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中国第四代导演的代表人物,吴天明不仅拍出了《人生》、《老井》等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还大胆启用了张艺谋、周晓文、黄建新、顾长卫等一批艺术人才,被封为“中国第五代导演的伯乐”。

    如果没有吴天明对后辈人才的慧眼识珠和鼎力扶持,张艺谋、陈凯歌等第五代导演是否能够在同一时期形成鲜明的气候或许要打上个问号,而中国电影能否迎来属于那个时代的“天明”也将成为疑问。吴天明离世,上世纪80年代的又一个文化标志消失。他的光亮,照耀了中国电影的前行之路。他提携过的第五代导演,现在也已到花甲之年,又有谁能像他那样,在70后、80后导演纷纷崛起的今天,让他们在夜空不再独自闪亮,而是闪耀一个时代。

 

 

 

生前曾批中国电影娱乐至死

吴天明在2013年1月还出席了“剧本创作与时代精神”座谈会,他在会上怒斥中国电影已经到了娱乐至死的地步:“中国的编剧导演应该好好想想,我们要把观众带到什么地方去?”“1994年我给大学生讲座的时候就说过,中国的电影阳痿,现在比十几年前更进一步,已经到了娱乐至死的地步。”他指出,目前电影进入娱乐时代,许多影片票房很高,却没有精神。“现在有些电影人只顾挣钱,放弃社会责任,我们需要更深刻的挖掘民族精神。”一直是光头形象示人的吴天明毫不客气,“我问张艺谋,《三枪拍案惊奇》你想告诉人什么?!”

西北汉子“老愤青”

其实并非是他什么也不会做,因为他长得一点也不文弱,甚至有些“五大三粗”,敦实的身板让初见他的人以为他是一位搬运工。外形粗犷,说话率直,在圈内是有名的“愤青”,喜欢放炮。在年初的一场老电影人座谈会上,他还在质问:“中国的编剧导演应该好好想想,我们要把观众带到什么地方去?”

除了批评现在电影的商业化,他也为目前中国电影环境担忧,“众所周知我们的审查制度已经让很多好的电影无法面世,它难免会耗费电影资源。”他曾问记者,“你看看我们有什么电影可以在国外拿大奖。”说起这些他时常流泪,所以朋友们都叫他“老顽童”,因为他伤心时落泪,说到激动处也喜欢流泪,有时看剧本时也在流泪,看来并非是“男儿有泪不轻弹”,这个西北汉子给很多演员的印象就是外表大大咧咧,心思却十分细腻。吕丽萍就说吴导是个可爱的老头儿,虽然他们自《老井》后没有再合作过,主要是没有好的农村题材的本子,但她却很喜欢吴导的性格,他不掩饰自己的情感,说话很直,有错误能自己纠正,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

《梦的脚印》 电影梦与文化担当

“电影就是一个梦”,李安在自传《十年一觉电影梦》中道出了很多电影人一生痴迷电影的缘由,他说电影用光影营造出观众生活的梦境和理想生活场景,但故事讲述的又是最现实的人生和最复杂的人性,所以它总让人如痴如醉。以吴天明为代表、描写第四代导演的一套丛书,其中写吴天明的一本书名为《梦的脚印》,它讲的也是吴天明的追梦人生,他们不谋而合,都是在追述各自不同的人生和电影情怀。[详细]

吴天明曾用“小金库”赞助张艺谋拍《红高粱》

作为中国西部电影旗手,吴天明生前曾任西安电影制片厂厂长,拍出过《老井》、《没有航标的河流》、《人生》、《变脸》等家喻户晓的电影,是中国第四代导演中的代表人物。同时他也培养了一大批电影界顶尖人才,张艺谋等第五代导演能破茧而出,他有很大功劳。吴天明去世消息传出后,谢飞、张艺谋等电影圈人士纷纷在微博上发文悼念。

回顾当年,吴天明对于张艺谋的电影之路影响深远。除了在《老井》大胆起用从未学过表演的张艺谋出演男主角之外,吴天明还曾经从西影厂几个车间的小金库里凑了4万元,作为张艺谋导演处女作《红高粱》的启动基金。张艺谋的人事关系一直在广西电影制片厂,但吴天明在西影厂照样给张艺谋发工资,还把张艺谋当时的家人调到西影厂工作,分配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给他们。[详细]

吴天明捧第5代导演 田壮壮陈凯歌成就都有其功劳

1983年,44岁的吴天明被委任为西安电影制片厂厂长。当时的西影厂,拷贝发行量居全国倒数第一,上座率最低的七部影片中有三部隶属西影。吴天明上任后,扶持了田壮壮、陈凯歌、张艺谋、黄建新等一批崭露头角的第五代导演。那时刚从电影学院毕业的张艺谋原被分配到广西电影制片厂,吴天明把张艺谋当时的家人调到西影厂工作,还分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给他们。这些举动,令外界把吴天明视为“拓荒者”,但吴天明自己却没有看得那么严重,他曾表示:“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当时我在厂长的位置上,有点儿权利,就扶了他们一把,仅此而已。后头人家做啥,跟我有啥关系?我尽了我的责任。”

弟子们一个个成为大腕,但性格直率的吴天明对他们的批评仍是毫不留情。在今年1月举行的一个座谈会上,吴天明曾批评目前电影进入娱乐时代,许多影片票房很高,却没有精神,当时他直接点了张艺谋的名,“现在有些电影人只顾挣钱,放弃社会责任,我们需要更深刻地挖掘民族精神。我问张艺谋,拍《三枪拍案惊奇》,你想告诉观众什么?!”[详细]

吴天明和陕西:一生难割舍 最爱陕西农村题材

出生在陕西三原,成名于西影,扶持大批陕籍导演,暮年之际再度回陕。著名导演吴天明3月4日因心梗去世,记者采访多位陕西电影圈内人士纷纷表达对吴天明的怀念,吴天明对陕西电影、中国电影都有巨大的影响力。吴天明有着浓厚的陕西黄土地情结,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我喜欢这里农村的沟沟梁梁、窑洞、麦垛、石碾,我的作品也像是一个满身黄土的乡下汉子,风尘仆仆地走进了艺术殿堂。”在1983年之后的六年里,吴天明以西安电影制片厂厂长的身份领导掀起了改革开放后中国电影界第一轮“新思维运动”,他大胆启用有才华的青年导演,给张艺谋、陈凯歌等第五代导演提供机会和平台,使他们迅速成长走向国际,将“西影”这个名牌打造成为国内外瞩目的中国新潮电影的摇篮,开创了西影的黄金时代。[详细]

 

名家启泣送大艺术家 张艺谋陈凯歌追忆恩师

对此消息,圈内好友纷纷悼念。著名演员、“容嬷嬷”扮演者李明启在微博悼念:“吴天明大导演、大艺术家,您走好。名作家贾平凹专门发来了对吴天明的悼念词。贾平凹说:“听到吴天明先生逝世的消息,大为震惊,极其悲痛!吴天明是伟大的,为人大气度,共事敢担当,在他的身上最能体现西北人的厚重豪放,可以说他是陕西人的典型。我和他是老朋友,这几年他还准备着要拍我的《秦腔》,没想到他却突然就走了。但朋友们是不会忘记他的,陕西人不会忘,中国人不会忘,他会以他的艺术作品永生的。”

吴天明还通过张艺谋首次认识了陈凯歌。他曾对记者回忆两人极富戏剧性的初次见面:“在拍《人生》外景的时候,张艺谋、陈凯歌、何群3人拄着拐杖来了,说是给《黄土地》采景,没有钱了,我也不认识他们。但是3个人找过来说饿得不行,我就赶快给他们备饭,聊起来才知道他们缺钱。我就让摄制组拿了二三千元给他们,又把剧组一辆吉普车调出去给他们用了一个多星期。”昨日,记者联系到陈凯歌的经纪人宋平,她告诉记者,陈凯歌目前正在拍摄新片,他对吴导的逝世表示非常难过。

2014年03月04日,北京,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小组会举行。著名演员宋春丽在发言时,第一句话就谈到吴天明去世,她突然情感失控,声音颤抖,并数度哽咽,“今天早上,吴天明导演去世了,一下午我都非常难受。”她控制情绪强忍着泪水继续对着话筒,“我对吴天明这样的艺术家的工作环境、生活环境提出呼吁,他们现在生活的太苦了,有大家想象不到的苦。吴天明导演的《百鸟朝凤》,在电影院上了一天就被拿下来,说没有观众。我们这些执着为民族艺术发展的艺术作品就让其自生自灭吗?我呼吁抢救民族艺术。”[详细]

吴天明追思会在西影厂举行 众多好友同事到场缅怀

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在微博上发布吴天明导演电影回顾展、追思会信息。从治丧委员会人员名单上看,规格颇高,广电总局副局长张丕民任治丧委员会主任,不少国内重量级导演都出现在了名单上――李少红、谢飞、张艺谋、陈凯歌、韩三平、何平、顾长卫、黄建新、冯小刚等等。另外,追悼会定于3月8日下午3时在北京市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举行。“吴天明导演电影回顾展及追思会”活动则将于3月10日在北京电影学院标准放映厅举办。[详细]

吴天明:一个电影时代的标志

吴天明是伟大的,为人大气度,共事敢担当,在他的身上最能体现西北人的厚重豪放,可以说他是陕西人的典型。他的作品激励了几代中国人,为中国的电影事业作出大贡献。我和他是老朋友,这几年他还准备着要拍我的《秦腔》,没想到他却突然就走了。但朋友们是不会忘记他的,陕西人不会忘,中国人不会忘,他会以他的艺术作品永生的。[详细]

 

 

编辑/任志慧 人民网陕西频道编辑部出品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3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