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陕西频道>>我们有态度

6月起大部分药品定价市场化 市民担心药品价格上涨

来源:人民网-陕西频道    2015年05月08日14:16

  导语:

  国家发改委会同卫计委、人社部等联合发布《推进药品价格改革的意见》,从2015年6月1日起,取消绝大部分药品的政府定价,按照分类管理原则,通过不同的方式由市场形成价格。药价放开的新闻一出,立刻成为社会热点,大家对药价改革展开了热烈讨论。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公告称,发改委会同国家卫生计生委、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部门联合发出《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决定从2015年6月1日起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发挥医保控费作用,药品实际交易价格主要由市场竞争形成。

  《通知》规定,除麻醉药品和第一类精神药品仍暂时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实行最高出厂价格和最高零售价格管理外,对其他药品政府定价均予以取消,不再实行最高零售限价管理,按照分类管理原则,通过不同的方式由市场形成价格。其中:(一)医保基金支付的药品,通过制定医保支付标准探索引导药品价格合理形成的机制;(二)专利药品、独家生产药品,通过建立公开透明、多方参与的谈判机制形成价格;[详细]

  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 陕西具体措施很快出台  

  记者了解到,2000年以来,根据国务院的要求,价格主管部门对医保目录内药品和目录外特殊药品,实行政府指导价(最高零售限价)管理。记者昨日走访我市部分药店发现,目前市面上的药品依然执行此前的价格标准。

  采访中,很多药店销售人员表示对于发改委取消限价的消息并不知晓。老百姓大药房西安地区相关负责人介绍,她也是通过网络获知发改委关于药价的相关通知。目前公司还未接到相关调价通知,可能还得一阵过渡期。

  《通知》中明确强调,取消药品政府定价后,要求做好与药品采购、医保支付等改革政策的衔接,强化医药费用和价格行为监管。记者也从陕西省物价部门获悉,5月5日陕西省刚收到《通知》,目前正在制定政策,随后将出台具体的执行措施。[详细]

  药价改革正式开启。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被取消,药品实际交易价格将主要由市场竞争形成。就有关问题,记者采访了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

  问:我们知道,从2000年以来,政府价格主管部门一直对药品实行政府指导价管理,这次又推出了包括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等内容的改革,请问为什么选择这个时机推出药品价格改革?

  答:2000年以来,根据国务院的要求,价格主管部门对医保目录内药品和目录外特殊药品实行政府指导价(最高零售限价)管理。这一管理方式体现的是政府调控与市场竞争相结合的原则,在当时医疗保险制度、药品招标采购政策尚未健全的情况下,最高零售限价管理方式与同期的卫生、医保制度以及药品市场发育程度是适应的。在初始阶段,采取略低于市场价格制定最高零售限价并逐步降低的办法,十多年来开展多次降价行动,对遏制药价不合理上涨发挥了积极作用。[详细]

  过去:管制过多,催生药品价格管理领域乱象

  政府定价的本质就是价格管制,而管制过度过多,再加上药品价格领域的监管机制缺陷等,势必导致错装的行政之手越俎代庖,也催生了药品价格管理领域乱象。一方面,为寄食在药品审批肌体上的权力寻租提供了空间。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在反腐风暴中,被带走的5名涉事人几乎均曾掌管医药审批大权。政府要做的,是理顺市场监管的关系。

  另一方面,天价药本质上也是“不相信市场”的结果。政府渠道管控之下,由于缺乏价格谈判机制,国内很多药品价格虚高难下,已是屡遭曝光。有些药企还趁漏洞作假,不注重药品研发和技术攻关,将不少药品改头换面以新药品、高价格再卖给消费者。前不久有媒体曝光的常用药克拉霉素改变剂型,享受单独定价身价比普通胶囊高出22倍。[详细]

  现在:取消政府定价并非放弃药价监管

  问:如果取消了药品的政府定价,是不是就意味着政府完全放开了药品价格的管理?

  答:我可以明确地回答:取消药品政府定价,并不是放弃政府对药价的监管,而是坚持放管结合,要充分发挥政府、市场“两只手”的作用。

  我国取消药品政府定价后,有关部门将借鉴国际经验,采取综合监管措施,保证市场价格基本稳定。一是要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卫生计生部门要根据药品特性和市场竞争情况,实行分类采购,充分调动多方参与积极性,引导各类市场主体有序竞争。二是要强化医保控费作用,医保部门要研究制定医保药品支付标准,做好医保、招标采购政策的衔接配合,促进医疗机构和零售药店合理确定采购价格。[详细]

  药品价格会不会涨? 不排除部分药价会有所变动

  对此,国家发改委的有关负责人解释,由于有招标采购机制的约束,医院销售的药品价格会保持基本稳定。但不排除部分药品价格因成本、市场供求变化等因素会有所变动。

  该负责人认为,总体上看,政府综合监管有能力避免绝大部分药品交易价格异常上涨;新的医保药品支付标准可以动态调整,将对市场交易价格发挥较强引导作用。因此绝大部分药品市场交易价格不会上涨。

  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认为,由于药价由招标而定,此次改革是取消政府的行政定价,是药品价格走向市场定价的第一步,但是这次改革对药价影响不大。

  朱恒鹏分析,放开政府价格管制的,主要是医保目录内药品,但这些药品的主要销售渠道在医院药房,其价格仍由地方政府招标采购决定。零售药店销售与医院药房同类、同品规药品,只能比医院略便宜一些,不会因为药价放开就大幅涨价或降价,否则将违背市场规律。

  能否告别以药养医? 需破除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藩篱”

  既然多位专家表示此次的政策对药价的影响不大,那么破除这一问题的关键点在哪?对此,专家认为支付制度改革,即“医保控费”是撬动药价的杠杆。

  在过去的十多年间,国家发改委多次开展降价行动。业界认为,频繁的通过行政手段调节价格显示出药品价格管理面临深刻的体制机制变化。

  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助理、卫生政策与管理系主任吴明表示,“政府定价”存在不合理的地方,首先这次改革有助于控制药品价格。其次,通过支付制度改革、取消药品加成、政府招标采购、阳光采购等,信息会更加透明。[详细]

  医院:市场定价或缩小医药腐败空间

  记者了解到,目前大部分医院主要通过卫计委系统“药品集中采购平台”进行招标采购,平台挂出的中标药品在规定价格范围之内即可。而这一招标价格实际上往往比发改委的政府定价更低。

  尽管发改委取消药品政府定价,但招标采购平台制度随后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是否也将全面向市场放开,目前仍是一个未知数。

  药品定价虚高曾导致腐败盛行,为了药品能够进入医院,一些药企向医生行贿的推销自己的药品。在市场主导交易的背景下,药品采购谈判的过程或许将更加公开透明。按照药品短缺程度、临床需要,极其短缺临床又紧俏的药品价格或许会自然升高,但市场上生产量大、竞争激烈的药品价格反而可能会下降。

  医药代表:国内本土药企自主研发能力低 议价反而形不成垄断

  对于发改委等部门联合发出《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不少药品企业已经在第一时间了解了相关信息,尽管企业本身并未对此事作出正面回应,作为山西一家知名药业集团销售代表的商经理认为,其实这样的变化对于药品价格本身的影响并不大。

  商经理表示,其实现行的政府定价政策对于药品生产商来说,完全可以反映本身的药物成本,至于其中的利润空间和比例,则要视不同的药品具体而定,商家可以从现有的价格中获利。“其实只有推出一种新药时,才有可能在市场上形成所谓的‘垄断’,价格才有可能被设定得很高,不过这种情况其实很难在现在国内上演。”商经理介绍道,“因为研发药品的成本很高,而且周期长,很多企业都不会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去做这样的尝试,而且一旦未经最终的批准,一切努力就都白费了。”[详细]

  首轮“全面放开药价”以失败告终

  始于药品流通向社会资本(包括私人资本)全面开放的首轮药价改革以“失败”告终,各方自要求寻找原因。多数舆论将改革失败的责任归咎为“改革的不彻底”。于是,瞅着“流通环节吃肉而自己喝汤”的药厂,纷纷向国家施压开放药价。结果,未及真正弄清改革失败的成因,政府在匆忙间全面开放了药价,取消了药品生产计划。同时,政府又逐步限制和分批堵死了社会资本从事药品流通的通道,改由药厂与医疗机构直接进行药品供需交易。政府的本意是取消批发流通环节,寄望由此遏制药价的疯涨。然而,药厂生产计划一经取消,市场热销药必然供大于求,导致药厂为争抢市场份额开给医疗机构的“加价式回扣”出手“更狠”。

  药价改革硬着头皮再次上路

  眼瞅着药价彻底失控,舆论沸腾。无奈之下,政府从1996年起“悄悄”恢复对部分常用药的政府定价和政府指导定价。因为背不起“医药利益同盟”所炮制的“开倒车”骂名,在2000年前后,政府改“直接监管药价”为“间接监管药价”,于是才有国家发改委在此后十年间连续30余次强制药厂降低部分常用药药价。然而,此时的“医药利益同盟”早已固化,而失败的“旧医改”又迟迟不敢果断废止,导致旧矛盾未见缓解,“降价就消失”的常用药停产消失事件频频上演,患者怨言更甚,而国家发改委则落了个两头不讨好、里外不是人。

  焦虑纠结之中,十八届三中全会将药价改革纳入深化改革的攻坚任务之一,成为已启动五年的“新医改”成败的有机组成部分。于是,以全面开放药价并施以新的监管思路和手段,被标定为历史上“最彻底”的药价改革,硬着头皮再次上路。

  此轮改革切忌急于求成

  环顾世界,目前只有美国对药品实施完全市场定价。这与美国拥有全球最发达的商业医保体系大有关联。强大的美国商业医保体系所具有的针对药厂和医疗机构的药价谈判能力,眼下尚可大体确保各类商业医保的参保人以相对合理的药价用药,但用药矛盾仍始终处于随时可能爆发的临界点边缘。[详细]

  人民网评:药品取消政府限价,医改迈出关键一步

  发展的问题,要在发展中解决;成长的烦恼,要在成长中化解。其实,放开药品定价,对于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也有好处。无论是药价放开后,减少恶性招标导致的“唯低价是取”,缓解部分药品供应短缺问题,还是让药企参与市场竞争,将质量差、价格高的药品,通过“无形之手”淘汰出去,规避“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现象,取消药品限价,对于医疗事业的发展,的确算是一个“利好”。可以说,在市场发育已经相对成熟,政府限价弊端丛生的情况下,按照市场原则,取消政府限价,推进药价改革,是势之必行,理之所至。

  改革说到底,还是要让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药价放开后,价格会不会上涨?群众的医疗负担会不会加重?这些与老百姓切身利益息息相关的问题,也是改革所面临的“必答题”。[详细]

  药品定价应打破“一放就乱”的魔咒

  毋庸置疑,此次国家层面出台的这项政策,操作性强,且有针对性,然而,要想让药品价格真正降到合理区间,实现“药有所值”,有效避免“一放就乱”的怪圈,首先,要避免监管“相互扯皮”。 尽管此次制度安排中,强化了监管举措,但药品价格监管来自于多个部门。国务院曾要求在2013年6月底前完成“三保合一”,可至今,除少数试点地区外,在中国多数地区,三大医保制度中城镇职工医保制度、城镇居民医保制度仍由人社部统管;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由卫计委统管。这些管理体制的存在,难免会影响药价监管“鸡多不下蛋”与“多龙不治水”的局面。

  其次,完善医疗领域改革,提高药品降价的内生动力。最后,药品招标让第三方介入。具体讲,药品招标不能政府唱主角,而由让独立的第三方,或者与患者利益一致的机构来担当。[详细]

  药价放权更需强化政府责任意识

  但就目前而言,仅靠政府退出药品定价环节,还不足以让市场发现并主导药品价格趋于合理。一方面,药品的价格形成环节很多,取消政府定价只是取消了最高零售限价,对药品价格起决定性作用的在招标价、医保支付价等环节。在这些环节仍然存在大面积的不合理加价的灰色区域,对药品价格说了算的,未必是市场,而是政府官员与药品生产厂家、经销商的合谋者。另一方面,药品的终端销售环节,也存在大量寻租空间。以药品加价、过度治疗、过度用药等方式增加药品销售利润,从而增加就医用药者负担的情形,早已屡见不鲜。

  这并不意味着药价放权后政府部门就无需承担责任。事实上,药价放权后,政府部门的责任更加重大。首先,医保支付标准、医保控费机制等应起到制约药价上涨的应有作用。这也就意味着医保部门应承担起药品价格的主要谈判职责。药价新规提出“发挥医保控费作用”,意图即在于此。其次,价格管理部门不再制定药价后,需要强化对药品市场的价格监管。[详细]

(责编:邵贝真、任丽虹)

 高清推荐

  • 盘点动物界异类“搭便车”盘点动物界异类“搭便车”
  • 世界上最重钢管舞女郎世界上最重钢管舞女郎
  • 真人版《葫芦娃》曝光真人版《葫芦娃》曝光
  • 兵哥酷似刘烨走红兵哥酷似刘烨走红
  • 艺术家用头发骨灰等作画艺术家用头发骨灰等作画
  • 美国红崖"石浪"奇景美国红崖"石浪"奇景
  • 小狗也欢腾小狗也欢腾
  • 海豹鲨口脱身惊魂瞬间海豹鲨口脱身惊魂瞬间
  • 倪妮拍摄冬日暖阳大片曝光倪妮拍摄冬日暖阳大片曝光
  •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