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社会

姐姐嫁入豪门丈夫出轨离婚 傍大款搅黄了妹妹婚姻

2015年04月20日14:48    来源:南国今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姐姐嫁入豪门丈夫出轨离婚 傍大款搅黄了妹妹婚姻

倾诉人:老宁(化名)男 32岁 柳州人

在线记录:佘玉冰

让人羡慕的大姨子

我和阿蕙(化名)三年前就领了结婚证,却一直没办喜酒。亲戚朋友有人问:“你们是不是想先弄出个儿子来,再满月结婚一起办?”还有人半开玩笑地说:“你们不会赶时髦玩‘试婚’吧,不满意就打算‘退货’?”

对此,我真是有苦难言。我早就想堂堂正正地置办宴席,让众人见证我和阿蕙的幸福。可阿蕙的家人却不同意。

阿蕙的身世有些复杂:她父母在她6岁的时候就双双离开人世,只剩她和亲姐姐相依为命。后来两姐妹被一个远方的表姑领养,从农村老家带到了柳州城里。

表姑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结婚,就把阿蕙姐妹俩当成亲生女儿照顾。姐妹俩也很感恩,对她非常孝顺。

她性格有些软弱,在家里,她表姑强势,她姐姐也强势,她被她们“压迫”得一点主见都没有。

我们恋爱那会儿,她姐姐正好结婚。嫁的是无锡一个有钱人,那场婚宴办得风风光光,奢华程度确实令我咂舌。

阿蕙的姐姐是有资本嫁入“豪门”的,她身高一米七,身材苗条长相漂亮,而且念过大学,有过在外企工作的经验。

在姐姐面前,阿蕙总是很自卑。她常常跟我说:“姐姐分一点身高给我就好了,我连1米6都不到……我要是有姐姐一半白,也不怕人家笑话……我记忆力不好,比不上姐姐那么聪明……”

我总是安慰她:“别人怎么看你我不管,我就是爱这样的你!我觉得你单纯又善良,任何人都比不了!”

我说的是真心话。虽然阿蕙不漂亮,学历也只是高中,可我就爱她那憨憨傻傻的模样。她从不怀疑我,也不舍得花我的钱。我去超市给她买零食,只要稍微贵一些,她都会偷偷放回去。她很会做菜,哪怕是青葱焖豆腐,都能让我吃上三碗饭。

那段时间,我们都把对方当成知己,当成灵魂相拥的伴侣。

可我怎么都没想到,在结婚这件事上,我和阿蕙竟闹起矛盾来。

我还记得,当时我们刚领完结婚证。原本我们的打算是,在普通酒店摆十来桌酒席,不用搞太多花哨奢侈的东西,毕竟我们都没什么钱。

起初,阿蕙是同意的。她甚至欢天喜地地说:“我们结婚办酒省下来的钱,就拿去蜜月旅行好了。”

我很感激地抱紧她。

可几天之后,阿蕙的表姑把我叫了过去,狠狠地说了我一顿。

“你以为娶个老婆这么容易啊!你连聘礼都没给,就让我闺女跟你去领证,这我也忍了,可怎么连个婚礼喜宴,都办得这么随便!”她表姑的意思是,一定要选好的酒店,接亲、闹洞房等程序一样也不能少。

这钱算下来,我感觉自己手心都冒汗了。我好声好气地跟阿蕙表姑解释了我的难处:我父母都是最普通的工薪阶层,用最后一点积蓄给我买了套二手房,如今,我刚辞职,准备和几个朋友做小生意,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一口气花费这么多钱来办婚宴,我实在承受不起。

表姑不愿跟我谈下去,打发我走了。

那天,我的情绪沮丧极了。阿蕙还安慰我:“我慢慢劝她,她会理解的。”

哪知一个星期后,阿蕙居然也“背叛”了我,站在了我的对立面。她说,她姐姐跟她打过电话了。觉得婚宴还是要办得隆重一点。一辈子一次的事情,不能让亲戚笑话。

我急了,脱口而出:“你姐姐嫁了个有钱老公,她当然会说风凉话!”

我这句话刺激到了阿蕙。她竟落下泪来:“我就活该被别人嘲笑!”

承诺一场华丽的婚礼

阿蕙本来就娇娇小小的,哭起来更是脆弱得要“散架”似的。

我当即下决定,尽我所能,给阿蕙一场完美的婚礼。

日子定好了,酒店也选了个比较上档次的。这时,阿蕙的姐姐回来了,她要以“过来人”的身份,亲自帮妹妹操办婚事。

她全盘否决了我的方案。她觉得我选的酒店太老旧,婚庆公司的设计不够新颖,婚车数量太少。就连我那二手的房子,她也要求重新装修过:“这样的地方,连张好的沙发都没有,怎么接待亲戚?”

再加上阿蕙表姑在一旁煽风点火,我真的气疯了。男人也有不可触及的自尊底线,她们那样嫌弃我,我还怎么忍气吞声?于是我和她们大吵一架。

结果当然是两败俱伤。婚宴是办不成了,阿蕙那边我也得罪了人,她家里所有亲戚都对我有意见。甚至还说我“骗婚”,竟敢没跟长辈商量就去领了结婚证。

那段时间,阿蕙对我的态度很冷漠。她甩下一句话:“婚礼不办了。就这样吧!等你什么时候让我家人满意了再说。”

我还来不及跟她解释,她就去了无锡,在她姐姐那里小住了一段时间。

最后,我硬着头皮前往无锡接她,给她姐姐又道歉又赔礼,这件事才算结束。

她姐姐话说得很委婉,但中心思想明确——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办婚宴,实在没钱,她可以借给我,总之绝不能让她妹妹屈就。

我堂堂男子汉,怎么可以问妻子娘家借钱来结婚?我拍着胸脯保证,我一定会努力赚钱,一定会办一场风风光光的婚礼。

阿蕙跟我回了家。可是我“欠”她的这场婚礼,却一直拖了三年。

这三年间,我不停地奔波。为了拉客户,为了生意的发展,我昏天黑夜地工作、出差。我和阿蕙可以说聚少离多。

然而值得欣慰的是,生意终于走上正轨,被我经营得小有成就。

有了一笔积蓄,我不忘当初的承诺,决定跟阿蕙补办一场婚礼,好日子原定于今年6月份。

春节前,我特意给阿蕙姐姐打电话,叫她方便时回柳州一趟,我们一起商量。

三月初,阿蕙姐姐风尘仆仆地回到柳州。这一次,她身上没了那种骄傲的气焰。

她说:“我可能要在你们家小住一段时间了。”

后来阿蕙悄悄告诉我,她姐姐和姐夫在闹离婚,姐夫在外边有了人……

“豪门”是非多,有钱人的恩怨我们不理解。但阿蕙姐姐没心情掺和我们的婚事,这倒让我松了口气。

下一页
(责编:谷妍、王丽)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