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社会

平谷区确认长期存在盗采 将彻底封死金山500矿洞

2015年05月12日07:18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金山500矿洞将被彻底封死

  昨日,平谷区多部门组成调查组前往“金山”矿洞调查盗采行为。

  昨日,平谷将军关矿洞里,调查组发现三台崭新的发动机,仍有“盗采者”矿内作业。

  疑似“盗采者”从调查组人员把守的矿洞口逃脱。

  昨日,平谷金海湖镇“金山”一矿洞内发现疑似“盗采者”,其中两人躲过洞口调查人员骑摩托车向山下逃离,另外一人蹿入矿口对面山林。

  ■ 《炸药化学品开矿 平谷盗金12年未歇》追踪

  2003年,出于安全和环保考虑,北京市平谷区金矿全面禁采,但在利益驱使下,盗采12年来一直未停,由此引发的伤亡事故几乎每年都在发生。

  昨天本报刊发调查报道《炸药化学品开矿 平谷盗金12年未歇》,今年3月底开始,新京报记者对将军关村西侧的金山进行超过20次探访。当中多个矿洞弥漫着刺鼻的化学品气味,有盗采者疯狂采金,他们称一天收入万元。

  昨天中午,平谷区金海湖镇,区国土局、区公安分局等多部门对报道中的“金山”进行搜查,过程中暂未发现氰化钠,但有三名疑似盗采者在上述部门突查时现场逃跑。

  平谷区委区政府表示,下一步将对打开的矿洞由专业监理部门监督,由洞口往里延伸5米用水泥钢筋封闭填埋或爆破填埋,进行彻底封堵。

  遗留矿洞将填埋5米封死

  昨日平谷区国土局、公安局、政法委以及金海湖镇组成10多人调查组,对“金山”盗采情况展开调查。

  金海湖镇镇长韩晓波介绍,从2003年封矿以来,金海湖金矿盗采现象的确一直存在。目前被称作“万两黄金线”的“金山”上有500多个遗留的金矿洞,即日起将被严封,由洞口往里延伸5米用水泥钢筋封闭填埋或爆破填埋,在进矿山入口处,垒砌围墙或切断道路、阻断人员车辆进入。

  平谷区昨日表示,将联合国土、公安等部门对盗采进行调查,杜绝盗金事件再次发生。

  下一步金海湖镇护矿队将分三班24小时看护,发现非法入矿区人员须及时制止,且每人每年必须签订岗位责任书,如违反责任将依法处理。

  平谷区公布盗采举报电话

  金海湖护矿队队长赵文国称,2004年刚刚封矿,很多人蜂拥来到金山,除了本地人,还有来自东北,陕西,山东等地的外地人加入。护矿队自成立以来,由13人增加到20人,但还是“盯不过来”。

  昨日,平谷区国土局副调研员关新月介绍,因盗采者每次盗采的矿石仅有几百斤,抓到后很难定罪,这给执法带来难度。

  平谷区委区政府呼吁,群众可通过举报电话(010—69961002)举报盗金情况。一旦发生盗采问题,区委、区政府将追究矿产主管部门及属地政府相关责任人和领导的责任。还会对盗采行为的头目密切监控,积累和固定证据,从快从重处罚。

  平谷区委宣传部表示,属地公安昨日传讯矿主王静国、朱金山等人未果,目前正追查其行踪。

  ■ 现场

  突查矿洞 疑似盗采者逃脱

  调查组巡山

  昨日下午1时许,平谷区国土局、公安分局、政法委以及金海湖镇十多位工作人员组成调查组与记者一同上山,对盗采金矿进行复查。

  在马家沟公社巷道外,一矿洞两平米大小的洞口已被废矿石堵死。4月3日凌晨,记者曾在该矿洞顶部发现入口,往里行进一千多米后,发现浸满臭水的巷道。

  平谷区国土局副调研员关新月并不同意进入该洞复查,“矿洞内情况复杂,进入十分危险。”

  随后调查组由姑娘沟上山,经过半个小时的徒步攀登,来到蔡学仁巷道。一个月之前,在洞口外的山坡上搭建着两个供盗采者居住的帐篷,昨日已经消失。

  在巷道洞口处,刚刚砌好的水泥墙被砸开。

  新京报记者提出进入该矿洞复查。金海湖镇镇长韩晓波称,“我陪你们进去。”

  撞见“盗采者”

  韩晓波、金海湖护矿队队长赵文国连同记者共四人进入该矿洞,行进约200米处,漆黑的矿洞有手电光闪出。赵文国称:“都别出声,等他们过来。”四人将手电关闭,蹲守在洞中,等待盗矿者出现。

  前方手电的光线逐渐变强,依稀能听见交谈声音。双方距离大约五六米时,赵文国最先站起来,冲向三名疑似盗采者,韩晓波将其中一名戴着矿灯的工人摁在洞壁上,“出去等着。”

  “里面还有人吗?”韩晓波问这三人。对方用外地口音回称,应该还有三个人在最里面。

  随后三名疑似盗采者将矿灯及安全帽交给赵文国,迅速走出矿洞。

  “盗采者”顺利脱身

  但这三人并未在洞口等着。

  记者紧跟其后,发现他们行至洞口时,见矿洞外守着4名调查组成员,停下了脚步。

  这时,4名平谷区国土局和公安分局的工作人员站在原地,并未上前对三名疑似盗采者进行阻拦。

  洞口两米外的一名工作人员跟疑似盗采者有短暂交流,随后,其中一名“盗采者”奔向山下。另一名“盗采者”则逃向山腰一平台处,将停放在平台处的摩托车启动,随后骑上摩托车向山下逃,中途接上最先下山的人,乘坐这辆摩托车迅速离开。

  此时,第三名疑似盗采者紧随其后,从洞中蹿出,跑向矿洞对面的山林,消失踪影。

  三人逃离后,韩晓波与护矿队队长赵文国赶至洞口,韩晓波见三名疑似盗采者已不见踪影,问在洞口蹲守的平谷公安分局和平谷国土局的工作人员:“你们这么多人,怎么让他们跑了?”

  四人并未回应。

  韩晓波决定,继续在洞口蹲守,等待洞内另外三名“盗采者”出现。他命令赵文国安排护矿队员在山下拦截逃跑的盗金者,并派人上山支援。十几分钟后,山下护矿队员反馈,未见到任何可疑人员。

  大约20分钟后,韩晓波、赵文国与记者再次进洞。15分钟后,看见三台机器放在巷道两侧,旁边还有水桶和油罐。韩晓波提起巷道上的一块20厘米长的矿石,砸向机器。赵文国则抓起巷道上的泥沙,塞进机器内,“这样机器就完蛋了。”

  继续向洞内行走10分钟后,仍未发现其他盗采者,韩晓波、赵文国与记者撤出洞外。

  此时,至少五六名护矿队队员已经赶至洞外,韩晓波决定由护矿队和国土局的工作人员继续蹲守,等待其他“盗采者”出洞,“直到他们出来为止,等不到就不要下山,我给你们送饭。”韩晓波说。

  ■ 追问

  金海湖金矿盗采存在多久?

  金海湖镇:金山分布500余金矿,盗采多年来一直存在

  昨日,金海湖镇镇长韩晓波介绍,“金山”属于燕山山脉,由于该山脉黄金含量高,1吨矿石含金量达到数百克,上世纪80年代被当地称为“万两黄金线”。韩晓波坦承,从2003年封矿以来,金海湖金矿盗采现象的确一直存在,镇里为了治理盗采,2006年专门成立了护矿队。

  他透露,平谷区共有1096个矿洞,640个在金海湖镇,其中500多个分布在金山的“万两黄金线”上,20人的护矿队每天24小时轮流值班,“仍然盯不过来”。

  金海湖护矿队队长赵文国昨天称,“金山”的矿洞上下左右早已挖通,“有时候护矿员在一个洞口蹲守,眼见盗采分子从另外一个洞口进入,我们也没有办法。”此前,护矿队曾打算在金山各个通道入口处安装摄像头,但害怕被盗采分子扒下而搁置。

  抓到盗采分子后,会怎么处理?赵文国表示,只要抓到盗采现行,会没收盗采工具,并将盗采者移送公安机关,“但一般构不成立案条件,又把人给放了。”除此之外,还要求盗采分子签订保证书,承诺不再上山盗采,收效甚微。

  是否发现剧毒氰化钠提炼黄金?

  平谷国土局:需要找专业队伍进洞查探

  此前有将军关村民称,除了用炸药炸山开矿,多处矿洞还违规使用剧毒氰化钠提炼黄金,3月至4月期间,记者多次探访金山上的矿洞,洞内均有刺鼻的酸臭化学品气味。

  4月3日凌晨,在马家沟的一处矿洞内,新京报记者还发现炼金用的“药池”,池子长50米、宽两米左右,水表浮着暗黄色的金属杂质。村民称这是氰化钠浸泡矿石产生的化学物质。

  此前多位村民包括矿主王静国透露,上世纪90年代,将军关村采金村民均用氰化钠提炼黄金。王静国坦言:“氰化钠提炼黄金,提出来的都是999纯金。”但在4月29日,记者还在矿主王静国家中看见标有“氰化钠”字样的木箱。

  平谷国土局副调研员关新月昨日称,村里确实存在盗采情况,但是否有用氰化钠提炼还需确认,必须找专业队伍进洞查探,目前还没找到。

  护矿队与盗采者有无利益勾结?

  金海湖纪检部门介入调查护矿队与盗矿者关系

  为什么每次排查,盗采分子总能闻到风声进而逃走?韩晓波昨日下午表示,镇里已经在着手调查护矿队与盗金矿主之间的关系,“镇里的纪检部门已经介入,一旦发现有人收受盗金者的钱物,一定不会手软。”

  4月24日新京报记者和盗采矿主王静国下山途中,遇一白色面包车。王静国摁响车喇叭,与对方打招呼,面包车内的人也挥手示意。王静国称,对方是金海湖镇护矿队的,他每年都要给护矿队“上供”,有时候对方收了钱还会“找茬”,扣工人和设备。

  昨日赵文国回应:“盗采分子对护矿队打招呼并不代表彼此相熟,护矿队绝对不会收盗采分子的钱物。”

  A08版-A09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鲁千国 吴振鹏

  A08版-A09版摄影/新京报实习生 彭子洋

(责编:左瑞、王丽)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