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陕西著名导演吴天明:一个电影时代的标志

2014年03月05日11:12    来源:陕西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中国电影的旗帜人物

  1960年,21岁的吴天明考入西影演员培训班,在北京电影学院进修后,他于上世纪80年代回到西安电影制片厂。在1983年之后的六年里,吴天明以西安电影制片厂厂长的身份,领导掀起了改革开放后中国电影界第一轮“新思维运动”:他在任职期间实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破除论资排辈的陈规,大胆启用有才华的青年导演,发现并提携了张艺谋、陈凯歌、黄建新、顾长卫等一批在当时极为优秀的青年电影人,带着他们的代表作由此在世界闻名,使名不见经传的西安电影制片厂成为国内外瞩目的中国新潮电影的摇篮。当时国内外媒体连连惊呼:中国电影的太阳从西边升起!

  上世纪90年代,从美国学习回国后,已极富盛名的吴天明没有如当年影视圈中的滚滚北上大军一样,去影视业更发达的北京落脚,而是选择回到了家乡陕西,并在几年后担任了当时陕西新生影视企业“曲江影视”的董事长。拍陕片、号召陕西130多家影视制作企业成立陕西影视同盟、维护保护陕西影视人权利,创建曲江梦圆影视公司……随后多年,吴天明为陕西影视业做了许多事,助力陕西影视再度进入了快速发展期,用他的话说,“回来,我就是想振兴陕西的影视文化的!我要在这里再干一番事业!”

  吴天明,1979年与滕文骥联合执导《生活的颤音》崛起影坛。接着以独立执导《没有航标的河流》而受人注目。《人生》是他的代表作;《老井》、《变脸》成就了他艺术创作的高峰。吴天明的导演风格凝重、厚实,有着浓郁的民族特色。吴天明以深沉、饱含忧患意识的目光观察生活,以对人民对土地的深情处理题材,刻画人物。在他的作品中,既融注了中国传统文化的营养,又充溢着新的艺术方法,并透视出他对社会、对历史、对人生的深沉思考。

  业内追忆深切缅怀

  陈忠实(中国作协副主席):我是今天中午知道天明离开的消息,我很震惊,也很感伤。我们相识于1974年,距今整整40年了,我们是同代人,更重要的是我们算真正的文艺朋友。当时我的第一个短篇小说《接班以后》发表,西影厂要把这部作品搬上银幕,我坚决不同意,因为有点吓到我了,那只是我的第一个短篇,我觉得还不够改编影视剧的资格。后来西影厂通过区上领导给我做工作,在那种执著与坚持下,我最终同意了。小说改编成电影《渭水之歌》,当时吴天明是副导演,由我来修改剧本,剧本修改了很多遍,一直是我们在一起反复沟通。电影完成之后,我们的友谊就深深地结下了。那种朋友间的相互信赖,无以言表。当时对他的印象是坦率、真诚、说话嗓门很大,是一个搞艺术的陕西汉子。后来他在电影界取得了大成就、大造诣,我既感欣慰,也很钦敬。我的小说《白鹿原》刚刚问世时,天明还在美国,让他弟弟找到我,希望能让他来拍摄电影,我同意了,这部电影却由于种种原因一直耽搁下来,我们没能再次合作。天明回国后,我们还经常在一起小聚,天南海北的聊天。却不料突然得到他辞世的消息。作为多年的老友,心中有着说不出的痛苦。我今天专门给天明的女儿打电话表达了哀思,希望天明一路走好。

  贾平凹(陕西省作协主席):听到吴天明先生逝世的消息,大为震惊,极其悲痛!吴天明是伟大的,为人大气度,共事敢担当,在他的身上最能体现西北人的厚重豪放,可以说他是陕西人的典型。他的作品激励了几代中国人,为中国的电影事业作出大贡献。我和他是老朋友,这几年他还准备着要拍我的《秦腔》,没想到他却突然就走了。但朋友们是不会忘记他的,陕西人不会忘,中国人不会忘,他会以他的艺术作品永生的。

  张艺谋(著名导演):张艺谋工作室代表张艺谋发布微博:惊悉吴天明导演去世,震惊难过,几个月前还跟他共同筹划一部影片,不料竟成永别!吴导一路走好,嫂子和女儿节哀保重!

  张宏(西部电影集团董事长):联系上张宏的时候,他已经到了北京,在前往吴天明家的路上。他对记者表示:得知吴导去世的消息我非常意外,他两个月前还到过我的办公室,对于西影的发展,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建议。当时的他还声如洪钟、精神矍铄,还想在电影上大展拳脚,没想到,却走的这么突然。我觉得吴导在中国电影上的地位主要有这三个方面:西部电影的奠基者、中国电影走向世界的先驱、第五代中国导演的伯乐。他留给我最深的印象是:艺术上立足本土、大胆创新;能够冲破旧体制的束缚;为人直率、豪气,具有秦人风格。在得知吴导去世的消息后,西影专门成立了治丧委员会,将广泛联系全国电影厂和电影工作者,做好吴导的后事工作,我们还将推出一本专刊来缅怀吴导,西影内部也将设立吴导的追思堂,让大家可以寄托哀思。

  雷涛(曾任西影厂副厂长、著名作家、编剧):吴天明离世的消息让我一时难以接受。虽然吴天明比我大十来岁,但我们俩人相识多年,是非常好的朋友。吴天明是把中国电影语言和世界电影语言接轨的第一人,在他的率领下,通过《老井》等几部影片,让中国电影被世界电影所熟知。事实证明,吴天明真的做到了让中国电影的太阳从西边升起。他在电影方面创造性的发展,拍出了中国风格,也拍出了历史真实和现实真实,他的离世是中国电影乃至中国文化事业的很大损失,他是西影厂历史上无人可以取代的里程碑式的人物,他的离世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柏雨果(著名摄影家):非常突然,现在正在给他做照片,遗像,连夜送到北京。北京要成立一个陈列室。简直不敢想象,前不久我们还在一起吃饭聊天,还说下一部戏的事情,突然这个人就不在了。几十年来我和天明像兄弟一样相处,我更加不能接受。

下一页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信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信
(责编:王博、王丽)

热点关注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