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陕西频道>>我们有态度

双手绑铁链占病床三年 病房里的“老赖”怎么治?

来源:人民网-陕西频道    2015年02月13日16:27


导语:

北京门头沟男子陈某因交通事故受伤到北京京煤总医院进行住院治疗,待其康复后,医院先后20余次下达出院通知,但陈某称其术后腿部有血栓无法伸直,认为医院应对其负责,霸占病床近3年不愿离开。诚然,医院对陈某霸占床位导致的经济损失不再追究,体现了人性化。但在长达三年的时间里,作为紧缺的公共医疗资源被白白浪费,难道院方卖一个“人情”就算过去了吗?这样的浪费到底应由谁来埋单?而病人又为何摒弃合法渠道,采取赖在医院的不正当方式来解决问题呢?

男子赖在医院病床3年半

2011年8月29日,陈某因交通事故受伤进入京煤总医院住院治疗,同年9月22日出院。10月11日,陈某因“左下肢肿痛一周”再次入住京煤总医院骨科病房,入院初步诊断为:“左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DYT、左膝关节镜术后。”经治疗后检查,陈某左下肢深静脉血栓部分血管再通,已符合出院标准。但自2012年3月25日起至同年7月18日,院方先后20余次通知其出院,均遭到陈某拒绝。

2012年7月18日,医院方面为陈某办理了出院手续,也不再对其进行住院治疗。但陈某依然住院不走,医院无奈起诉要求陈某腾退床位。

2014年12月10日,门头沟法院作出判决,要求陈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将京煤总医院骨科病房34床腾退。但判决作出后,陈某依然没有任何要腾退的意思,院方无奈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详细】

当事人:拒出院铁链锁身

10日下午,执行法官与法警们一同来到京煤医院住院楼,陈某躺在骨科病房34床上,不断高呼:“我要治病!”几名法警对他进行安抚。当法警掀起陈某的被子时,所有人都被惊呆了,陈某的双手都被锁上了锁链,左手被锁在床头、右手被锁在旁边的一张病床上。

几分钟后,陈某双手的锁链被足有1米多长的巨型压力钳剪断。此后,执行法官向陈某宣读了执行词后,6名法警一同将陈某从病床上架起,将他放在轮椅上推出病房。

法官:多次到医院劝说均无效

此案执行法官王淑霞介绍,2011年8月29日,陈某因交通事故受伤到北京京煤集团总医院住院治疗,9月22日出院。同年10月11日,陈某因左腿肿痛再次入院治疗。经过近3个月的治疗后,医院认为陈某已康复,符合出院条件,并先后下发20多次出院通知,且于2012年7月18日为陈某办理了出院手续,未再对其治疗。但陈某称自己术后腿部有血栓,经常疼痛无法伸直,认为医院应对其负责,仍霸占床位不愿离开。

医院:不追究损失只求他离开

京煤医院门诊管理部主任张进颖称,血栓,是术后或者撞伤后的一种常见并发症,也可能与陈某长期卧床、运动少有关系:“近3年了,他一直霸占床位,床位费至少有2万余元,我们没有收过他一分钱,而且还因此少收了许多病人。我们不去追究损失,只要他离开就行。”【详细】

医院起诉 法院判决男子腾床

据法院查明,2011年8月29日,陈某因交通事故受伤进入京煤总医院住院治疗,之后出院。同年10月11日,陈某因“左下肢肿痛一周”再次入住京煤总医院骨科病房,经治疗后检查,陈某左下肢深静脉血检部分血管再通,符合出院标准。但从2012年3月25日起至同年7月18日,院方先后20余次通知其出院,均遭到陈某拒绝。

院方为此诉至法院。2014年12月10日,门头沟法院作出判决,要求陈某腾退病床。但陈某拒绝配合,院方随后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今年2月4日,法院执行局向陈某宣读了限期腾退公告。

限期已过 法院对男子强执

10日下午2时许,执行法官刚一推开病房门,陈某的妻子就嚷着冲过来,其子则拿起手机拍摄,两人先后被法警带出病房。见状,陈某激动起来,试图用头撞床边的铁皮柜子,被法警拦下。

跟着,法官宣读完执行词后,又发现陈某的手被铁链拴在了床上,而其拒绝说出钥匙的位置。最后,法警只能找来钳子将链子剪断,用轮椅将陈某推到警车上,将其送回位于门头沟区军庄镇的家中。

在整个执行过程中,陈某一直很激动,一再重复“把我治坏了就得负责”,但他又从未就“治坏”一事申请鉴定或提起诉讼。而据京煤总医院专门负责处理医疗事故纠纷的工作人员介绍,陈某的病是创伤后下肢静脉血栓,是一种术后常见的并发症。【详细】

强执“病床老赖”为何拖了三年?

人们不怀疑法院接受院方的诉求,对陈某予以强制执行是合乎法律程序的。但为何拖了三年医院才走上法律救济的渠道?此间,医院除了一次次重复下发出院通知,为陈某办理出院手续,还做了什么?陈某称“术后腿部有血栓,经常疼痛,无法伸直”,到底属于医院已竭尽责任的正常后遗症,还是医疗中的失误造成的,新闻中没有看到权威的结论。那么,医院为何不能在确定陈某已康复、符合出院条件而患者提出异议的第一时间,就向相关监管部门提出对其进行鉴定,或直接提起诉讼,通过司法鉴定厘清责任呢?【详细】

“老赖霸占病床3年”,怎么没人管?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首先需要调查清楚是不是真的“治坏了”?如果真的“治坏了”,那主要责任应该在医院,医院必须给病人一个交代;反过来,如果纯属病人无理取闹,医院完全可以采用法律途径,报警求助!

“老赖霸占病床3年”,怎么没人管?他的家人呢?医院难道无动于衷?医疗监管部门呢?难道双方或者三方没有坐到一起好好交流或者谈判一下吗?或者是谈判破裂了?那就走法律程序吧!【详细】

 

    治理“医赖”需法律药方

    陈某“赖床”讨说法的行为背后,其实有着较为普遍的思维支撑。一是崇尚“暴力维权”。面对难以排解的纠纷争议,一些人总是寄望于通过“拼拳头”、“酿事端”、“造影响”,引发包括政府在内的社会关注,吸引民众和舆论眼球,抑或迫使涉事单位就范,答应其某种过高要求。以铁链锁身的方式霸占医院病床,就是一种为达到个人目的而实施的软暴力行为。

    二是笃信“司法不公”。身处一些矛盾尤其是医疗纠纷的许多当事人,在第一时间并非没有“想到”法律,但基于其对诉讼程序的繁琐畏惧或对司法判决的公正性持疑而选择放弃。正如陈某所言,“我是一介草民,医院不可能给我真实的结果,我也不相信法律”。这其实是一种先入为主的认知误区,抑或是把一些“司法不公”个案视为司法常态的以偏概全。【详细】

    强制执行抬走医赖彰显司法权威

    因医疗事故受伤害者总是令人同情,但对医院治疗不满意或认为医院有过错完全可以通过正规渠道维护权利。摒弃合法渠道,采取赖在医院的不正当方式霸占医院床位三年,严重浪费医疗资源,干扰医院正常秩序,就完全走向反面。陈某及其家人败诉后,仍不履行义务,已显示出对法律的无视和对诚信的践踏。

    生效裁判文书确定的义务能否得到执行及执行程度如何,决定着公众对司法权威的认可程度和对法律的信仰程度。近年来,由于社会道德的滑坡和某些公民诚信意识的下降,拒不执行生效裁判的事件层出不穷。这些无赖行为践踏了法律的尊严,影响公众对法律的信仰和敬畏,必须予以严惩。一般的老赖,通常是拒不执行生效裁判确定的金钱义务。对此,人民法院可以采取查封、扣押、冻结财产或存款等保全措施,或者采取拘留、罚款等惩戒手段倒逼其履行义务。【详细】

    其实,无论放在什么语境下,病人赖床3年不走竟,也是一件让人无法容忍的事。一来,在优质医疗资源相对匮乏,各大医院普遍“一床难求”的情况下,陈某长期赖床,就意味着有人无法入住,显然对其他病人而来说非常不公。二来,医院是悬壶济世治病救人的场所,需要的是安静、祥和的氛围,将医患纠纷长期在病床上上演,会影响其它病人的治疗。将赖床病人请出病房,并无不妥之处。

    但我们在为终于解放了一个床位,拍手称赞的同时,也不得不思考,为何病人热衷于赖床不起?要知道,即使医院的软环境在好,服务在出色,也不如在家里儿孙绕膝温馨畅快。倘若没有不得已的苦衷,陈某不会在医院一赖就是3年半。因此,赖床病人被驱离,并不表示陈某就一定理亏,更不意味着问题到此为止。有关方面应该给陈某一次“返场”的机会,表达自己的委屈与诉求。【详细】

    谴责医赖也要反思制度不足

    医赖耍赖,当然要谴责,但更需要思考医疗纠纷的破解机制。陈某为什么不做司法鉴定呢?他的一番话耐人寻味:“鉴定都是医院做的,我是一介草民,医院不可能给我真实的结果,我不相信他们,我也不相信法律”。

  陈某不信任医院,无可厚非,为什么不信第三方医疗纠纷调解机构呢?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因为在一些地方,确有这类机构的公正性受到患者质疑。显然,第三方调解机构要赢得人们的信任,就必须从经费保障和人员构成等方面,完全独立于卫生系统。这种完全中立的调解机构,才会为人们构建一个化解矛盾纠纷的公正平台。

  至于法律,更要起到有效、公正化解医患矛盾的最后一道底线的作用。这样,才能在全社会树立起遵循法律、恪守规则的法治风尚。【详细】

(责编:王薛婷、任丽虹)

 高清推荐

  • 孕妇水下写真灵动如美人鱼孕妇水下写真灵动如美人鱼
  • 世界上最重钢管舞女郎世界上最重钢管舞女郎
  • 真人版《葫芦娃》曝光真人版《葫芦娃》曝光
  • 兵哥酷似刘烨走红兵哥酷似刘烨走红
  • 艺术家用头发骨灰等作画艺术家用头发骨灰等作画
  • 美国红崖"石浪"奇景美国红崖"石浪"奇景
  • 小狗也欢腾小狗也欢腾
  • 海豹鲨口脱身惊魂瞬间海豹鲨口脱身惊魂瞬间
  • 倪妮拍摄冬日暖阳大片曝光倪妮拍摄冬日暖阳大片曝光
  •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