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美联社摄影记者在阿富汗被杀

2014年04月12日08:12    来源:环球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第32位因公殉职的美联社记者

  “我不相信世上的冲突在9·11事件之后有改观,战事反倒越来越频繁,历时越来越长。”在2011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安雅说,“冲突的本质是相同的——战争双方争夺地盘、权力和意识形态,但夹在中间的普通大众却永远在受苦。”

  其实,安雅本人何尝不是战争与冲突的受害者。在执行任务时,安雅亦曾有过好几次受伤、幸免于难的经历。有一次,安雅曾在巴尔干地区遭伏击,大腿严重受损;还有一次随加拿大军队于阿富汗巡逻时,安雅也受到过弹片袭击。可能战地上的精神压力过大,身处利比亚的安雅在戒烟五年后,又重新抽起了烟。

  “现在的班加西就像地狱,”2011年从利比亚回来后,安雅在给同事写信时曾如此形容利比亚这座重要海港城市,“坦克开进来时,我正在刷牙。”接下来的日子里,安雅躲在利比亚当地一户人家,每日睡在地板上。当房屋前的枪支响起枪声燃起炮火让她睡不着觉时,安雅就打开iPhone听音乐。

  在过去20年时间里,安雅曾持续关注并拍摄阿富汗。“如果她认定或相信了某些事,她会十分确信自己是对的,你几乎没什么办法能阻挠她。”前美联社记者、编辑罗伯特·瑞德(Robert Reid)说。

  罗伯特早在1988年于科索沃识得安雅,两人后来一同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共事,罗伯特说安雅曾打算对美国驻阿富汗的军事驻扎报道到底,即便全世界对阿富汗兴趣减退,“我身在战争区域但却觉得很正常的那一天,就是我停止报道战争的时候。”安雅说。

  在2011年于德国柏林举办的一次展览中,安雅说,“有时,我会感觉很难受。因为我可以永远离开冲突,回到没有战争侵袭的家里。”

  与安雅共事过的法新社记者福勒,曾形容安雅予人“铁娘子”的印象。虽身为女性,每有爆炸声响,安雅却总是冲锋在前。不是没有男记者提醒她不要冲得太猛,注意安全,但她常用带有浓重德语口音的英语回击:“我在阿富汗报道十几年了,好多人都认识我,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安雅并不认为自己无所畏惧,但每当身处险境,她亦能让同事感到安全且安心。她同样坚持,战事当地的自由职业摄影师,应和他们这批外来摄影记者一样,享有同样的安全保护措施。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安雅都喜欢咧嘴仰头大笑,每一个从她身旁走过的军人或路人,莫不受感染。

  战争之外,安雅也拍“胜利”。从奥运会领奖台,到世界杯足球赛场、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甚至完全男性化的政治外交、太阳能飞机、斗牛比赛,安雅都能从中发现乐趣。

  美联社摄影记者杰罗姆·迪雷(Jerome Delay)同样是在1990年代,于南斯拉夫中部城市萨拉热窝结识了安雅。他至今还记得与安雅在巴格达(伊拉克首府)的巴勒斯坦酒店用餐桌打乒乓球的经历。后来,两人一同回到日内瓦,在这片与伊拉克迥异甚至类似于不同星球的土地上绕着日内瓦湖骑摩托车。今年夏天,安雅本打算报道完温布尔顿网球公开赛后,畅游日内瓦湖。

  安雅在世的亲人包括母亲、一位阿姨和两个姐妹。几年前,安雅全家在德国中部小镇考丰根买了栋老房子,她喜欢和侄子、侄女在此消磨时光。安雅现年十多岁的侄女(也是她的教女)4月4日刚在一场骑马比赛中获得第一名,她将这个奖杯献给了刚刚去世的这位至亲。

  自美联社于1846年成立,安雅已是美联社第32位因为新闻报道而殉职的记者。“战地记者是一个充满勇气和激情的职业。他们致力于为世界带来公平、准确的和重要的信息,”美联社总裁和首席执行官加里·普鲁特(Gary Pruitt)说,“安雅在各方面都很符合这些设定。我们会非常想念她。”

上一页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信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信
(责编:邵贝真、任丽虹)

热点关注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