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经济>>图说>>名·经济

《烈日灼心》今年上映 邓超段奕宏郭涛集体拿“影帝”

2015年06月23日09:28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邓超 段奕宏 有一种感情是才子间的欣赏

  原标题:影片《烈日灼心》三主演集体拿下上海电影节影帝,接受专访讲述“三黄蛋”的背后故事

  邓超 段奕宏 有一种感情是才子间的欣赏

  在上海国际电影节闭幕前一天,影片《烈日灼心》在上海首映,有媒体现场问导演曹保平,希望谁获得影帝,他同时拉起左右两边邓超和段奕宏的手,“希望能有个双黄蛋”,邓超立刻笑言:“一定是我呀,怎么能是段奕宏呢?”段奕宏回应道:“他说了也不算呀”。这些看似有点玩笑的话最后却成了预言,最佳男主角奖下出了“三黄蛋”,三位男主角邓超、段奕宏、郭涛与导演曹保平共举金爵奖杯,成为上海国际电影节奇观。获奖后两位影帝段奕宏、邓超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

  邓超

  拍完死刑那场戏,导演抱着我痛哭

  新京报:匪徒辛小丰这个角色感觉是你表演生涯中诠释得最好的,尤其水戏那场,对你来说难度很大吧?

  邓超:我都觉得我要死了。拍摄时的水深两米九将近三米,找了两个地方分别拍的呛水和掉进去的戏份。掉进去的那个地方是非常脏的,段奕宏都说你把你那地方包一下,不然要得尿道炎了。那里的水都漂着屎,已经变绿了。拍摄时赶上我手上有伤口,还发炎了。

  呛水是在一个三米池拍的,我们做了很多次的实验才敢拍。救生员有两个呼吸器,开拍的时候他游走,我开始演。但是在水里面挣扎的话十秒钟就没氧气了,因为动作幅度很大。水底下憋气还可以久一些,一张嘴就呛鼻子。而且穿潜水衣是沉不下去的,只能硬憋着气下去。因为我是不太会游泳的人,只会狗刨,所以也有对水的恐惧。拍完这个电影之后我感觉自己也有点密闭恐惧症了。

  新京报:最后一场死刑戏对你是不是也有很大影响?

  邓超:死刑的戏我自己永生难忘。因为拍的是长镜头,是用真实的针注射了葡萄糖,静脉注射特别疼,是我从未尝试过的疼,当时我还在想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同时我身体里的辛小丰告诉我,这就是死亡的感受,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在痉挛,我还挺高兴的。我听见执行导演在哭,他说超哥我以为你死了呢,曹导演抱着我的脑袋哭,我也痛哭流涕:“小丰太不容易了”。

  新京报:你在片中的激情戏娘娘看到了吗?

  邓超:没有,我是很专业的演员。拍完后,摄影师和我说,超哥,感觉摄影机在和你恋爱。而且我们准备了很久,怎么吻呀什么的都有请教过。

  新京报:会不会觉得这个“三黄蛋”的奖项含金量打了折扣?

  邓超:奖项是额外的惊喜,拍戏是为了观众,要拿到观众心中的那个奖。

  新京报:之前你还开玩笑说老段拿不了奖,那你评价一下他这次的表演?

  邓超:老段这个电影演得不好,他把他生活里对我的爱毫无掩饰地通过角色传递了出来。开玩笑啊,老段是我特别喜欢的兄弟、朋友、师哥、前辈,我们在一块真的有种火星撞地球的感觉。因为我觉得很多情感不一定是爱情、兄弟情,是高手与高手之间、才子与才子之间的欣赏。

  新京报:《烈日灼心》算是你遇到的变态剧组吧?

  邓超:演员残忍、导演也残忍,我们碰在一起,确实就像一个变态剧组。

  新京报:那你之后拍《美人鱼》和周星驰的合作如何呢?

  邓超:很美满。我没入行的时候就是他的超级影迷,每天在录像厅等着他的录像带上架。后来我知道星爷看《分手大师》,是在上映的第三天,专门开车从香港到深圳看的,还是坐的第一排,脖子都酸了。

  新京报:那星爷喜欢《分手大师》吗?

  邓超:他太喜欢了。他估计不能说是我的影迷吧,呵呵,开玩笑。在拍《美人鱼》之前我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开拍前一个月,我们每天在深夜一场一场对,感觉都聊出了一个续集。我觉得我们在喜剧方面特别像久违的知己,合作完了更是。

  新京报:你觉得你和星爷谁更逗?

  邓超:我最骄傲的是我在现场曾经逗笑过星爷几百次,你们不知道我有多得意,但是反过来算,几十年里星爷可能逗笑过我几万次,你们说谁更逗?

  段奕宏

  爱上导演和邓超,是奖项外的最大收获

  新京报:你上台之前是不是什么准备都没有?怎么会忘了感谢导演?

  段奕宏:我真是忘了,我当时觉得可能是太不可思议了吧,一个电影三个影帝,我是现在才想起来,国际A类电影节可能会有好几个演员同时得奖,当时公布邓超得奖的时候我就欢呼了。我相信我自己即便没得这个奖,也知道收获远远大于奖项的肯定,这么多年来我就是这么不急不躁地走过来的。

  新京报:原本都是猜你或邓超拿奖,最后加了个郭涛会感觉意外吗?

  段奕宏:我很早以前就学会了怎么安抚自己,不去受累于一个结果,这个结果给与不给都不会阻碍我去选择我内心当中应该塑造的人物、应该选择的电影。最初导演找到我,让我去挑角色,我挑的是匪徒辛小丰。我从2012年6月等到2013年2月,2013年9月导演突然说让我演警察伊谷春,我曾经和我的经纪公司犹豫过,看到导演焦急的状态,我想说我太爱这个导演了,我太爱这个作品了,我做出了妥协,我说好吧,我来演这个角色。这我都经历过了,所以任何结果对我来说都不是个意外。

  新京报:你在舞台上挺激动的,是不是有一种终于熬出头了的感觉?

  段奕宏:熬出头?没有吧。其实我2003年已经尝到了作为最佳男演员的感觉,那时候我得了新德里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其实我对很多事情,比如这种奖项,总觉得自己远远不够。别人对我的评语,尤其是别人对我的批评,让我越来越理性。

  新京报:感觉你在戏里其实是爱着邓超的,对着他你是怎么找到感觉的?

  段奕宏:就看我们怎么来界定这个爱了。我在厦门嘉莲派出所体验生活了16天,这样的经历让我懂得了很多。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不仅仅是上级和下级,不仅仅是执法者与犯罪嫌疑人、兄弟与兄弟的关系,人与人之间不确定的瞬间太多了,这是我最感兴趣的,也是我最想呈现的部分。

  新京报:如果说你和邓超的角色互换,或者高虎的戏份还在,你觉得获奖的机会还大吗?

  段奕宏:双黄蛋也好,三黄蛋也好,四黄蛋也好,到现在来看我觉得这都是无法估量的结果。但肯定的是,这个戏让我爱上两个男人,一个是曹保平,一个是邓超,因为他们对职业的敬畏心让我尊敬。

  新京报:三个男主演和导演都得奖了,但却没拿到最佳影片奖,你觉得原因在哪里?

  段奕宏:我不愿意去猜测评委是怎么想的,最佳演员也好,最佳导演也好,它对这个影片来说都是一个肯定。

  【新闻背景

  《烈日灼心》今年上映

  该片由曹保平执导,邓超、段奕宏、郭涛、王珞丹等人主演。讲述了三个结拜兄弟共同抚养一个孤女,多年来一直潜藏在城市的角落。一名出租车司机,帮助无数人却从来不接受记者采访;一名协警,除暴安良,却从没想过升迁入职;一名渔夫,每天照料着孤儿的生活……看似风平浪静,实则内心暗涌,直到种种巧合之下,警察伊谷春以及他的妹妹伊谷夏与他们的生活发生了交织。他们的命运就此改变,曾轰动一时的惊天大案浮出水面。影片原定去年11月21日上映,因主演之一高虎涉毒而推迟映期、进行修改,计划今年上映。(采写/新京报记者 安莹)

(责编:邵贝真、任丽虹)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