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新闻中心

诗人离公共生活越来越远

2015年02月02日14:38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诗人离公共生活越来越远

近期,湖北女诗人余秀华因一首诗《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而在社交网络上走红,“脑瘫诗人”“农民诗人”这样的标签也如同催化剂,经过网络和媒体放大后被迅速推向大众。昨天,京华时报记者就此热点话题采访了翟永明、商震、叶匡政、李少君等诗歌界人士。

叶匡政认为,余秀华是网络时代诞生的诗人,她的走红应该引起诗人群体的反思,“在过去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中,诗歌在公共文化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现在诗歌与当下年代却产生了陌生感,诗人群体离公共生活越来越远了。”

余秀华为何走红?

网络上成长并成熟的诗人

2014年9月,《诗刊》杂志发表余秀华的一组诗歌时,《诗刊》主编商震并没有想到余秀华会这么快的走红。他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说:“我们是从编辑的角度看待她的作品,发表前也不知道她身体有残疾,她的诗歌水准是在我们杂志发稿水平线之上的。”

随着微信、微博等社交网络平台的发酵,以及多方媒体的助力,余秀华正在从诗歌界走向文化界,并被一步步推向大众。诗人叶匡政表示,余秀华的走红只有在社交网络时代才会发生,“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编辑过一些诗歌类刊物,当时也有很多农村的诗人投稿,但是内容跟余秀华的有很大差别,那时的农村比较封闭,作品也很不成熟。”

叶匡政表示,余秀华由于身体不便,更加专注于网络,她的诗歌创作也是于网络上成长并逐渐成熟的。“我注意到,在成名之前,她博客上已经有了一批固定读者跟她互动,每篇的点击率也大多在200至300之间。在网络时代,她可以方便地读到大量同行的作品,现在只要登录一个诗歌网站,就能看到很多诗人的作品,这很方便。这对于她诗歌水平的成熟帮助很大。”

《诗刊》杂志副主编李少君也认为,网络对余秀华现象的影响是巨大的,他之前预感到“网络最终将带来一场深刻的诗歌变革,释放诗歌的创造性。”这种创造性既培养了诗歌写作群体和读者群体,同时在诗歌的媒介传播方式上产生变革。

她的诗怎么样?

情感真实诉说生活境遇

谈余秀华现象时,我们应该谈什么?这是余秀华走红后大家思考的问题。正如商震所说,“脑瘫诗人”“农民诗人”这些标签不重要,关键还是要看余秀华诗歌的水平。在《诗刊》杂志发表余秀华的诗歌之前,2014年3月《新诗》杂志也曾发表《余秀华的诗》,荆楚理工学院的刘云峰老师也曾发表《余秀华诗歌细读》的评论文章。

从文学角度如何看待余秀华的诗歌,《诗刊》杂志的编辑刘年评价:“她的诗,放在中国女诗人的诗歌中,就像把杀人犯放在一群大家闺秀里一样醒目。”旅美学者沈睿引用了刘年的这一评价,并把余秀华称作中国的狄金森。诗人沈浩波则认为余秀华的诗歌本身并不好,并称沈睿的评价过高。

有关沈睿和沈浩波的争论,学者熊培云在阅读沙龙中说:“后来沈睿回应沈浩波的文章,有点骂街的感觉了,近乎人身攻击了。你不能强迫别人接受你的审美观点,当别人不同意你就说是男权主义者,这有些不妥。当我读一首诗歌,能给我心灵有益处,带来某种愉悦感,就是好诗歌。这回到了那句古老的话,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余秀华喜爱的诗人雷平阳最近获得首届人民文学诗歌奖,他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并不愿太多谈论余秀华,“我觉得大家更应该关注的是整个诗歌群体,余秀华的诗我之前说过,主要是真诚,就像鸟儿天生要叫一样,她需要开口说话。”

诗人叶匡政把余秀华看做是一个被诗神拍过肩膀的人,特别是“那种来自特殊生活境遇的煎熬与内心的激情”打动人,“对余秀华诗歌水平的争议,不过再次说明了中国新诗的困境。余秀华的很多诗之所以打动读者,是因为它的真实。”

不过,叶匡政表示,没有必要把余秀华的诗水平抬得有多高,“有她这种水平的女性诗人可能有50到100个,都值得大家去发现。”

受关注的为何总是草根诗人?

诗歌与公共生活产生了陌生感

从之前的“乌青体”、“梨花体”到诗人梁小斌病重、农民工诗人许立志遗作出版,再到这次的脑瘫诗人余秀华被推向公众。诗人群体总是特别容易引起社会的关注?曾经最早发布“梁小斌病重”消息的叶匡政认为,这种现象诗人本身也该反思。

叶匡正说:“诗歌在80年代的时候曾经是非常热门的文学样式,往往是最先发出声音的。其实,在过去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中,诗歌在公共文化生活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是这种作用在20世纪以后,就慢慢地淡化了,不像余华、莫言写个小说就会成为文化版的头条。但是诗歌是留存在很多人的文化记忆里面的,所以常常因为某件事会唤起人们的记忆。”

在叶匡政看来,上世纪90年代以后,中国的诗人群体更强调个人写作,更看重个人情感的表达,而远离公共生活。“只有出现巨大的反差时,才再度引起大众的注意,我们讲的诗歌火不单是因为它是文化新闻,而是进入了社会新闻。比如梁小斌的知名度和他生活的反差,梨花体、乌青体的语言与诗歌在人们心中神圣、严肃样式的反差,从而成为社会新闻。余秀华也是这样。”

这种现象也同时表明,我们国家的传媒和大众,对诗歌已经越来越陌生了。叶匡政说:“大家对中国当下诗歌整体状况的境遇是很陌生的,只有出现这种差异的时候,才会引起大家的关注。诗歌与当前年代产生了陌生感,这更值得诗人群体反思。诗人群体离公共生活越来越远,我们并不是要求每个诗人都进入到公共生活中去,但是应该有一部分诗人进入并且发声,而不是通过一些离奇的事件被大众所得知,从而在大众心里留下一种非常古怪的印象。”

女诗人翟永明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不太想谈余秀华的话题,“这个事大家已经说得很多了,我后来才关注到。中国原本是诗歌的国家,可现在大众对诗歌却越来越陌生了,这有教育的原因,也有其他原因。媒体在报道和向公众介绍时,也应该对中国当下诗歌发展有一个整体的关注,需要做一些功课。”京华时报记者田超

下一页
(责编:李静、王丽)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