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社会

新年伊始多地出现倒奶现象 走不出“死循环”

2015年01月08日08:51    来源:北京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新年伊始多地出现倒奶现象 走不出“死循环”

老张提着剩下的牛奶准备倒掉

老张每天都在为牛奶卖不出而发愁

村民决定卖奶牛换饲料

老张家的狗顿顿喝牛奶

导读:白花花的牛奶,一半被迫低价出售,一半喂狗或者被倒进了下水道。或许,这样的事情我们曾经在教科书中读到过,但现在却活生生地出现在一个距离北京城只有80公里的延庆山村里。从奶荒价格暴涨到牛奶过剩喂狗,这好像一个诺比乌斯之环,不知从何时开始,亦不知何时才能结束。老张——养殖散户,牛奶产业链里最微不足道的一环,他忧心的只是自家的牛奶何时才能卖出,而我们想问牛奶产业到底怎么了?

牛奶 如今是一家人的惆怅

由于收购量急剧下降,延庆县大榆树镇下辛庄村的奶牛养殖户每天将上千斤牛奶倒进水沟。往日里靠卖牛奶挣钱的村民,如今开始因为牛奶的滞销而倍加惆怅。牛奶滞销没钱买饲料,只能卖牛换钱,进入这种恶性循环中的村民每天都在为牛奶的销路闹心。

北京城向北80余公里,下午的延庆县下辛庄村宁静祥和,悠扬的牛叫声从村落中不时传来。48岁的张万华也说不清楚,仿佛是在一夜之间,村子里的养牛户忽然被各路记者长枪短炮的镜头围堵,这多少让他有些不太适应。但让他习以为常的却是,自家奶牛产下的白花花的牛奶被一桶一桶地倒向地沟之中了。憨厚的张老汉用粗糙的大手挠了挠蓬乱的头发向记者问道:“听说俺们村牛奶卖不出去的事,被人弄网上了?”

下午的村子里,街道上少有人来往,张老汉和往常一样在养殖小区里整理着自家的牛圈,妻子则站在门口看着他,俩人也不怎么说话。只是在老张向牛槽里放饲料时,妻子才喃喃地说了句:“少放点吧,吃多了奶多还得倒,浪费。”

晚上5点多,村口大货车的喇叭声响起,老张从牛圈走出来,拿起柜子上的钥匙,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告诉记者,收奶的车到了。他要去奶台上把今天村民们的近千斤牛奶送上车。奶台是村里养牛户们共同使用的场所,所有村民每天早8点晚5点都要在这里给自家奶牛挤奶储存。

奶台上冰冷刺骨,就靠着两个煤球炉取暖,人走在里面嘴里直冒白气。“以往有暖气,是以前收奶的老板给装的,现在不赚钱了,他们也不管了,咱就自己点两个煤炉凑合。”老张一边说,一边示意记者凑近煤炉取暖。

收奶的司机从车上走下,老张和妻子央求司机把今天存的奶都收走,司机用注射器从大铁罐桶里抽出奶检验后,答应了他们的请求,老张和妻子一直紧皱的眉头才舒展开来。可就在奶泵抽了一半的时候突然坏掉了,老张他们捣鼓了很久也没能再启动。老张一咬牙,叫来村民,大伙一块将剩下的300多斤奶一桶一桶地抬到收奶的货车上。

看着远去的收奶车,老张和村民有些怅然。他们顾不上擦掉额头的汗珠,便又各自回家赶牛前来挤奶。一路上大家无话,每个人的脸色都十分阴郁,因为接下来的挤奶工作中,又要有一半的牛奶被倒掉。老张说,从2014年的4月份开始,先是奶价下跌,从当初的每斤1.9元跌到现在的1.4元,伴随着下跌的同时,是收奶的老板们开始限量收购,到今年,大量的牛奶就只能被倒进下水道里了。

伴随着奶台上挤奶机的轰鸣,一字排开的纯奶瓶子里白花花的牛奶开始流出。看着瓶子中牛奶的刻度缓缓升高,老张显得并不高兴。挤完奶后他盛了一大桶奶,领回去喂狗。狗没喝完的奶,他只好倒进了下水道中。

牛奶 曾经是一家人的希望

老张和奶牛相伴了十几年,他说现在就连晚上睡觉躺在床上都在为卖不出去牛奶而发愁。“你说,现在城里人是不是不爱喝牛奶了?”他蹲在家门口的土坡上,惆怅地向记者询问。

2000年,因为当时的政策鼓励贷款养牛,老张也加入到了养牛的行业中。那时只要有人担保就能贷来款,老张便一口气买了十多头奶牛。尤其是到了每年快过年的时候,牛奶价格蹭蹭上涨,让一家人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老张回忆过去,每个月靠卖牛奶的收入都能有三四万元钱,刨除饲料钱每个月能赚到将近2万元,一家人的经济来源就是靠着卖牛奶。十多年来,老张家新起的红砖房、孩子上学的学费,都是白花花的牛奶换来的。而现在因为牛奶滞销,每个月他家至少要赔一两千元钱。

“前几年牛奶根本不愁卖,咱坐家里就有收奶的老板上门谈价钱。”老张回忆起当初的情景,自己也乐了,“他们好几个老板都过来,这个问1.6元卖不卖,那个赶紧说他出1.7元,都是抢着收。”伴随着卖牛奶挣钱,奶牛的价格也水涨船高,一头牛的价钱能到近2万元。为了多赚钱,老张和村民们一样,挣了钱就再买奶牛,最高峰时,仅老张一家就有60多头奶牛。

谁也说不上来,“冬天”到得如此突然,让村民们有些措手不及。就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老张已经卖出去了10头牛,加上之前陆续卖的牛,现在他家的牛棚里只有30头奶牛。因为牛奶不好卖,奶牛的价钱也随之下跌,一头牛仅能买到七八千元了。

老张的妻子因为本分热心,被村民们请来帮忙照顾牛台,村民们从牛台卖牛奶的账本都在她手里留着。“以前收牛奶的老板还给我开工资呢,现在我成纯义务帮忙的了。”说起这些,她并不是太过计较,反而哈哈笑起来。她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摞算术本,开始和记者盘算着如今的烦恼。村子里10户养牛的村民,现如今每天产奶2600多斤,其中一半都得倒掉。

就在她算账的时候,另外一户养牛户走过来,询问她“打官司”的事。她这才和记者说道,因为一个收奶的老板已经拖欠了大伙4个月的牛奶钱,所以村民将老板告上了法院。“过几天说是调解,到时候看人老板怎么说吧。”她耸了耸肩,一脸无奈地说,“你看现在奶台上老有人来拿瓶买散装的奶,之前我都不卖的,现在5元、10元的,卖一点是一点吧,总比浪费了强。”

牛奶 成为一村人的烦恼

下辛庄村的养殖小区从2003年开始建设,是县镇重点支持的乳牛养殖区,不少村民曾经靠着养牛发家致富。村民们说,如今因为牛奶卖不出去换不来钱,他们只能卖牛换钱买饲料,而且现在也不敢多喂饲料。“两斤饲料能产一斤奶,喂得多浪费的就多。你看我这牛,以前至少一天给20斤的饲料,现在一天就喂4斤了。”

在不少奶农家里,存着舍不得倒的牛奶大都已经结冰,喂鸡、喂狗、自己喝,可最后还是得倒掉。从2014年的8月开始,牛奶的价格就从1.9元往下跌,收奶的量也开始锐减。而且收奶的老板已经欠了不少奶钱,大伙多次催要,但老板也说自己亏了,没钱。村民们自己算了下账,总共有30万元左右的奶钱一直拖欠到现在。没钱就买不了饲料,大家也只能减少饲料的量,实在不行就只能卖牛,不少养牛户都已经开始卖牛。

在采访中,前来收奶的司机也告诉记者,今年牛奶不好销,老板也不让他们多收了。“厂家现在收的量少了,还老说从散户收上来的奶有各种问题,有时候说酸了,有时候说有异味,总之是卡着不要,我们也没办法。”司机无奈地和村民们说。

村民们说,有村民自己跑到延庆县城里去卖牛奶,虽然每天也有不少县里的居民购买,但毕竟只能是小量的运输贩卖,远远比不上倒掉的牛奶多。

(责编:谷妍、王丽)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