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

南京:雇主家道中落 保姆推板车赚钱养大其3个孩子

2015年03月29日08:22    来源:现代快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墓”然回首生者与逝者的对话

  拍完婚纱照后,他被查出患有白血病

  谁能想到,噩运会降临在这样一对幸福的准夫妻身上。

  2011年年底,朱伟开始时常肚子疼,消瘦,没有食欲,“他遇到我之前,自己一个人住了10年,过的基本都是起居极不规律的生活,所以最开始我们都以为是胃病。”也正是因为如此,朱伟的病情一开始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但很快,朱伟的疼痛越来越厉害,直到有一次冯倩去陪朱伟住的时候,她才发现男友居然疼到半夜在床上打滚。

  在女友和母亲的陪同下,朱伟跑遍了南京的各大医院,所有的检查也都做过了,但却没有查出任何问题,对于疼痛,医生也给不出解释。

  就这样,病情再一次耽搁,2012年春节前,一次偶然的血常规检查中,医生发现朱伟的指标不正常,要求他立刻去省人医做骨穿,这次检查,让所有人都蒙了,“急性白血病。”医生给出了“结论”。

  “就是大脑空白,觉得怎么可能呢。”在医院,压抑的气氛笼罩着所有人,谁也没有说话,但当天晚上回到家,两个年轻人抱头痛哭了整整一夜,“他其实有两个担心:一是治不了;二是我们不能结婚了。”

  而对于冯倩来说,从那时起,她再也不可能在男友面前,表达自己任何想法,她唯一能说的,能做的,就是鼓励他。

  父母劝她离开,她选择坚守

  没几天就是2012年的春节,当所有人都在阖家欢乐的时候,冯倩没日没夜地呆在医院,陪伴着刚刚跌入低谷的男友,她甚至都没来得及告诉家里人一声。

  终于抽出一天,冯倩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家,准备洗个澡,拿一些换洗的衣服,面对父母的疑问,她眼泪哗就流了出来,“我不想多说一句。”

  之后,朱伟的父亲找到了冯倩的父亲,“他当时近乎是恳求,说不管以后结果怎样,至少现在求我们家,不要让我离开朱伟。”彼时,冯倩的父母都应允了。

  化疗告一段落后,朱伟病情得到了一些控制,看上去甚至和正常人一样,但冯倩却高兴不起来,静下来的时候,她彷徨到只能靠大口喘气来平复心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如果和他在一起,就注定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结婚、生孩子。”而更加可怕的是,冯倩不确定未来会发生什么,她会面临什么,当然,她也不敢想。

  一方面,父母开始施加压力,“你以为你这样做是心地善良,是伟人?你不仅救不了他,他还会害了你!”父母的话虽然难听,却句句扎在冯倩的心里。另一方面,病急乱投医的她找了个算命的聊天,算命的也劝她放弃……

  那些日子,冯倩白天上班,晚上就彻夜陪伴在男友身边,因为朱伟病情的特殊性,起夜需要人陪护,以防发生万一,因此冯倩几乎一个晚上都睡不好,不过,也正是犹豫和纠结的这些日日夜夜,渐渐的,冯倩发现,自己根本离不开朱伟,“只要呆在他身边,就很安心。”

  而对于朱伟来说,这个内向的“大男孩儿 ”虽然心里和明镜一样清楚,但他选择逃避这些现实到残酷的问题,“他可能也会觉得连累我,但他压根没有勇气说出让我离开的话,也许他担心,万一说出来,我真走了怎么办?”

  三次准备结婚,却三次被病情耽搁

  就这样,26岁的冯倩一点点想通了,“走一步看一步,不能要孩子就不能要吧,结婚后没钱治疗就借呗,再不行向医院、向媒体求助……”

  冯倩的父母一开始还在积极地替女儿张罗相亲的事,但看出女儿在敷衍后,也就随女儿去了,“他们觉得只要我开心,就这么做吧。”

  在女友和母亲的悉心呵护下,朱伟的病情也有了好转,2012年下半年,两人再次把结婚提上议程,这次定下的是2013年6月1日的婚期,但相同的玩笑,老天居然又开了一次,2012年11月,朱伟病情复发,结婚的事,就这样再次耽搁。

  两次刚定好婚礼,病情就严重,这难免让人有点迷信,“我们不敢再提婚礼了,我只要他平平安安的。”冯倩说,她曾经是一个对婚礼极其渴望的女孩儿,但现在,如果说要用一个形式,来换男友的生命,那她宁愿不要这个婚礼。待朱伟病情再次稳定后,两人商量不办酒了,领个证就好。

  真的是天不遂人愿,2013年11月,最凶险的一次复发降临在朱伟头上,一家人来到北京求医治疗,2014年1月,朱伟做了骨髓移植,非常成功,但随后却发现了融合基因的存在,“说白了就是只要这个基因存在,迟早会复发。”

  令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去了北京,朱伟就没有再回过家,2015年2月初,朱伟的病情开始恶化,刚好放寒假的冯倩,一直在北京守着男友,知道没有希望的心情是倍加煎熬的,“在南京的时候,虽然每天我们都通电话,但我其实不想知道关于他的任何消息,因为知道了,就只能逼自己去接受。”

  2月26日晚上,在“等待”女友给自己买完一身漂亮的衣服后,朱伟平静地离开了。“我之前订的是27日回南京的车票,我朋友说,他是知道我要走了,想和我一起回家。”

  而立之年再回首,她没有后悔

  朱伟的家里,现在还堆满了连吊牌都没有剪掉的衣服,这些都是还在南京的时候,冯倩给朱伟买的,“他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打扮自己,我们逛街,只要他有心仪的衣服,我都会把型号记下来,然后上网给他买回来。”如今,睹物思人,冯倩坦言,也许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没办法放下这段感情。

  功德园里,冯倩手脚麻利地烧纸,撒花瓣,然后把一束小花粘在墓碑上,“我这个姑娘真的挺不容易的。”朱伟的妈妈林立站在一旁,感慨道,“我们在北京看病的时候,也有不少病友,他们的女朋友一听说这个病,立刻就跑了。像她这样的女孩儿,真的是很少了。”林立已经65岁了,离异十多年,如今儿子也离开了她,这让她悲痛难忍。

  不过,林立依然表示,等朱伟七七过后,她不会再和冯倩有联系了,“我希望她能早点从这个事情中走出来,毕竟已经耽误人家太久了,她要是一直看到我,就肯定会想起我儿子。”

  送走了朱伟,彼时还是23岁的小姑娘,如今已经走到了而立之年,“终身不嫁,这不现实。”冯倩心里很明白,但她也做好了准备,有可能遇不上合适的人,“太长远的事情,也不想去想,还是那句话,走一步看一步。”

  回头再看这段“如烟”的往事,回头再看自己当年的“执著”,冯倩说,“很煎熬,很累,也很没有希望,但这些,和离开他比起来,都不算什么,我愿意承受这些。” (实习生 付晓晓 孙倩雯 现代快报记者 顾元森 陈志佳 郝多 王颖菲)

上一页
(责编:李静、王丽)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