。

晴:首先我没有关的原因是我尊重大家,因为毕竟那是一个平台,对吧,那因为里面有我的窝窝们啊,那我怎么屏蔽呢。就是我爱的人在里面,那我一定要跟他们在一起,就像你说存在感,我强调的是在。

旁白:网络评论的槽点之一是说许晴没有团队意识,喜欢搞自己的小团体,跟大姐和两个弟弟比较亲密,跟其他的小伙伴很少交流,而且在团队中比较自我和情绪化,对此许晴是否认同呢?

晴:其实是对的啊,我不喜欢表面的热闹,我喜欢内心的温暖,就是眼睛看眼睛,我愿意跟他对话,我认为他也愿意跟我对话,我才会去对话,至少我感受的是这样,没有谁对谁错。因为每个人的场都是不一样的,那基于这些我尊重了我自己内心的声音,

主持人:你是喜怒哀乐都挂在脸上的人吗?

晴:必须,这个我没有修炼好,对

主持人:其实现在有一门课程叫情绪管理。

晴:我就是没管理好自己,对对对,其实在团队你当然要遵守团队的一个纪律,但是我是一个没有纪律的人,是因为我很想有纪律,我也努力了,我没有做到,我会真心的接受正面的批评,善意的批评。

主持人:有人说过你不合群吗?

晴:我第一次面对这个问题,两个声音,要么就是我特别不合群,要么就是我跟大家融得特别好。还是取决于我不合群,那肯定不是我世界的人,在我世界的人我是一个跟大家其乐融融,特别开心,而且是个开心果。

主持人:刚才说与人相处和在团队里面你更看重气场和神韵,其实在团队里,似乎包容理解和尊重也比较重要

晴:很重要,这是我没有做到我要向大家道歉的,我的错在哪儿我特别清楚,我把我们的这个节目这个真人秀当成了家庭,当成了生活,那我就会要求我的小伙伴们是我的家人,家人是什么,就是要真心的交流,要有那个心与心的碰撞,我觉得如果要是大家都其乐融融,表面上的那种欢快,甚至是癫狂的一种欢呼,我进不去,那我自然就进不去,这是我的家人啊,我不是在演一个角色。

主持人:但是如果你家里来了客人,你肯定还要装一装的

晴:如果要是让我装的客人我一定不会出我的房间,所以这个都是可以让我不会面对这些所谓的尴尬。

主持人:你觉得你的情商是怎样呢?大家也有说你情商低的。

晴:情商看我对什么人,我爱的人,我在意的人我觉得是有高度的,就是我每个小毛孔,我每个感受我都去会感受,感应的时候我是敏感的

主持人:当大家把撒娇卖萌跟46岁的年龄并列在一起的时候,你看到会有些不舒服吗?

晴:我完全无龄感的一个人,就是我在大学的时候,其实老师因为太强调年龄,因为我长一个小孩样,然后我心理发育又不太成熟,老师一再强调,许晴你太小孩,演戏要宽度,你要成熟,你要青衣,你要端庄,对,你要怎样,所以大学的时候,那个时候那么青春,我要留长发,不敢梳一个小咎咎,然后要化一点妆,我是不爱化妆的人,我不爱穿高跟鞋,要穿高跟鞋,包括我拍的戏,都是要成熟的,所以我要把自己扮大,蛮禁锢我的,那当我30岁以后,这个解放了,不存在,你好小孩,你怎样,我放开了以后,我就回到了我的本真,我蛮肆无忌惮,很放肆的,所以我的朋友就情调嘛,你要出门看一下身份证你几岁了,我怎么可能天天去看一下身份证强调我是几岁,然后我做几岁的事情,那既然没有这样,那你一派天成的去展现你当时的个性,而且我一直是一个怎么样的一个生活态度呢,就是成长一时,不长大一世的一个态度。其实我就是没有管理好我内心的那个小孩,然后放在了一个成人世界里面,然后作怪了,然后调皮了,然后混世小魔王了,从我内心你说我一定能调整好吗,坦诚的说我不可能,还是她,但是我是不是认识到了,我认识到。

主持人:其实从第一季到第二季关于你的评价,有一个词也不绝于耳,就是公主病,因为大家也在说真正的公主是没有病的,有病的不是公主。

晴:首先这个公主病这个词汇我就觉得蛮有意思的,让我只能一笑了之,对,那因为我真不知道公主病是什么,所以就随它去,因为我一向不认为词汇能代表什么,那这三个字就代表了许晴吗?那这三个字我就要无尽的去钻牛角尖,我一定要解释通吗?我只能说这三个字对于我来说无意义,对。

主持人:你觉得自己是公主吗?

晴:爱我的人的眼里和掌心里面,我一定是公主。

主持人:你是希望大家所有人都把你捧在手里宠你,然后把你当成宝贝吗?

晴:我生活中已经是那样了,我为什么还要在这两季里面我去寻求这个,我一定不是这个目的为本,而是我想去看,我面对不一样,生活中我不可能遇到的事情,我会怎样,对吧。就像第二季,第一季我痛哭走丢了,然后其实按别人会说生活中你都没遇到过吗?我真没遇到过,所以第二季参加的时候,我记得特别有意思,我说这次,我跟团队的人说,我一定不会哭了,有什么还能比那更痛的呢?

主持人:但是实际上你食言了,还是哭了。

晴:对,因为我完全不会想到我还能有什么呢,就我没有设计啊,到那一天那一情景就让我那样了,我不可控了

主持人:但是那个情景,大家也在分析是因为什么,会觉得你跟毛阿敏关系比较好,然后你看她跟其他小伙伴打的火热,你会觉得自己受冷落了,所以你会不开心,实际上呢?

晴:完全不是,完完全全不是,对的,我想说的就是一份信任,对,那我喜欢的人是人前人后都是一个面孔一个态度,单独跟我在一起说的是什么和大家在一起是什么,我是要求一致,但未必我要求的是正确的,未必我这样是对的,所以就是那再我的世界里面和我看到的东西不一样的时候对我是痛的,因为我和另一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那份交心,那份怎样,我相信了,可是当在整个饭桌上的时候为什么我记得特别清楚,我说好冰冷啊,因为她不是了啊,那我会很痛啊,我完全接受不了,就是突然的这种不一样啊。

主持人:当时呈现的时候大姐是这么说的,说因为大家开始坐在那儿可能会觉得很尴尬,对,所以她必须得作为大姐,她要调节一下气氛。

晴:理解,我只能是在她的角度,我完全理解,对的,节目嘛,她知道是节目,我认为节目是生活,我认为这个节目的整个过程的人是一个家庭,这是我的问题,对,真的没有谁对谁错,那最终如果大家要说怎样怎样,那都是我许晴的错,我接受。

主持人:网络上有很多评论,称你能跟男生才能相处的比较好。

晴:我觉得其实我跟凯丽姐啊,跟菲儿啊,我真的都很好,对,那大家强调是因为正好我觉得,我可以总结一下我这四个弟弟,对,张瀚很担当,我喜欢,花花是一个特别灵性的男孩儿,我喜欢,杨洋是一个极其干净的男生,我很喜欢,井宝又是一个极其幽默的,你懂吗,就是说他们身上的这些我 都特别爱,因为其实他们都很暖,那我当然就会在一起,其实我真正在一起的同时,我没有性别的这种重点,他是男生,她是女生,本身我身体里就有男生和女生共存的,我蛮雌雄同体的一个人,大家可能看到我的面孔是一个女生,其实我跟男生在一起,我认为我就是男生,所以我没有任何的节点,觉得应该避讳什么,包括现在大家会说为什么你只穿男生的衣服。我平时就爱穿男生的衣服,我喜欢穿大大的,垮垮的,而且在英国真的很冷,那大家互相穿衣服,我觉得特别正常,而且我觉得特别美好,我觉得太简单的事情为什么剖析的那么的繁杂,这个是我不能理解的,就像我看男生的眼神,大家会分析,为什么那样看,其实我看女生男生都是一样的。

主持人:对,其实你说到看男生的眼神,前一段的时候,我看大家把在《快乐大本营》里面,你看张瀚的这个眼神也放大了,然后昨天我又看到一个微博,就是也总结了你看所有的男生,其实都是那种很专注的眼神啊。

晴:我觉得这是一份尊重,瀚呢,对,一说瀚,大家说为什么叫他瀚,因为我喜欢叫一个字的名字,那凯丽姐要叫瀚啊,是,为什么我叫瀚怎么就做到了这样。瀚呢,是因为那天我们两个离得特别近,再加上瀚那天的情感情绪,我会心疼,那我看的时候,我的专注和在他那个点上,我真是一个姐姐的疼爱,但是解释成那样,我也挺无解的,对,其实是这样的。

主持人:生活中你的男性朋友多,还是女性朋友多啊?

晴:我还真没有总结男性朋友多,还是女性朋友多,应该是一样多吧,我真没有注意,但是如果你现在这么说,我在想中学,就是男生可能跟我玩的更多,可能我就有那个淘气的一面吧。

晴:就是我当了导游,我真的爱大家,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孩子,我都会疼他们,保护他们,我自认为做的很好,,包括我冲沙,真的太美妙了,沙漠原来对于我来说,是被吞噬,就是我会恐惧,但是我到了沙漠,我真的觉得它好温润,它完全就是我们在那个冲沙的过程征服了沙漠,沙漠的美好,沙漠的温暖,沙漠的点点滴滴让我特别感怀,然后就那份体会,才让我留下,然后我想把这份体会带给大家,然后整个大家也能感怀到,无团队无越野的那份团队精神,所以我去做了,我做了跟之前完全不一样的许晴啊。我觉得冥冥中我有责任,我不能回北京,我要跟大家努力一点点,然后达到这份重合,这就是我当时的特别真挚的愿望。

主持人:当你做导游的时候,你会换位思考一下吗,比如说如果这个团队的时候,如果也有不和谐的音符,也会让自己很为难吗?

晴:当导游,我一定会重新认知,我就马上想到瀚,井宝,还有爽,他们当导游的不容易,那我呢,真的蛮幸运,就是我在做导游的那一天我去带大家冲沙,大家都很配合,大家都没有调皮,对,那我也特别爱大家,是美好的一天,真的。

主持人:所以你有没有发现,其实有很多事情,当自己去调节的时候,似乎原来是问题的,可能也就不那么大的问题了。是的。这算你一个重新的认知,是吧?

晴:是的,就是说反过来想,如果我从第一天我就是导游,也一定不是现在大家呈现的许晴是那个样子,就是我不会去塑造一个许晴,但是我可以去塑造一份你给我的任务和角色,这个我觉得是一个区别。

主持人:那我们再做一个假设,比如说导游许晴,如果她的团队里面,也有一个许晴,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办?

晴:我会去疼她,会去帮她,我会很耐心,对,那至于能把这个许晴融入到这个集体,那真的是要看她的理解和这个导游有没有一份耐心和认知去说服她,或者给她一个理由和她能看清楚的东西,那如果要是真正对我有要求了,真的会交流了,可能我就会醒了,

主持人:所以你看这两次旅行可能每一次才只有20几天,但对你来说,它绝不仅仅是两次旅行那么简单。

晴:当然,我现在仍然说《花儿与少年》一、二,都是我人生的重点符号,重点之重,我爱这个集体,我爱这个节目,我爱它本身,它的那份精神,我认定的,真的偶然神圣不可侵犯的,所以我会过分的敏感,过分的认真,你懂吗?

主持人:如果第三季还邀请你,你还去吗?

晴:我真不知道。

主持人:那有可能还是去的吗?

晴:我真不知道,因为这个东西,现在什么东西都没有绝对,你要现在问我,我一定会说绝对不会去,因为我完全没有这个能力,但你到明年那个时候真的面对了,来了,你是什么样的感受只有那个时候才能告诉你自己,你自己的内心声音是什么。

主持人:那如果我现在问你,你后悔了吗,去第二季?

晴:不后悔。

晴:因为大家都忙,然后在一起聚,其实一直在说聚啊聚啊,都成形不了,是因为佩佩姐不在北京,然后一会儿瀚工作,一会儿花花工作,一会儿我的工作,一会儿凯丽姐的工作,都不能在一起,特别难,就那一天能够,那我就提前一天回来,因为第二天,等于凯丽姐就要再去别的地方了,所以这种凑在一起,其实就是你想在一起的这个动力,愿望,就够了。

主持人:那大家在一起,就吃顿饭吗?

晴:就是大家日常啊,聊聊天,大家闲聊啊怎样,我跟你说了,不说话都舒服。其实还是美好的回忆,我们都谈的是在我们第一季里面,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再回头看,真的不一样,然后就是美好的回忆,我觉得我们好像一直在重复回忆,都不嫌够。

主持人:彼此也会说到一些改变吗?

许晴:当然会啊,因为一年了,真的大家都会有变化。

主持人:我上一次跟刘涛聊天,她就跟我说,她说以前她可能太全能,就像女汉子,但她说我也受许晴的一些影响,她也会学一些撒娇,所以你看,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影响。

许晴:那我就很开心啊,对,一个女汉子变得柔软了,其实柔软了,她会有另一份力量,或者另一份快乐和幸福感,所以我会很高兴,我会祝福她。

主持人:跟佩佩姐聊的也比较愉快吗?

许晴:都愉快,非常愉快,大家都很好。

主持人:但我看大家说,是你之前就没有关注她吗?还是取消了她的关注?

许晴:是这样,就是我没有取消,就是我关不关注,都是我的团队的人帮我去点东西,就是说因为这方面我比较弱,至今还不太会怎么样,就是我发微博一定是我自己发,一定是我自己写,但是我怎么发,那我得是要小伙伴们来帮我,关注对于我来说不重要,就是你不关注你就不看吗?难道关注的所有微博你就看吗?

主持人:但是第二季呢,你只关注了两个弟弟,这个跟你主观有关系吗?

许晴:两个弟弟是这样,没有,是因为我们在机场的时候,就是在迪拜机场,然后我们不是发了手机吗?发了手机,那两个弟弟就把我给关注了,回来我就没有再刻意地去关注怎样,就是这样,那当成了一个事件了,对,而且毛毛姐啊,爽啊,都没有微博,那为什么一定要就是大家都是点成一样,就是面上的东西,我真的不太想做,关注了难道我就看吗,不关注难道我就不看吗?

(责编:王博、王丽)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