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吴天明遗体告别仪式昨举行 张艺谋冯小刚低调追悼

2014年03月09日08:36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吴导是个堂吉·诃德式的电影英雄

  赵安西安光中影视有限公司董事长

  吴天明就这么走了。许还山老师说他是在工作室里倒下的,正在筹备一部电影。这么突然,感觉就像他刚谈完事,站起身说声我走了,于是,就走了。

  记不得是哪位业内高人说的了:中国电影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有幸遇到了吴天明。于是有了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

  几年前,我有幸和吴导共事过一段时光。我当时在曲江影视当老总,吴导是我们的董事长。他很讨厌别人叫他董事长。他在会上说:“叫我吴导,吴老师,天明,都行。”于是,大家都叫他吴导。我们之间常有一些磕磕碰碰。记得那是一个秋天的傍晚,我俩说事说得兴起,我斗胆劝吴导:“如今电影市场浮躁成这样,您老德高望重,功德圆满,何必非要再亲自拍戏,趟这道浑水,如果失手,岂不是毁了一世英名?何苦呢。”吴导看着我嘿嘿地笑了,说:“你年龄比我小,世故倒还比我老。”我说我这人爱说实话。吴导停了片刻,笑着问我:“听说你生了俩娃?我看吴导岔开话题,就笑着点点头。吴导诡异地一笑,换老婆了?”我忙说:“没有,没有。”吴导又逼问一句:“真没换?我咋不信,哄我老汉吧,换了就换了,能理解。”我说:“吴导,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吴导笑了,“没换老婆你为啥生两个?政策管不到你?”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尴尬地笑着。吴导笑脸一收,“我想只有一个理由,你爱娃,所以违规也要生,罚款也要生。你说我老了老了还挣着挣着拍电影,为啥?不为啥,我爱电影。不拍电影我不知道我还能干啥?”我记得当时天已经黑了,室内只开了个台灯,光晕罩着俺俩的两个光头。吴导直直地盯着我,片刻,又嘿嘿地笑了起来。吴导年逾七十,这精神头,这企图心,真是个老小伙儿。我倒是真觉得自己老了。

  和吴导交流最多的还是电影项目。记得有次他兴致勃勃地来找我,说发现了一个好题材:一个农民的日记,从四十年代开始,记载了几十年中国的变迁,细节非常生动,可以做一部好电影。我听完,闷闷地问了一句,目标市场在哪?吴导愣了一下,拍案而起:“电影是不是只能媚俗?还要不要表达人性的真善美?中国电影是不是只能看见鼻子底下那一点地方?”那天他很激动,我们争了很长时间,我当时自以为是地认为吴导老了,思维落伍了。吴导是个好老头儿,和他争论,伤不了情感。吴导后来一直在为这部电影找投资。说到剧作,他眉飞色舞;说到投资,他声音就会低下来,语气里带着苦涩和无奈。有时还会自我解嘲,“我给你说这些没用,反正你是个奸商”。

  后来我离开了曲江影视,和吴导联系也少了。说到吴导,大家都在谈论他引领中国电影的辉煌,很少有人谈过他晚年为了心中的电影梦想,所忍受的孤寂和坚持,瞬间的无奈和颓唐,对眼前市场走向的焦虑和愤懑。在我心目中,他是一个可敬的老人,一个堂吉·诃德式的电影英雄。他活得生动、真实、精彩,朝气蓬勃。吴导,您一路走好!最近电影界赴天国的艺术家们甚多,我想,您一定不会闲着,天国影视也许等您领导着再创辉煌!

  向吴天明致敬

  张阿利西北大学广播电影电视系教授

  我最后一次见到吴天明导演是在去年9月25日晚上。

  那一天,第22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在武汉开幕。由于要求节俭办会,组委会一改过去明星云集的晚会做法,而是精心选择了吴天明导演的电影新作《百鸟朝凤》作为开幕式上唯一放映的影片。吴天明导演和他的剧组与观众见面。虽然这部电影并没有技惊四座,其中透露出的强烈、浓郁的陕西传统文化气息也并没有使得现场观众有特殊的反应。然而,吴天明导演对于电影艺术的真诚和执着却似乎成为那天晚上感动现场观众的最深刻的记忆。

  随后的9月28日晚上,当他捧过金鸡奖评委会特别奖的时候,无疑是对于这位年逾古稀但依然坚持拍片的著名电影艺术家的最大褒奖和心灵安慰。开幕式影片散场,吴导被热情的观众轮番邀请合影。看着他实在脱不开身,我就和他匆匆道别,我总想,我们还会见面,等下次见面的时候再细聊吧。

  我第一次见吴导是在1987年10月间一天晚上的西影看片会上,放映的影片是刚刚剪辑完成不久的张艺谋的《红高粱》。那时,我刚刚留校当教师两年,那时吴导拍的电影《人生》早已经家喻户晓,更是我在大学阶段最喜欢看的电影之一。我记得第一次握他厚重温暖的手时,那种敬佩之情至今难忘。

  第二年的夏天,我受西影邀请参加了在山东枣庄举办的西影电影展映周活动。他的直爽和平易近人,他对于电影艺术的热情和激情深深感染了所有听他讲座的人。在枣庄,我亲眼目睹了一幕幕观众对于国产电影、西影电影喜爱至深的感人画面。吴天明和他麾下的西影团队、西部电影品牌,无疑是那个时期中国电影的符号和骄傲。

  如同谢晋是中国第三代导演的代表性人物一样,吴天明无疑也是中国第四代导演的代表性人物,吴天明以其对于现实和时代密切关注、深刻反思的电影作品,成为当时中国电影思想与艺术的标杆和高度;同时重要的是,吴天明领军打造的西部电影,以其鲜明的本土化叙事、民族性影像风格、现代性文化思考,让20世纪80年代中国电影的品牌一次次走出国门,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吴天明电影作品中对于民族文化的深沉热爱,对于民族化电影美学风格的不懈探索,对于严肃的人生问题、社会问题、历史问题等的深入思考,对于真实性和艺术性的努力开掘,甚至他对于第五代导演等影坛年轻人的热心提携等等,无一不是需要我们今天的影视人乃至文化工作者加以借鉴和反省的。

  斯人已去,音容犹在。我们今天向吴天明致敬,更需要追思他尚未解读完的问题;我们今天向吴天明致敬,更希望中国电影在思想方面、艺术方面及市场方面给世界新的惊喜。

上一页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信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信
(责编:李玉(实习生)、王丽)

热点关注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