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陕西频道>>文娱栏目>>娱乐

范冰冰春风扑面拈花莞尔 与韩庚演绎青春物语

来源:新华娱乐    2015年04月29日09:27

范冰冰春风扑面拈花莞尔 与韩庚演绎青春物语
下一页

   近日,范冰冰和韩庚受邀拍摄《时装L’OFFICIEL》五月封面大片,橘衫白裙,框架眼镜,青春气息扑面而来。正值新片《万物生长》热映,秋水和柳青“相爱相杀”的姐弟恋是撑起整部青春电影的华彩。范冰冰演柳青是意料之中的选择,万种风情的柳青和风情万种的范冰冰之间几乎没有距离,而韩庚身上“和秋水一样,很迷人的坏”以及“让人匪夷所思的真诚”则让导演的选择更坚定。有人说,只有回望,青春才能被正确地赋予价值,范冰冰和韩庚,无疑有这种资本。现在,他们正在从容地叙述一场带着切肤之痛,却又温柔绵长的青春物语。

   范冰冰 韩庚 青春无非此消彼长

   青春其实还有另一种表述。在由它统领的人生阶段,一刀切开,未必就是百分百的纯真。躁动、迷乱、欲望,那些比“青”更深、比“春”更热的东西,藏在暗处,窃窃私语。

   但也是此时,情感开始蔓延,心智开始成熟,故事开始转弯。万物,显露了自己的形态。

   秋水的起起落落让韩庚重温了一次青春。秋水二十五六,韩庚则三十有一。在秋水的青春里,有一群一起大闹天宫的哥们儿,他为学业烦、为人生意义烦,跟初恋余情未了,又被突然闯入的熟女柳青勾走了魂,心里充斥着难以管理的荷尔蒙。韩庚呢?他说自己的青春始于十二岁,终于十八岁。毕业离校的前天晚上,他一夜无眠,同学里有的考舞团,有的考学校,走得七七八八,宿舍只剩一两个人。他想,明天我干嘛,住哪,第二天背着包出去该怎么办,心里没落没底,“除了生存,没别的要求。”这是风花雪月,策马红尘的好年纪。但韩庚一脚踏出校园,咔嚓一声,就听到了青春落幕的声音。

   毕业以后,他在商场和酒吧跳舞为生,最后实在没钱,买张火车票就去了深圳,在深圳歌舞团接着跳。他突然发现,自己跟别人不太一样,别的同学都想要稳定的工作,他不想。他想的是,应该还有机会,把人生拓宽一点。

   他如愿以偿。当了歌手,也跳出了小天地,现在,他想做一名有质感的演员。“就我的感受,一个歌手想转做演员挺难的。”韩庚说起来轻描淡写。问他,非科班出身想做演员,最困难的地方是什么,他说是认可。“零九年的时候,电影市场没有现在这么好,很多导演是不敢用歌手的,觉得你根本不会演戏。现在大部分电影都会找一些偶像来吸引粉丝拉票房,但是我很想让大家承认韩庚是一个真正的演员,不是说只能吸引粉丝,耍耍帅就过了,而是真的有想法、内心有东西的演员。”他好像憋了一口气,发了狠,“我相信自己有能力成为那个我。”

   柳青是戏里唯一的“女人”。戏里范冰冰初次登场,大波浪大红唇。她看了一眼韩庚,媚眼如丝,左眉上挑,让后者无处可逃。“中国大饭店那一见就是秋水的一生,”李玉说,“看到冰冰的形象,你有什么理由不去爱她。”筛遍中国的女演员,范冰冰最合适,给她一个柳青,她就能让柳青放肆性感。

   剧本安排了一场秋水抱着柳青蹦极的戏,合同里写的是,这场戏可以由替身代劳,但拍摄当天,男替身被高度吓软了腿。“当时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去,我说那就试试吧,刚说完这句话,一秒钟之后我就后悔了,”范冰冰说,“但是我已经说出来了,然后李玉就眼泪汪汪地看着我说,你行吗?”

   不行也要行。

   跳完,范冰冰浑身发抖。她逼自己平静下来,“因为柳青是浓烈的、丰满的存在,她是一个在社会上行走过的成熟女性,她不能比秋水慌。”范冰冰说,“她是以闯入者的姿态参与到秋水的青春里的,伴随了这个男孩的成长,她是一个隐性的长者。她不能慌,我也不能。”

   慌乱不是范冰冰的生存哲学。近十年里,她都以相对冷静的形象示人。那些纠结的、绝望的、痛苦的、迷乱的、彷徨的情感,她留给了作品。作品之外,她没有像普通人一样百分之百地青春过。

   十六岁,她“就觉得自己不得不成长了。”在她认为“是时候”的年纪,少女范冰冰选择了回避父母规划的人生,转而报考谢晋的表演学校。“我妈当时意见挺大的,我跟她僵持了两三天,有一天中午睡完午觉,我妈起来一看我在收拾行李,然后她就觉得我异想天开。因为她认为我对表演这档子事完全没有基础,她就觉得这小孩怎么主意这么大,我跟她说,考上了你就让我去上学,要是考不上我就还回来留级上高二,结果我真的考上了。”

   冯唐在《万物生长》的后记里写,即使重新过一遍年少时光,“不完整的故事还是不完整,混蛋的地方还要混蛋。所有的遗憾,一点不能改变。”这就是成长的意义。范冰冰的遗憾,或许是花了太多时间工作,忽略了家人和生活。演了十几年戏,范冰冰的表演梦早就实现了,但梦是一个没有尽头的螺旋体,从端点出发的那一刻,它就在不断扩张,直至组成更庞大、也更坚固的结构,“所以我才说,不管怎么样,青春都在那儿,换了一种形态而已。”范冰冰说。

   (本文系摘编,全文请参见《时装L’OFFICIEL》五月刊)

   摄影:陈漫 编辑:张晶 化妆(范冰冰):胡日娴 发型(范冰冰):刘雪孟(ONTIME)

   妆发(韩庚):王逸铎(东田造型)(YOUNG LINE梳妆)助理:浩正、静宜

   艺人统筹、文字统筹:李森 采访、文:顾王月

【1】【2】【3】【4】【5】【6】【7】
推荐阅读:

 

(责编:王博、王丽)

 高清推荐

  • 盘点动物界异类“搭便车”盘点动物界异类“搭便车”
  • 世界上最重钢管舞女郎世界上最重钢管舞女郎
  • 真人版《葫芦娃》曝光真人版《葫芦娃》曝光
  • 兵哥酷似刘烨走红兵哥酷似刘烨走红
  • 艺术家用头发骨灰等作画艺术家用头发骨灰等作画
  • 美国红崖"石浪"奇景美国红崖"石浪"奇景
  • 小狗也欢腾小狗也欢腾
  • 海豹鲨口脱身惊魂瞬间海豹鲨口脱身惊魂瞬间
  • 倪妮拍摄冬日暖阳大片曝光倪妮拍摄冬日暖阳大片曝光
  •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