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西安渣土车成城市顽疾 渣土车老板讲述背后利益链【2】

2014年10月21日07:26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黑车”被抓

  交警不一样,被拉去的停车场也不一样

  晚上11点,李扬的不祥感得到印证。对讲机里传来侄子李达的求救:“我的车在工地里被扣了,你赶快替我去看一下。”李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太华路上的一处工地。黑暗中,渣土车以仰天30度的姿势停在土方上,一辆警车堵在工地门口,正是被李扬追丢了的陕A3×××。“这车黑得不能再黑了,明显的套牌车!”几名交警围在渣土车前,向项目部的负责人介绍。项目部负责人说:“我们管理很严格的,一般不会让黑车进来的,但这个确实看不出来……”

  交警接过话说:“这是严重的事情!”随即通知另外一名警察把司机带走。没有反抗,在李扬的注视下,交警将渣土车司机带走。随后,渣土车被尾随交警的停车场司机开走。

  李扬马上追赶警车。几分钟后,警车发现李扬的哨子车后,停下将涉事司机放下,并告诉涉事司机,明天下午2点前,到交警队去处理。接下来的30分钟里,李扬忙于打听车被拉去哪个停车场了,找关系解决问题。

  李扬说,我们都没有关系(后台),但是社会上有专门解决这些事的人。从交保护费到扣车、罚款,这是一个利益链条,每个环节都有专门的人处理事情。这次他找的人是“阿曾”。半小时后,阿曾在电话里告诉李扬,说“领导”已经同意处理,费用是5000元。李扬回复说,价钱有点高,看能不能尽力给压一压。

  又是10分钟过去,阿曾来电话说,这次事情比较严重,按正常渠道要罚3万。这次最多降1000元,也就是4000元。你愿意就去停车场交钱领车。李扬他们决定出钱解决问题。

  凌晨1点,小雨霏霏。他们找到了“××停车场”的牌子。敲开门,李扬说明了来意,把4000元现金交给了一个干瘦的老太,老太拿出一张放行证来,上面盖上了交警队的章子,但没有具体的罚款数额。在李扬的记忆中,每个月他至少被迫来这样的停车场两次,交警不一样被拉去的停车场也不一样,交钱后从来就没有见过票据,交警能放车走就已经是他的幸运。

  “再拿200,停车费!”老太太说。李扬问:“怎么是200,才停了两小时啊……”话音未落,老太太“啪”一声将钱摔到桌子上,说:“你开不开走自己看,我真是多一句话也不想和你们说!”

  利益链最底层

  渣土车生意就像一个“围城”,已经走不出去

  被扣的渣土车再回到工地,项目方拒绝这辆车当晚再次营运。“算上司机工资,等于今天什么都没做,也就是亏了5000块钱。”李达掰着指头算账说。

  也许早已习以为常,他的脸上看不出表情。真正令他沮丧的是,渣土车生意就像一个“围城”,他已经走不出去。“很多人都以为渣土车是暴利,渣土车老板都是土豪,每次出事了都是我们的错,罪大恶极,我们也一肚子苦水。”李达说。凌晨两点,十余名渣土车老板聚集在太华路一处加油站的拐角处抽烟。李达说,“城市建设离不开渣土车,没我们这么多垃圾怎么出去?”“但是,我们地位很低。项目方是衣食父母,有关单位碰见了就罚款,可一出事故,就说是我们的责任。”李达有些激动。另一位老板陈勇插话说,我们都是一群拆迁户谋个营生,没什么钱,也没有文化,干别的都干不了,做渣土车生意其实就是个苦力活。这个活很挣钱吗?如果一个工地的土方工程价值100万,那80%都交给了别人,给渣土车的只是极少数。

  “形象地说,这就是一个利益链,我们只不过处在利益链的最底端。到底谁挣钱了,大家心里都清楚。说不得。”陈勇拿了根树枝,在地下比划着。他今年46岁,10年前开始开渣土车,7年前终于熬成了老板。

  “2007年时,应该说是渣土车生意最好的时候。那个时候,北郊从凤城四路一直到凤城九路,整块一个大工地,有拉不完的活,价还高,交警城管也不管你,抓住了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现在不行了,工地少、活少、车多,好的活也根本排不上你。”陈勇说。

  “外面都传言很多执法人员手里有渣土车,这根本不是传言。”陈勇说。多位渣土车老板透露,去年的晚上走在街上,经常会看到一个贴着“平×”标识的车队,根本没人拦;今年“平×”消失了,但换了一个标识,实际上还是“平×”的原班人马。最近风声紧,突然全部消失了。

  陈勇爆料,个别执法人员先吃项目方,再吃车队,最后再是渣土车。一个工地有土方的活,如果是市政审批过的,那么必然会被“有势力”的车队垄断。一些还未报批的项目,如果渣土车要去拉土,就得给相关人员缴纳“保护费”,大约2500元左右,并且你交了他只能保证他不拦你,但不代表着其余人也不拦你。

  “一车土项目方给的费用是330元,其中,要给垃圾壕交130元,还剩200元。一晚上正常状态下是跑8趟,毛收入1600元。这其中包括一晚上两个车200元的油钱,车辆磨损,司机管饭、买烟的花费,这样就只剩下1000元。每个司机一月1万元的工资,那么意味着约400元被分走了,老板收入就是600元。”陈勇说。

  华商报记者和项目方等多方核实,证实了上述数字的真实性。陈勇告诉华商报记者,看上去好像还挺多,但哪个渣土车不会被拦?被拦住一次起步罚款2000元,多了5000元,几天就白跑了。

上一页下一页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信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信
(责编:李静、王丽)

热点关注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