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严歌苓:作家最好要有同情的耳朵

2014年07月25日11:33    来源:新闻晨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张艺谋电影《归来》的热映,不仅让严歌苓的原著小说《陆犯焉识》销量猛增,也让她本人成为了一位明星级作家。昨天,趁热打铁推出最新长篇小说《老师好美》的严歌苓,在上海新华书店静安店受到了粉丝们的热烈追捧,现场人气爆棚。严歌苓与读者分享了自己的创作心得。她透露,最初是从姜文那里听到书中原型的故事。旅居海外仍佳作迭出的严歌苓表示,自己的创作一直关注的都是中国人的生活,其实中国当下有很多故事发生,“假如你想写的不一样,我觉得你可以打开同情的耳朵。”

  新作故事最初源自姜文

  新作《老师好美》讲述了36岁单身离异的女班主任与两位高中生上演的一场禁忌之恋。这也是严歌苓首次将目光聚焦中学校园。

  从上一部小说《妈阁是座城》中的“赌场风云”,转变为校园“不伦之恋”,这个跨度着实不小。

  严歌苓透露,创作这部小说是受了姜文的启发,“在2008年时,姜文跟我提到网上有个故事,他说,很好的一个故事,你看看,然后我回家一看,觉得确实很震惊,我没想到高中的校园里会出现这样的故事。那个故事只是一种表象,我做了很多思考,我就想高三学生为什么会和他的女班主任发生畸恋,整个思索和整个试图寻找出来的一些不是很准确的答案,我都书写在这部长篇里面,我了解到高三学生非常艰苦,一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觉,让我这个在国外生活了25年的人来看,就觉得这是非人的生活,很残酷。所以我想用这样一本书,替孩子们喊出一些惨叫。”

  无法卧底进行采访

  之前并不熟悉校园生活的严歌苓表示,写这本书其实是很艰难的,“第一次去校园,我说自己是个作家,来采访高中学生。对方说,你不会是严歌苓吧?那完了,我的卧底计划就算落空了。”

  没法做卧底,让严歌苓没法了解真正的校园生活,看到的都是排练过的课。“我觉得有点气馁,这样下去的话,我不可能找到中国高三学生的真正学习和生活状态,我怎么写这个故事?可我又很想写这个故事。后来我又找了很多朋友,却始终没有如愿以偿地做成卧底。一直到后来找了一个很好的老朋友,他给我找到了北京一所中学,我跟这些小朋友建立了通讯联系。这才渐渐明白他们的感觉,了解他们的情感是什么样的,直到好像能够把握一点了,我才开始写作这本书。”

  把嘴闭上打开听觉

  尽管旅居海外,但严歌苓表示,自己在创作上一直关注的还是中国人的生活。“我所有在国外写的小说,在国外生活的主人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在异地的生活,哪里有中国人,就有中国人的故事,就有中国人的文学,所以不管我写什么,可能都是写中国人的圈子、中国人的生活,我自己能够体验到的生活。”

  严歌苓说,“其实我们中国当下有很多故事在发生,比如最近我出版的两部小说都是中国当下的故事,而且都是我听朋友说的。《妈阁是座城市》写赌徒的,其实找故事并不难,关键是听到故事后怎么反复去思考、反复去调查它。你知道的只是一个故事的脉络,你还要做各种各样的调查研究,把细节找到。王安忆为了写《我爱比尔》 就采访了很多有这样生活经历的人。所以,假如说你想写的不一样,我觉得你可以打开同情的耳朵,听人家讲故事,然后再去找到这个故事的原型做调查研究,感受你从故事里得到了什么,你看完故事反过来要想,这个故事里我看到了什么,什么是超越故事的。我们看到很多故事,有时候觉得这就是一个故事,很精彩。它的社会意义你看不到,所以也就只好牺牲了,不去写它。我也是常常看到好故事的人,我的朋友经常讲好故事给我听,我觉得现在人都是讲得多,要把嘴巴闭上打开你的听觉,听人家讲。作家最好是要有一个同情的耳朵,这个同情就是要有共感,共同感受的一种心灵。”

  这些年严歌苓的书非常畅销,且频频被搬上大银幕,不过她并不同意将自己与另一位畅销作家亦舒相等同。“我认为我是一个严肃的作家,我的小说更属于纯文学,但我希望我的小说成为畅销的纯文学,我不能成为另外一种作家。”记者 徐颖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信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信
(责编:任志慧、王丽)

热点关注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