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央视关注小学生春游:一年一次,为什么就那么难?

2014年04月12日09:47    来源:CCTV-新闻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原标题:央视关注小学生春游:一年一次,为什么就那么难?

储朝晖:

他这里讲的上级有关政策呢?主要是将这个报批手续,那么由于这个安全的保障,没有得到保障,那么很多地方就采取一个简单的办法,就说你们干脆不出去了,就在校园内部了。

董倩:

这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储朝晖:

对,所以想尽可能回避这个是各个地方都存在的一个实际的情况。

董倩:

另外储教授你看,刚才我们注意到余校长在回信中他有一个建议,就是虽然学校不能够跟你们一块给你们组织这样春游的机会,但是你们还有其他的方式,您怎么看待校长的这样的一个提议?这种替代性的方式。

储朝晖:

他这个替代的方式呢,我觉得家长可以带孩子出去玩,但是家长带孩子出去玩跟同学、集体出去玩这两个是不一样的,它的功能不一样,作用不一样,因为同伴出去玩他能够胆量更大,能够更好的锻炼他的体能,能够活动的更自由。而成人跟孩子一起去玩,孩子受到拘束可能更多。

董倩:

刚才如果我们仔细看这个短片,您就会发现不管是余卫校长还是其他一些接受记者采访的一些校长,他们普遍的都用了一个词就是说担惊受怕,孩子们没回来之前都是担惊受怕。到底是什么让一个春游,这么简单的事情会让学校和老师,让校长这么的害怕,什么原因?什么因素?

储朝晖:

这个主要还是由于这个责任无限,由于刚刚我们前面讲的这个责任边界没有划定,所以学校往往要担任这个无限的责任,如果孩子出事似乎所有的责任都是在学校里。

董倩:

就是说不清道不明,这个事不管是不是你的,最后都要记在你学校的头上。

储朝晖:

对。

董倩:

好,储先生我们稍候会有更多问题给您。

刚才我们也分析了各种所谓责任到底划没划清的问题,那现在我们就想假如让孩子满意,让家长满意,让学校也满意,有没有这样的一种方式能让孩子们走出学校进入大自然,来一次他们所期盼的春游呢?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呢?我们继续往下看。

记者:

那学校的春游这些。

小学生 何栖桐:

学校春游,没有。

记者:

自己想不想参加?和同学们一起出去玩。

何栖桐:

想。

解说:

万物复苏的春天,孩子们渴望走出校园春游,但是小栖桐所在的学校不能满足孩子的愿望,只是在有限的校园内给孩子开辟了一块活动场所,叫做开心农场。而令小栖桐羡慕的是重庆的另一所小学中华路小学的学生们已经踏青归来,今年这所学校的孩子们分年级去了不同的景区。

渝中区中华路小学副校长 王峰:

每一个老师,人人都有责任,关于车辆的选择,关于我们的景点的选择,关于我们基地的选择,以及关于我们旅行社提供的相关管理人员相关资质的选择,我觉得校方也要充分审核和论证,只有通过学校通过我们的第三方,以及包括我们的基地各方面几管齐下,才能够保证我们学生的安全出游、平安出游。

解说:

安全出游、平安出游是外出春游的重中之重,最近两年在山东和四川的一些小学开始探索一种新模式,由家长委员会成员和学校年级组长商量决定旅行社和出游路线,之后再由学校家长委员会给全校家长发通知,确认是否愿意让孩子参加春游。

学校教师 房冉冉:

一旦出现安全问题,恐怕最大责任在老师,家长跟着因为家长会帮助我们看看孩子,然后我们就顾整体就可以了。

解说:

2013年4月在四川绵阳南街小学,为保障学生春游活动安全快乐的出行,还设立了安全保障组、车务联系组、医务后勤组、应急抢险组,在每个班级安排了六到八名家委会成员负责协助老师做好学生管理工作。怎样避免春游发生意外,有学校总结出四个招术,联手旅游公司、签订家校承诺书、分年级小规模组织、家庭互助春游。今年4月2日的《人民日报》在文章中引用一位教育人士的观点说,有关部门应统一指导学校建立起一套完善的制度,由学校家长共同承担安全责任,把学校和老师从“怕出事、怕纠纷”的压力中解脱出来,让更多学校敢于、乐于组织学生课外活动。不过也有不少家长对这种方式并不认同,他们还是希望学校可以组织春游。毕竟学校春游是孩子间的集体活动,家长掺杂进来会让孩子失去很多乐趣,集体春游对于培养孩子们的团队意识非常有好处。

董倩:

解决孩子们的春游问题,短片中刚才也贡献了两个办法,一个是让家长参与到孩子们出游的过程中去,帮着学校和老师分担责任,也有的是干脆就让打成一小堆,一小堆,不去学校整体的春游了,而是让家庭组织去春游,这都是一种尝试,但是孩子们需要的是彼此之间大家一起去出游,而不是让家长去代替。好,我们继续连线储先生,储先生您看有什么样的一种保障给学校、给老师、给校长,能给他们一种保障之后就可以让他们放心的去组织春游了。或者换句话说怎么理清这个责任?

储朝晖:

这个目前我们国家的法律还不健全,就没有明确的责任界限,所以我觉得第一个还是要我们在立法上,在政府和学校关系上把这个问题弄清楚。同时我觉得在围观上学校实际上刚刚短片里也讲了也可以采取很多措施,首先出游的时候就要把这个方案做好,要排除各种危险,然后同时在这个组织过程当中,比方将不同的一些学生组成相互保护的安全小组,或者请这个正规的旅游公司,或者是在路线上能够保证安全,通过各种方式能够把各种安全的隐患消除。事实上真正我们春游的数量是很大的,发生事故的概率是很小的,所以安全隐患是完全可以消除的。

董倩:

好,非常感谢储朝晖先生,今天我们在探讨这样的问题,实际上我们在考虑这样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到底要培养什么样的孩子,是把他们圈在安全的笼子里不让他们往外飞,还是说像培养鹰隼一样,让他们在翱翔的天空里面去搏击。那么在节目的最后我们不妨听一听出去的孩子们对春游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夏思瑶:

孩子们的心宛如新翻的棉被,松松软软满是阳光的味道。

崔雨秋:

充满稚嫩气息的卡通形象,让我在瞬间回归了童年。

沈燚娇:

我们在山上大喊大叫,说出自己的心声,喊出自己的压抑。仿佛回到了2009年,遇到了那个纯真并且无忧无虑的自己。

姜怡:

期待下次和你们的再一次旅行。

夏思瑶:

大家笑着,嚷着,最美的时光在咔嚓声中被定格成永恒。

上一页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信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信
(责编:李静、王丽)

热点关注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