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著名导演吴天明去世 陈忠实:第一个要拍《白鹿原》的是他

2014年03月06日11:05    来源:华商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2012年6月27日,电影《百鸟朝凤》在合阳开拍,吴天明导演给演员说戏 资料照片

  昨日(3月5日),著名导演吴天明在北京因心脏病突发逝世,享年75岁。消息震动了整个电影界与文学界,不仅因为吴导一直身体硬朗,更因为他人虽暮年,但壮志犹在,一直在积极筹备“下一部”电影,因而,他的离去让人猝不及防。

  一位媒体人昨日回忆,“西安影视最热闹的聚会有两次,一是西影集团成立,一是曲江影视成立,大导云集,明星扎堆。现在想来都是因吴天明而起,为吴天明而聚。”昨日,陕西本土的诸位名家也追忆了他们和吴天明导演的故事。

  芦苇

  说他是第五代导演的教父名副其实

  “我们有好多计划,好多想法,我的《岁月如织》的剧本就是专为他写的”。正在美国的著名编剧芦苇昨天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对吴天明的逝世表示惋惜,“实在意外,实在可惜,真没想到。”芦苇说:“他身体一直很好,他是我们的老领导、老同行、老朋友,过春节的时候,我们见了好几面,讨论我们的很多梦想,他走得太突然。”

  在芦苇看来,电影圈整个第五代都是在吴天明的扶持下成长起来的,“没有他对我们的提拔,我们这一代人是不可能出来的,说他是第五代导演的教父名副其实。他一腔热血,提拔后人,从陈凯歌、张艺谋、到田壮壮都受过他的关照。他的去世,实在是太让人伤心了。”芦苇说,“第五代导演是从西影厂起步的,陈凯歌的《孩子王》,张艺谋出任《老井》的主演、担任《红高粱》的导演都是在吴天明的一手扶持下创作的。”

  吴天明还支持周晓文出任导演,才有了《疯狂的代价》与《最后的疯狂》,当时还是西影厂美工的芦苇出任影片编剧,影片大卖后,吴天明找到了芦苇,芦苇回忆道,“当时我还不认识吴天明呢。有一天有人说吴厂长找我,我就去了。吴天明开门见山就说,你想当导演也可以,想当编剧也可以。”芦苇想拍中国的西部片,向吴天明提出想去搜集素材的想法,“吴导说你爱去哪儿去哪儿,只要你能把素材搞回来。然后办公桌一拉,给了我一叠钱。”拿着钱,芦苇跑到了甘肃采风,找到了电影《黄河谣》的创作灵感。“他呕心沥血,特别爱护这一代人,给我们机会和条件,是当之无愧的领头人。他一直没想着停歇,电影《百鸟朝凤》还没播呢,他还让我看样片。他的去世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范炳南

  他曾在美国卖饺子后来开了录像带店

  画家范炳南与吴天明交往了几十年,在接记者电话时,他正准备从西安启程,与吴天明的二弟、三弟一同前往北京吊唁。他介绍了上世纪90年代在美国时,他与吴天明的交往。

  范炳南说,吴天明刚去美国时比较困难,“他曾在我房子底下的汽车库卖饺子,时间很短,只有一个月,我给他盘馅儿。后来他开了‘南天’录像带店,因为我叫范炳南,他叫吴天明。当时在美国的中国电影人经常来我们这儿,王姬、钟阿城、吴思远、姜文、胡金铨、李翰祥都来过。”那时,他们一周有两三次聚会,台湾导演李行还专门来吃过羊肉泡馍。

  在洛杉矶的吴天明久不拍戏手痒,范炳南说一次吴导的女儿过生日,手痒的吴天明就拿着摄影机给女儿拍生日的小片子。吴天明在美国单元房里生活了两年多,范炳南说贾平凹1991年到美国时,与他和吴天明一起住。“钟阿城、贾平凹、我和吴天明还一起写写画画,还在家里看中外影片。”

  陈忠实

  《白鹿原》刚出版时

  第一个找我要拍的就是吴天明

  “天明去世,我深感痛苦和震惊,这是意料不及的沉痛的打击。”著名作家、中国作协副主席、省作协名誉主席陈忠实和吴天明认识40年,他回忆两人是文革结束的前一年认识的。“那时候我俩还是年轻人。《白鹿原》刚出版时,第一个找我要拍的就是吴天明。当时他还在国外,委托他弟弟到作家协会找我,说明他的意图。我相信他能导演好,毫不犹豫就写了委托条,让他筹备。后来时间不长,上海导演谢铁骊托人给我电话说也想拍,我解释说已经答应给吴天明了。”

  但谁也没想到,《白鹿原》经过了一二十年都不能拍,后来才有了王全安拍的那个版本。“天明前几年一回到西安就和我联系见面,事儿没做成,老朋友的信赖还在,听到他去世的消息,我半天缓不过劲儿来。”

  贾平凹

  他会以他的艺术作品永生

  得知吴天明病逝的消息,著名作家、省作协主席贾平凹先生委托贾平凹文化艺术研究院常务院长王立志与记者取得联系,发来了悼念词。

  贾平凹说:“听到吴天明先生逝世的消息,大为震惊,极其悲痛!吴天明是伟大的,为人大气度,共事敢担当,在他的身上最能体现西北人的厚重豪放。”

  他还表示,“吴天明的作品激励了几代中国人,为中国的电影事业做出大贡献。我和他是老朋友,这几年他还准备着要拍我的《秦腔》,没想到他却突然就走了。但朋友们是不会忘记他的,陕西人不会忘,中国人不会忘,他会以他的艺术作品永生。”

  肖云儒

  吴天明能当好领导又能当好导演

  昨天下午3点钟,吴天明夫人给学者肖云儒发来了短信,肖老4点多才看到。“他比我大一岁,我们是好朋友。我心里很不好受,去公园转了很久,听说许还山明天去北京,请他帮我将挽联带去。”肖云儒所写的挽联是,“艺如人生光彩溢银河;思若老井独剑走偏锋”。

  肖云儒和吴天明因西部电影结缘,“我们相识快40年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参加全国第一次中篇小说评奖,回来做报告时他也来听,当时他是青年导演,听完就来找我,说对《没有航标的河流》很感兴趣,想拍成电影。我把叶蔚林电话给他,还给叶打了个电话。他晚上就去了作者所在的长沙。”

  肖云儒回忆,吴天明在当西影厂厂长之前,找路遥和他,在西影附近的小茶馆聊天,“他让我们帮他分析当不当厂长,当了艺术会不会受影响。但我和路遥都鼓励他去,因为觉得可以给更多中青年电影人创造一个平台,给他们机会。”

  吴天明属兔,肖云儒属龙,肖说如今兔死龙悲,他评价吴天明能当好领导,又能当好导演,作为个人活得那么真。5年前在西部电影高峰论坛,肖云儒发言就提出吴天明是西部电影的领军人物,“他懂得艺术,知道发挥每个人的特点。他有山东人的豪气和陕西人的倔强,靠自己的性格魅力吸引了一批人,形成了陕西电影的人才群体。”(记者 谢勇强)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信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信
(责编:王博、王丽)

热点关注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