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经济>>图说>>博览

揭艾滋病拆迁队:多因卖血染艾 报酬100元/天(图)

2014年12月26日09:17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揭艾滋病拆迁队:多因卖血染艾 报酬100元/天 图

昨日,河南省驻马店市平舆县,艾滋病患者尹某(左)和闫某在讲述自己的近况。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河南省驻马店市平舆县,艾滋病患者尹某(左)和闫某在讲述自己的近况。

昨日,王向财讲述自己的近况,他曾参加过艾滋拆迁队。

  昨日,王向财讲述自己的近况,他曾参加过艾滋拆迁队。

尹小枫的儿子捧着父亲生前的照片。

  尹小枫的儿子捧着父亲生前的照片。

  昨天(25日),河南南阳市委宣传部发布消息称,目前“艾滋病拆迁队”主要嫌疑人已被公安机关控制,具体案情正在调查中。

  近日,一群自称艾滋病患者的人员住进待拆迁的南阳市三厂小区,恐吓居民。事件引起广泛关注。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艾滋病拆迁队”到三厂小区后,已有十几户人家因为害怕搬走了。

  昨日,南阳一公安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早在十年前他就接触到讨债公司和拆迁公司雇佣艾滋病患者的情况。

  他介绍,一旦接到讨债的业务,艾滋病患者就会天天跟着债务人,并且出示艾滋病病例卡。如果债务人躲在家里,他们会朝住户家门口吐口水,骂脏话。如果再不给钱,他们还会掏出一针管酷似血液的红色液体,威胁债务人。

  该公安人士介绍,10年前,自称为艾滋患者的人多来自驻马店、平舆等地,现在他们被带往武汉、广州等大城市讨债;如今南阳的“艾滋病拆迁队”,患者多来自南阳市南召县。

  对于艾滋病患者做一些涉嫌违法的事,上述公安人士说,公安对他们这个群体也很难处理,如果抓了的话,连关押他们的条件都没有,要送到医院,而这对于艾滋病患者而言,并不算处罚。

  2010年底,新京报记者也接到河南一起雇佣艾滋病人参与强拆的举报,并花费近一个月时间走近当地的艾滋病人群体,调查该强拆事件。

  昨日,新京报记者回访当年采访过的艾滋病人群体,其中部分受访者已过世。健在的受访者王向财(化名)称,去年年中他还参加过一次拆迁。

  “熟人介绍熟人”

  王向财是驻马店汝南县一位艾滋病患者。

  昨晚,王向财告诉新京报记者,因为地理位置接近,他和多名艾滋病患者此前在政府为艾滋患者举办的医疗培训中互相结识。

  王向财称,他通过此渠道认识的“病人”不下300人。

  所谓“互助”,就是艾滋患者熟人间相互介绍一些如收账、站队助阵的“生意”。

  王向财说,患者之间并没有谁专门出来牵头组织这些生意,都是有需要帮忙时就临时打电话找人。一般是“熟人介绍熟人”。

  去年6月,平舆县的尹小枫(化名)因无法忍受病痛喝农药自杀。

  尹小枫家徒四壁,6只兔子是他的“朋友”。他舍不得吃,也没人愿意从他手里买走,就一直养着。

  村里“兄弟”们也知道尹家的状况,在有“生意”、缺“人手”时喜欢叫上他。尹小枫每次去赖账者家里后,就只是默默坐着,也不动手,因为他根本没有力气。

  王向财说,艾滋病患者是见不到这些生意背后的“大金主”的。“金主”不直接出面,由“喽啰”找人,酬金也通过“喽啰”支付。

  肖三(化名)是驻马店平舆县的一位艾滋病患者,已于2011年因车祸过世。

  肖三2010年接受采访时说,他主要的生意就是收账,只参加过一次拆迁。

  王向财除了2009年那次艾滋拆迁,去年年中,还参加过在正阳县的一次拆迁。他介绍,当时一天酬金400元,包吃。请了大约五六十个艾滋病患者,汝南的、驻马店的、平舆的、上蔡的各个县的都有;其中汝南县的有20多个人,坐了4辆面包车赶过去。

  那次拆迁也是因为开发商和老百姓在拆迁补偿上没有达成一致,开发商想强行施工。

  肖三一年会碰到三四次收账的生意,他就电话叫几个病友走一趟,他们不需要动手,到场就行。一般小账去五六个“病人”,大一点的十来个。本地不够的话,外县的“病人”多,“你要多少,就能拉来多少。”

  肖三说:“法院解决不了的话,讨债公司就让我们去。对方报案的多呢,说我们欺负他们。”

  王向财表示,不仅本地,北京、上海、广州,他们也去。

下一页
(责编:马晶(实习生)、任丽虹)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