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90后轮椅女孩追逐人生梦:山不过来我就走过去

2014年01月05日07:43    来源:西部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张翠在宿舍门口养了几盆芦荟,因为有偏方说,芦荟有治疗的功效。

  距离年终期末考试还有7天了,与其他奔波于饭堂、自习室和校园的同学不同,因为病痛致使骨头萎缩的陕西师范大学2011级思想政治教育的张翠,在妈妈的陪伴下待在寝室里认真复习,桌上一千多页的《资本论》已经翻阅过半,虽然饱受身体的痛苦折磨,但这个21岁的女孩却从未退缩,“我走的是有些辛苦,但我深知,选择了一条道路,就要脚踏实地,用自己的汗水去换取一切……"

  厄运侵袭童年 人生轨迹突变

  6岁正是一个天真无邪充满童话的年龄,然而6岁这年却成了张翠的人生分水岭。“身体开始剧痛,骨头逐渐变形无法独立行走,轮椅成为伴随我的必需品,”经过诊断,张翠患上了罕见的硬皮症,先是皮肤干燥硬化,接着骨头逐渐萎缩,“全身都疼,就像患上风湿一样,每天都要吃四十几颗药。”张翠说,“那时懵懂的我还不能清晰的认识到自己与别人的区别何在,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将要面对什么问题、面临哪些挑战。”

  打有记忆起张翠每天都很怕吃饭,不是饭不可口,而是吃饭前要喝药。“为什么每天都要吃这么苦的东西?”她心里暗暗想着,然而每到这个时候,一旁的妈妈会像变魔术一般给她一颗糖果,“爸爸心疼的目光、妈妈的安慰与鼓励,全部融进甜甜的糖果中,我会听话的微微一笑:一颗糖果构成我惬意的小小世界!”

  随着年龄的增长,看着别的小朋友背起书包的时候,张翠从未如此强烈地渴望知识渴望像其他小朋友一样上学。普通人也许曾经为了用左手还是右手写字而犯难,而张翠要面对的却是到底哪只手能写字的困惑,畸形的双手难以承担握笔的重量,为了能和正常的小朋友在一个教室受教育,她反复苦练,终于如愿以偿学会了写字。

  “我终于上学了!”张翠心里的倔强暗暗想着:“除了体育课不能去、课间不能自由活动、上学需要妈妈接送、饭后多了些药丸、雨雪天需要几片止疼药外,我和同龄的小朋友没有什么区别,我一样有父母的疼爱,一样坐在教室汲取着知识,一样可以交到好朋友,我一样可以开心畅怀的笑。”

  “我活在所有人的爱中”

  当人的缺陷出现在不同年龄段时, 对残缺的认知、承受和接纳亦有所不同,虽然经历了那么多,“但我依旧无法坦然面对体育课甚至是体育场,我无法做到可以忽略大街上陌生人的异样眼光,或同情或嘲笑或讽刺,我甚至质疑曾经每一步的选择是否正确。”张翠说,自己开始以各种借口逃避现实,直到一次去看望福利院的孩子们时,才深知在社会的某个角落有这么一群孩子,他们因身体缺陷被父母抛弃,可他们的眼中充满对亲情的渴求,对知识的渴望,对生活的期盼。

  “这群孩子触痛了我心里的伤却又治愈着最深的痛。我有父母,有老师,有朋友,这么多爱着我的人,我活在所有人的爱中,还有什么理由去放弃呢?身体残疾已成事实,黯然伤神,于事无补,我能做就是靠自己反复摸索如何以残疾人去过正常人的生活,”张翠坚信,一切的磨难都是暂时的,乌云终将散去,自己无权放弃爱放弃坚持,无权因为不完美的人生而放弃努力。

  “倘若6岁是我的人生的不幸,那么高考无疑是我命运翻盘的机会,亦是我再次叩响幸福之门的机遇。” 2011年,由于户籍问题,张翠不得已从新疆回到陕西延安参加高考,在踏上家乡的土地之际,她悲喜交加。“喜的是我终于回到魂牵梦绕的故乡,悲的是我于故乡恰似个过客。”

  收起情绪,张翠开始了最后的冲刺,但一切似乎又并不那么顺利,时差、水土不服、气候不适,陌生的老师、同学,不同的教材……一切未曾料到的问题接踵而来,“这些都带给我前所未有的压力,每天上午4节课,下午4节课,晚上还有晚自习,虽然身体很辛苦,但重写人生道路的机会就在眼前,容不得我多虑,我一定要把高考发挥到最好。”通过艰苦的努力,张翠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自己理想的大学——陕西师范大学。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信
人民网陕西频道官方微信
(责编:谷妍(实习生)、马莉)

热点关注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