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新闻中心

上海体育公园变高尔夫球场 门票146万元官员出没

2015年02月16日09:18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上海体育公园变高尔夫球场 门票146万元官员出没

  东庄海岸高尔夫俱乐部入口。新华社发

  近日,记者在沪郊东庄海岸高尔夫俱乐部采访了解到,这里入会费达146万多元,占地达2700亩,审批却以“体育公园”的名义打擦边球。

  一方面是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等11个部委联合发文整治清理高尔夫球场,而另一方面,违规高尔夫球场仍在大开营业之门。

  1、高尔夫球场违规经营

  东庄海岸高尔夫俱乐部位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北侧,毗邻上海浦东机场自贸区,距离在建的迪士尼度假区约20公里,一旁即是磁悬浮和地铁线2号线路。在用地紧张的上海,该球场占地竟达到2700亩,拥有36洞标准场地,并承办多次赛事。

  记者看到,球场除草坪之外还有小桥流水、林荫大道,光是球场中央的人工湖就有3个以上,犹如一个放大版的私家花园。每位会员打球时,身边有球童、教练和开电瓶车的工作人员陪同。

  然而,这么一家公开且奢华的球场,实际上却并不具备经营高尔夫球项目的资质。根据上海市工商局的登记资料,球场经营方东庄海岸(上海)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85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体育运动项目的策划与经营、体育赛事的策划、绿化工程等。

  记者从上海市工商局了解到,经过正规注册的高尔夫球场必须写明“高尔夫球项目”,否则就涉嫌超范围经营。

  2、国企高管和官员出没消费

  据了解,该球场实行会员制。一位姓汪的经理介绍,入会费单人为146万多元,双人为298万元。不过,上百万元的会员费买的只是入场券,每位会员每次可携带3位嘉宾,会员与嘉宾的消费要另外支出。

  奢华的球场谁在消费?记者周末采访发现,即便是天气寒冷的腊月,前来打球的人仍超过20位,停车场一度紧张,多辆豪车只能路边停靠。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多是私营企业主,当然也有个别国有企业高管和政府官员以企业嘉宾的身份受邀前来。

  汪经理说,球场身处机场附近有很多地理优势,不少会员都是直接从机场接“各地朋友”过来消费,球场也会保护好嘉宾的隐私。只要提前打好招呼,工作人员将只会登记姓氏,不会索要更多信息。“如果让某些国企高管、相关负责人跟老板打声招呼,会员费还能打折。”

  3、审批曾冒名“体育公园”

  那么,东庄海岸究竟是一家怎样的企业?究竟何以有这样的胆量“违规经营”?记者调查发现,东庄海岸的法定代表人罗锦潮是高尔夫球界的“风云人物”。他不仅与违规用地被查的北京清河湾高尔夫俱乐部“息息相关”,2007年他还在北京成立北京奥园体育俱乐部有限公司。而奥园高尔夫俱乐部2011年曾被媒体曝光:“奥园工作人员透露,这一高尔夫球场是在发改委以绿化用地、体育项目名义通过审批的,营业执照上登记的是‘体育俱乐部’,建设用地是向附近村里租赁的,租期50年。”

  早在2004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要求暂停新的高尔夫球场建设并清理已建、在建的高尔夫球场项目。这是我国首次对高尔夫球场建设下达“禁令”,至今都未松动。2006年起至今,国家将高尔夫球场纳入《禁止用地目录》。而上海更是从1999年起就不再审批高尔夫等建设用地项目。

  据了解,东庄海岸高尔夫俱乐部一期工程于2009年11月正式开工,2010年10月试营业,经营公司成立于2011年,均在这禁令后。那么,该球场又是如何建设起来的?

  汪经理称,公司当初跟国土部门申报建设用地项目时用的是“体育公园”的名义,打的是“擦边球”。俱乐部官网一篇建设回顾文章也写道:“根据当时市政建设规划,这块土地要被建成一个体育休闲绿地。作为2010年上海世博会城市环境优化配套工程中的一项,东庄海岸俱乐部一期工程在这一年(2009年)11月正式开工。”

  4、公园实建成“高尔夫球场”

  记者从球场所在的浦东新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了解到,该地块属于上海机场集团,被租赁给了东庄海岸公司。项目则属于“市批项目”,区规土局没有任何交接和备案的资料。

  记者就此事采访上海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相关负责人拒绝出示批复件。根据规定,此类建设用地的批复要在官网上公开。但是,记者登录其官网,却没有看到相关批复件。该局一位魏姓负责人告诉记者,国家多部委清理高尔夫球场有四类要求,分别是取缔、退出、撤销、整改,东庄海岸球场属于“整改范围”。

  据了解,2014年7月1日,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等中央11个部委联合下发《关于落实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措施的通知》,记者了解到,四类要求是针对不同性质的违规球场,其中“整改”针对的是经过政府审批但违规运营的球场。

  在球场北侧,记者看到一个已衰败不堪的体育休闲公园,园外唯一的道路被路障隔开,园门口饲养着骆驼,园内养着鹿和羊。一位饲养员告诉记者,这边平日不对外开放,动物则是高尔夫球场老板养了食用和观赏的。

  记者发现,这个不对外开放的所谓公园除了承担着审批之名外,还是东庄海岸高尔夫球场的备用建设用地。园内同样建有高尔夫场地,但无其他体育设施。此外,公园深处还有一在建工地,为高尔夫球场的配套酒店,结构已接近完工。

  5、多地“曲线审批”突破禁令

  国家近10年来多次出台整治高尔夫球场的禁令:2004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暂停高尔夫球场的开发建设;2011年,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等11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开展全国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在规范高尔夫球场建设的意见出台前,各地一律不得擅自批准和开工建设高尔夫球场项目;2014年7月又再次发文。

  然而,明令之下,高尔夫球场的建设仍屡禁不止。据不完全统计,2004年中央发文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时,全国的高尔夫球场数量不到200家。经过10年,这个数字已经超过600家。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其中大部分球场在土地项目申报时往往并不打高尔夫球场的名义。“曲线审批”主要有以下三类典型方式:

  ——借口举办重大赛事。如广州九龙湖高尔夫球会下的国王球场。该球场作为亚运会高尔夫比赛备用场地和媒体中心于2008年开工,2011年7月,国王球场开始试营业。记者获悉,去年底,该球场已停止营业。

  ——借口建度假村。如湖北咸宁旅游新城高尔夫球场。记者去年底获悉,该球场已改为网球场对外营业。

  ——借口建绿地公园。如上海南公馆高尔夫俱乐部,位于上海市东郊,地块原先的用途是绿地,于去年底被相关部门取缔。

  然而,耍着同样把戏却至今相安无事的也不在少数。除了东庄海岸之外,位于吉林长白山旅游度假区的高尔夫球场也未受影响。该球场是当初以冬奥会滑雪项目进行用地审批,然而实施中却是滑雪、高尔夫两季轮流经营。

  据调查,中央相关部委两次发文要求清理整治违规球场,与东庄海岸高尔夫球场性质相同且同在浦东新区的南公馆已被取缔,但东庄海岸高尔夫球场却只在“整改”范围,“安然”运营至今。不仅如此,“整改”之下,球场继续大兴土木,建设配套酒店,会员费还从2014年的133万元涨到如今的146万多元。

(责编:谷妍、王丽)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