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陕西频道>>新闻中心

河南居民举报“艾滋病拆迁队”住宅遭枪击 警方不立案

2014年12月24日07:55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河南省南阳市为开发市中心一处土地项目,迫使被拆迁户就范,近日,数人以“艾滋病拆迁队”的名义进小区骚扰居民。

昨日,南阳市卧龙区委书记马冰表示,他们已成立调查组,全面调查此事,结果会对外公布。同时,他认定,艾滋病拆迁队绝不是由区政府拆迁办雇佣。

昨日上午,河南省南阳市闹市区,新华路与文化路交叉口一处公交车站台上,“艾滋病拆迁队”几个红色大字让路人侧目。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截至昨日,这些红字已出现了10天。

在公交站台后面一处工地大门上,同样用红漆喷上“艾滋病拆迁队”的红色大字。工地旁边的小区里,楼房外墙、宣传栏上、楼道内以及每层楼梯及住户家门口也都喷涂着这几个大字。

周围一家商户的老板说,之前她天天接孩子到店里写作业,自从周围被涂上这样的字后,她就不让孩子再到这里了。

小区来了“艾滋病拆迁队”

被喷涂“艾滋病拆迁队”字样的小区是南阳市房地产开发公司三厂小区(以下称三厂小区)。这个小区建于上世纪90年代,是南阳市最早的商品房小区,产权为70年。

小区的刘大妈介绍,12月初,小区来了5男1女,他们自称是艾滋病患者,前来拆迁三厂小区。其中一名高瘦男子还掏出一张类似病例卡的卡片给刘大妈看,卡片有这名男子的照片,并写明此人患有艾滋病。

这几个人告诉小区居民,开发商花了30万元雇佣他们来拆迁,他们要“以此赚钱生活、治病”。

这6个人随后住进小区东楼三层一套空房,每天挨家挨户敲居民家的门,并在门外“啊、啊”大叫。

居民们反映,这6人白天在小区院子里晒太阳,看到小区居民路过,就上前威胁他们再不搬走,就把病传染给他们。

此外,刘大妈说,每天凌晨两三点,这些人就在小区里放鞭炮,吵得小孩直哭。

据了解,三厂小区是南阳市十四小、十三中的学区房,很多家长为了孩子上学方便将安家于此。自从这些人来了之后,学生每夜被骚扰,有十几户无奈搬走。

12月13日,居民们发现小区到处被喷上“艾滋病拆迁队”几个粗大的红字。居民们还发现,这几个人居住的房间里,墙壁上喷着“艾滋病拆迁办公室”,并张贴打印着同样名称的A4纸。

居民自行安装的摄像头录像显示,12月12日傍晚,正是这几人在小区内四处喷漆。

数日前,“南阳现艾滋病拆迁队”这则消息开始在网上传播,并引起媒体关注。

小区居民告诉新京报记者,昨日中午11时许,小区又来了三四名男子,手持喷漆罐试图将红字涂盖掉。居民阻止了他们。整个过程,他们未表明身份。

昨日,南阳市委宣传部在官网上回应,对于网上出现南阳现艾滋病拆迁队的信息,他们正在核实。回应还称,请媒体提供采访事实,提供事发具体地点,便于查实。

昨日,南阳市卧龙区区委书记马冰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他们已成立调查组全面调查此事,将会对外公开调查结果。

他坚称,艾滋病拆迁队绝不是卧龙区政府拆迁办雇佣。

指认“艾滋病人”遭枪击

居民们反映,“艾滋病拆迁队”住进小区的空房后,6个人每晚在房间内烤火取暖。

小区居民曾多次向南阳市梅溪路派出所报警,但民警来了之后却让居民们向政府反映,并告诫居民不要和艾滋病人发生冲突,否则被感染得不偿失。

住在三厂小区东楼二楼的张振铎今年70多岁。在小区拆迁维权过程中,因为他懂得法律,被小区居民推为“业委会主任”。

12月15日,张振铎的儿子再次报警,并向出警的民警指认自称患有艾滋病的5男1女。当时民警对这6人录像、拍照。

当晚,张振铎家朝北的窗户遭到枪击。

张振铎说,他和老伴在朝南的房间内睡觉,听到北房的玻璃“砰”地炸响。两位老人不敢起床查看。16日早晨,张振铎发现地上一地碎玻璃碴,北边的窗户被击穿17个圆洞。他们在清扫玻璃碴的时候,发现地上散落着多枚直径约一厘米的钢珠。

当日,张振铎向梅溪路派出所报警,民警赶到后自称是梅溪路派出所五大队的,并拿走了5枚钢珠,但并未给张振铎立案回执单。

12月17日晚,张振铎家的北边窗户再次遭到枪击。再次报警后,来者自称是梅溪路派出所四大队民警,拿走2枚弹珠,但也未给他们报警回执和立案通知书。

对于居民反映多次报警、梅溪路派出所均未立案调查的说法,记者致电该派出所办公室,接线的工作人员称,他们为派出所二大队,此事由四大队负责处理,但他拒绝提供四大队的电话。

记者此后多次致电该派出所,上述工作人员称记者采访需获得南阳市委宣传部批示,并以此为由拒绝了采访。

拆迁不成居民遭骚扰

三厂小区居民介绍,此次的“艾滋病拆迁队”风波源于南阳市卧龙区城中村改造要拆迁该小区。

三厂小区位于南阳市繁华地段,附近有重点学校,周边类似小区每平米售价近万元。

小区居民刘女士说,许多小区居民在此已生活20多年。

2012年10月,南阳市卧龙区以城中村改造的名义,成立“西关社区城中村改造指挥部”,三厂小区被纳入拆迁范围。

刘女士说,从那时开始,卧龙区拆迁办和卧龙区梅溪路办事处一直与他们谈判拆迁事宜,但政府未有任何书面的拆迁通知以及城中村改造项目介绍。

三厂小区的东部原为卧龙区粮食局办公楼及三栋家属楼。拆迁指挥部成立后,这四栋楼最先被拆除。如今,这里已被盖上“亿安·天下城”30多层的楼房,对外出售。

昨日,在“亿安·天下城”售楼部,工作人员称项目的开发商是南阳市亿安房地产有限公司,目前已建成的30多层高楼为安置房,也可以对外出售,均价6200一平米,三四年后才能办房产证。

刘大妈说,三厂小区是商品房,各家都有70年产权的住宅产权证。拆迁办与他们协商,按照1:125的比例赔偿亿安·天下城无房产证的房子,居民们均不同意。

“我们最看重的是学区房这个条件。”刘大妈说,周围重点学校都需要凭房产证入学;而赔偿的住房没有房产证,孩子无法读重点学校。

小区居民的拒绝令他们从2012年起,就轮番遭受拆迁人员的“骚扰”。刘大妈说,最开始是断水,随后断电、断煤气。居民们起诉了电力公司和燃气公司,最终又恢复供电供气。

接着,亿安·天下城施工,将小区周围的地基全部挖开。居民们向住建委投诉,住建委责令开发商修复已挖滑坡的地基,保证小区楼房安全。

昨天,记者向南阳亿安房地产公司求证是否雇佣“艾滋病拆迁队”及以其他方式骚扰居民,一位赵姓负责人表示,他们从未听说过艾滋病拆迁队的事,因此也无从谈起回应此事。

拆迁户获补偿无证房产

昨日,新京报记者在“亿安·天下城”售楼处沙盘上看到,三厂小区已被开发商规划建一栋30多层的50年产权商住两用房。

昨日,南阳市亿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说,该项目最大的优势是市中心繁华地段的学区房,目前项目地基尚在开挖,已进行两轮大规模宣传。

“我们的房子不能贷款,需要一次性付清。”这名工作人员说,他们的项目截至目前并没有“规划许可证”、“房屋预售许可证”等五证,今后手续补全后,将办理房产证。她表示,这种情况在南阳市很多楼盘都存在。

在三厂小区的后面,开发商已经挖了十多米深的大坑,坑内积满了水。据承建方中原建设公司的人说,由于三厂小区还没有拆迁,因此这个商业综合体项目已停工。

据工商资料显示,南阳市亿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为私企,股东为裴宗栓、刘莹两人。

据卧龙区粮食局内部职工举报,2012年,卧龙区政府以会议纪要的方式,要求他们局领导和亿安房地产公司签订安置补偿协议,将卧龙区粮食局5000平方米的办公楼置换成亿安公司在卧龙区偏僻地段开发的1000平方米办公楼。

另外,在未进行招拍挂的前提下,卧龙区政府将卧龙区粮食局的3000平方米土地划拨给亿安公司开发房地产。目前这片土地已建起“无证”的“亿安·天下城”安置房。

张振铎介绍,三厂小区目前已有十几户与卧龙区政府房屋征收办公室签订了补偿协议,获得的补偿就是“亿安·天下城”安置房。

南阳市卧龙区区委书记马冰告诉新京报记者,关于亿安公司的开发手续问题,他们会进一步调查。

□新京报记者 涂重航 实习生尹瑞涛河南南阳报道

(责编:李静、王丽)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注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