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经济>>图说>>名·经济

揭秘艺人与韩国经纪公司闹翻内幕:收入分配是主因

2015年02月16日17:38    来源:新闻晨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揭秘艺人与韩国经纪公司闹翻内幕:收入分配是主因

  在韩国受训日积月累的苦闷、孤独和心创,导致中国籍艺人或练习生与韩国经纪公司解约的事件屡见不鲜。从韩庚到吴亦凡和鹿晗,他们的解约诉求十分相似,解约中对公司的抱怨简单来说就是:公司不分我赚的钱,我还得问我妈要钱买衣服,不开心;我都红遍亚洲了,公司给的钱还没中国二线小明星赚得多,不开心;公司不让我治病,还让我带病演出,不开心;公司不让我实现理想,我的梦想是去演电影,不开心……

  收入分配是解约主因

  从事韩国艺人落地宣传工作的王小姐认为,艺人解约说穿了都是没有契约精神的表现,但这也的确是年轻人的个人选择。就跟跳槽一样,其中的心酸冷暖不足为外人道,甚至每个人解约的问题根源都不一样。王小姐分析说,鹿晗和吴亦凡的情况不太一样,SM公司对鹿晗还是相当不错的,比如帮助他接拍了《重返20岁》 这部电影,允许他拍摄影视剧;对吴亦凡似乎就有些苛刻,因为吴亦凡的一些拍片计划通通被打回,这对吴亦凡还是蛮伤的。也就是说一家经纪公司对待艺人,一碗水没端平。

  诚如张碧晨所言,韩国几乎每天都有新人进来,市场已经供大于求,所以他们会有EXO-M、Super  Junior-M这样以中国人居多、主攻中国市场的团体。一个组合少则四五人,多则十几人,如何平衡落在每位成员头上的资源是不容易却又十分重要的。显然在我们眼中,SM是限制其发展空间,尤其是青春宝贵的年轻艺人。

  当然,正值青春的同学少年也都不“贱”,所以鹿晗会在申诉中提到SM苛刻的收入分配合约。王小姐说,新人和公司或许是三七分成,也可能是二八开,作为新人来说这不算低,不过作为组合来说分到每个人头上的确有些低。有报道指出,在EXO期间,吴亦凡除了需要家里支持生活费外,在中国活动时还曾向SM中国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借钱以补贴装置费开销。而在中国,一个二线演员拍1集电视剧的片酬,就能达到五六万元,拍一部30集的电视剧就能轻松赚得百万。是中国艺人的身价有泡沫,还是韩国新人的状况比较惨?王小姐不以为然,白纸黑字签下去,艺人心里都有一笔账。现在你人红了,人气也有了,国内围着你吹风鼓动的人自然会多,况且我们原创和造星能力不行,但架不住有土豪拿着大把钞票等着,这方面的资源并不比韩国差。一个钱多、事少、离家近,一个没钱、太累、前途悬,要是这样两份工作摆在你面前,你会怎么选?

  “积劳成疾说”获舆论支持

  此外,在韩庚、吴亦凡、鹿晗的申诉中都提出一个关键点就是积劳成疾。比如,鹿晗就在解约前1个月发微博致歉,称自己患上了神经性头痛,大量的飞行时间和自身的恐高症给他的身体和心理上都造成很大的困扰和疲劳,需要使用安眠药来度日,对此鹿晗也曾多次与公司协商,均遭拒绝。而在吴亦凡宣布解约后,在医院看心脏科的照片就在微博上流出。也就是那么巧合,有媒体拿到吴亦凡的检验单,并称相关医生解释不排除患心肌炎的可能。韩庚解约时,也宣称自己腰和肾都因工作压力患有疾病。

  怕就怕韩国人对中国人厚此薄彼,那么听听“型秀”冠军刘维早前从韩国学习归来后接受媒体采访时怎么说的。他说,练习舞蹈的地方是个地下练习室,每天和许多韩国学员挤在一起练习。韩国的舞蹈老师教的是动作,而不是一整支舞蹈,他们更注重培养学员的舞蹈意识和感觉。而在刘维的隔壁,就是韩国天王RAIN的舞蹈室,虽然已经很有名气,但老师对RAIN的舞蹈要求更加严格,练不好也会打骂。为了让学员们都有像RAIN 一样的肌肉,公司给男学员们吃增长肌肉的药,然后,就让他们疯狂训练,长出一块块的肌肉来。刘维说,回来后因为疏于练习,好不容易长出来的肌肉,如今都已经长成肥肉了,“那药的作用很大,你可以想象,RAIN他们全身都是肌肉,每天得训练多少时间才行”。每天都有长达16小时的练习,“而每天晚上12点以前,学员是不允许回寝室休息的”。老师更是严格得吓人,“有次我唱歌没唱好,老师的手‘啪’地就打到我头上了,很痛,眼泪唰唰地就流下来了”。

  《快乐男声》编舞月亮老师对媒体回忆过自己在韩国习舞的惨痛史——一个字“苦”,两个字“很苦”,“每天的课程表都排得满满的,上午是现代舞,下午学声乐。每天早上8点起床,晚上有时会排练到凌晨2点。练得不好老师会骂,训练结束头发都能拧出水来”。

  但天王RAIN亦如此,这成角儿之路,谁也不轻松。

  韩娱乐圈环境公认严苛

  王小姐自己也是韩粉,她粉神话组合,这个团体全部由韩国籍练习生组成,在1998年由SM 公司推出,但当时SM捧的是宝儿,所有奖项都力推宝儿,让宝儿拿了音乐大赏,这引起了神话的不满。2003年约满后,神话集体离队,但是他们并没有因此而解散,更拒绝了单飞高额签约金的诱惑。他们自学法律,和SM交涉,合资从SM手上买断了歌曲版权、组合名和艺名使用权、歌迷会名称的使用权。最具正能量的是,他们2004年拿到曾拱手让给宝儿的音乐大赏……神话是少数脱离SM发展得比最初还要好的组合,而HOT、东方神起都因解约被SM公司打压得抬不起头。王小姐认为,不说要学艺先做人这样的话,韩国艺人的精神是我们艺人做不到的,一个分成问题就能让一个团队土崩瓦解。

  SM公司之所以气急败坏,是因为吴亦凡和鹿晗的解约消息一出,股市动荡,已经让公司的市值蒸发了不少。韩国公司是不是有自己该检讨的地方?这点因为没有采访到SM公司的负责人,不好妄加判断,只从双方律师的声明函中取得一些信息。比如SM 认定吴亦凡和鹿晗“借EXO组合取得超高人气后在无任何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无视契约、信赖及道德,仅为了个人私利便无故脱离了EXO组合”;两人在反“声明”中声讨SM公司“作为韩国最大娱乐公司,其利用优越地位与艺人签署的专属合同存在诸多不合理、不公平,为此,韩国公平交易委员会多次处罚SM公司。艺人向SM公司多次提出解决要求(如演艺活动过多,周末和节假日均无法正常休息,健康恶化,公司从未尊重艺人建议,收入分配不透明且不公平等),但公司要么回避要么拒绝,艺人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选择通过诉讼来摆脱奴隶合同”。

  从韩国艺人自杀率激增这个角度切入,在韩国娱乐圈被妖魔化的SM公司对待艺人的方式确应该反思。崔真实、张彩苑、金智厚、李恩宙、郑多彬、U-Nee……一连串韩国艺人自杀事件曾让韩国娱乐圈遭到非议。在韩国的造星机制下,经纪公司把那些渴望成为明星的少男少女像流水线上的产品一样进行统一培训和包装,然后推向饱和的市场。一个明星不红了,经纪公司马上可以推出一个接班人,这让许多韩国艺人都生活在“一天不曝光就可能过气”的重压下。在邻国的悲剧令人唏嘘感慨的同时,国内娱乐圈相对广阔的市场和宽松的环境的确让艺人轻松不少。在现有的生存环境下,韩国娱乐圈不妨借鉴一下中国明星过硬的心理素质以及相对轻松的娱乐氛围,现实已经证明,防止成员生出二心而衍生出的一套严苛到变态的管理体系,绝对是过犹不及,适得其反。(记者 徐 宁)

(责编:王薛婷、任丽虹)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