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经济>>图说

男子辛苦打工35年年薪终到10万 期待开农家乐

2015年02月17日09:52    来源:钱江晚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男子辛苦打工35年年薪终到10万 期待开农家乐

男子辛苦打工35年年薪终到10万期待开农家乐

  罗教树在工地上。

  2006年1月13日,钱江晚报《跟候鸟一起飞——行进中的乡村年度档案》开篇,当时记者跟随着来杭州打工的三位农民工,和他们一起体验回家的路程,一起分享他们一年的打工经历。

  十个年头,我们一起见证了他们靠着双手挣来的生活,体会到他们涨了50元工资时的欣喜,分享他们一整年无法见到亲人的思念,工伤、欠薪、留守儿童变成问题儿童、分居夫妻感情分歧,这些事情都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他们身上。

  十个年头,他们的家乡在变,打工的城市在变,但他们赚更多钱、一家人和和美美回老家过日子的梦想一直没有变。

  在第十个年头,我们选择了讲述湖南人罗教树的十年得失、湖北人李文发重新回到江南打工,再来看看十年后的今天,一群年轻“候鸟”带着一年的收获回乡,他们文化层次更高、工作种类也与上一辈候鸟不太一样,他们中更多人期待着在城市中落户。

  有人曾问,为什么你们坚持一年一年跟下去?答案或许很简单,历史不只是大人物大事件,普通人有血有肉的个体故事,才聚合成了历史,才是隐藏在宏大叙事历史背后的厚重真实。我们做的,只是细节的记录,以期留一份微历史。                 

  辛苦打工35年,他成了小包工头,年薪达到10万,从来没赚这么多

  在工地时饥时饱,落下慢性胃病。2014年2万医药费成开销大头

  再过五年,期待在家开农家乐

  再也不用出来打工了

  今年1月30日,我又一次来到农民工罗教树在湖南的家。

  与罗教树相遇,非常偶然——那是2006年1月在一列开往贵州方向的绿皮火车上,我见到了背着大包小包从杭州回湖南老家的罗教树,那一年他39岁,怀揣着两个梦想:在老家盖个房,老婆身体能好一些。

  2015年,这是我们相约的第十个年头,这一年他在湖南岳阳打工,今年第一眼看见他,我就觉得他气色好了很多,皮肤有点红润的感觉,不再是以前见到的干枯感,自信感明显比以前强,整个人非常利落整洁。

  做了小包工头,年薪达10万

  从来没有一年赚过这么多钱

  或许是因为熟悉了,这一次罗教树大方地把钱报小记和摄影领进工地,走上二楼他住的板房里。

  板房里总共6个床铺,当天工地休息,其他工友都出去玩了。罗教树插上电取暖器,招呼我们坐下。

  我说:“看来今年收入不错哟,难得脚上的鞋这么干净?”他穿着一双运动鞋,这些年难得看到他穿着这么整洁的鞋。

  罗教树嘿嘿笑了:“还可以。上半年在长沙工地上做模子,下半年老板在岳阳包了一个工程,把我们调到这个工地来了。一年收成有10万块吧,虽说今年大形势不好,我还可以。”

  罗教树是给工程做模子的,就是房子钢筋架搭好,他们在钢筋架外面订木板,这样才可以把混凝土灌进去。由于罗教树做事负责任,得到了包工头的信任,他前几年就开始做起了小包工头:大老板包下整个工程的模子制作,罗教树可以分包某一幢楼的模子工程。说是小包工头,其实是一个类似管理的小班长,他包工程的总价是透明的,没什么赚头,不过他作为管理者可以提取工程总价5%的管理费,加上自己辛苦所得,一年收入终于达到10万元。

  对于10万元的年薪,罗教树说以前自己从没想过,“活是辛苦的,但看到收成还是很欣慰,我从来没赚得这么多。”罗教树说,2014年下半年他把老家的弟弟也一起叫出来跟他做了。

  懂得与妻子沟通

  两个人重归于好

  他的好气色,不仅因为收入的提高,还因为他与老婆唐伟秀重归于好了。

  2012年,罗教树因为与老婆长时间分居,两人的感情走到了岔路口。2014年初,我去他家,两人貌合神离,小记都不敢提及两人的感情,唯恐一句话不慎,成为了两个人破裂的导火索。今年,问及罗教树与老婆唐伟秀的感情,他有些羞涩又有些坦然地说:“没事了,好了。”

  两人感情的纠纷因钱而起。唐伟秀觉得罗教树在外打工多年,平时给她的钱并不多,为什么每年年底一点结余都没有,她起了疑心。而罗教树却觉得很冤,自己在外辛苦赚钱,前几年赚得并不多,既要供儿子上学,又要供老婆看病,能撑过去已经不错了,哪会有钱多下来。

  我能看得出,唐伟秀自从搬到离长沙更近的湘潭租住后,见到和听到的事物跟原来山坳坳里的金石桥完全两样了,渐渐地,她对外面花花世界的渴望与好奇愈来愈强烈。可现实与期望差距太大,所以对丈夫产生了不满。

  2014年,罗教树懂得了跟老婆及时沟通,有事没事打个电话,告诉她这个月又给儿子汇了多少钱,让老婆知道钱的去处。当然,唐伟秀慢慢理解罗教树的难,平复了心情,也能抛开怀疑关心罗教树了。

  多年打工落下胃病

  看病成了2014年最大的花销

  正聊得起劲,罗教树拿出一盒药,说要先吃一下胃药。这是他今年最不顺心的事,治疗自己的胃病花去上万元。

  “看病不是有医保吗?”我问罗教树。他摇摇头,“我们参加的农村大病合作医疗保险,只有住院才可以报销,门诊几乎没得报销,而且我又常年在外面打工,不是在户口所在地医院看病,报销比例非常低。”

  罗教树的户口在湖南新化县,但他常年在长沙等地打工,胃病这种病是慢性病,哪怕医院同意他住院,他都没有时间,要到工地上班赚钱啊。所以,一次次配药只能自掏腰包。“我每去配一次药都要花上2000多元,配回来的药能吃一个来月。”罗教树说。

  除去儿子上大学的费用,夫妻俩的医药费是2014年这个家庭最大的开支。罗教树说,2014年他们夫妻俩看病估计花了2万多元。

  说起罗教树的胃病,这是多年在外打工落下的病。罗教树自14岁就外出打工,去过长沙、广州、杭州等地,出门在外风餐露宿,有时饥有时饱。虽然现在工地上有食堂,但食堂通常比较油腻,而且也不好吃,有时等他们开始吃,都已经是冷饭冷菜了,“偶尔去周边吃,觉得不放心,而且贵。”从罗教树的言语里,记者能感觉到他特别渴望上班回家后,能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顿热腾腾的饭。

  期待五年后回老家开农家乐

  再也不用出来打工了

  我问罗教树,未来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他说:“期待五年后我不用出门打工了,跟老婆在老家做点小生意,每天能一家人在一起开心过日子。”

  罗教树正在朝着这个目标努力。2014年,老婆唐伟秀仍然租住在湘潭中路铺的房子里。她开个中药店铺,一边给自己调理,一边做点小生意。家里几乎没有变化,“反正这是临时的房子,也不想添什么家具,留着钱装修老家的房子去。”罗教树2013年终于在老家新化县水车镇老庄村口盖起了新房子,2014年他没有足够的钱去装修,一模一样空在那里。

  这几年罗教树的主要任务是供儿子大学毕业,等到2018年儿子本科毕业,他就可以为装修房子攒钱了。说到这儿,他露出了惬意的目光,畅想未来的生活:“再攒几年钱,五年后,我把位于村口的房子装修成农家乐,一楼开店面,二楼、三楼做成客房。四周田野上,种点蔬菜。”

  他想着每到夜幕降临,他跟老婆、妈妈坐在自家房子里,开开心心地吃老婆烧的晚餐;闲暇日,还能约上兄弟姐妹在自家屋顶露台喝茶聊天。“若这些都能成真的,我就觉得自己外出打工40年的日子也值了。”罗教树说完,叹了口气,不好意思地笑了。特派记者 陈伟利/文 特派摄影 林云龙/摄

(责编:王薛婷、任丽虹)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