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陕西频道首页

    作为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的陕西,全省各地遍布着古代建筑。它们是众多陕西文物古籍中的一群耀眼明星,亦成为中国传统古建丛林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亭台楼阁、庙宇寺院、王宫官邸、名人宅院、石窟塔刹......在这悠悠流淌的历史长河中,一座座古建筑便成为这历史的亲历者,静守着每一座城的变迁,见证着四季轮转与悲欢离合。

分享到

现代技术是否救得了古代建筑?

我国古建筑修缮保护是一个集文化弘扬、技艺传承、科技支撑等多方面于一体的工程。科技手段虽然并不能解决古建筑保护修缮的所有问题,但即是古建筑得到合理保护、延年益寿的重要支撑。

位于北京南池子大街的皇史宬是明清时期的皇家档案馆,也是我国现存的唯一一座砖石结构档案库房。它分南北两院,由于历史原因,南院成了大杂院,违建、私拉电线问题严重。最近院内违建拆除工作正式启动,此后将由故宫博物院对文物古迹进行原貌修复。

随着保护文化遗产、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观念逐渐深入人心,各地文物古建修缮的步伐不断加快。但是如何更加科学地对古建筑进行保护和修缮也值得探讨和关注。

  • 西安人民大厦西安人民大厦

足不出户游古村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我们直播的第一站是西递村的田园风光。放眼望去,大片油菜花与古民居交相辉映,走在花间,有一种‘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畅快。”一把油纸伞、一袭青纱裙,金灿灿的油菜花田里,一个身影面对镜头落落大方,对着手机屏幕将古村落的自然山水娓娓道来。

这是一场旅游直播,由安徽省黄山市黟县文化旅游体育局主办,主播是黟县徽黄旅游发展公司西递景区的导游徐宁娟。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从徽派建筑的雕梁画栋,到诗礼人家的家风家训,从农家小院的袅袅炊烟,到寓意深刻的西递楹联,徐宁娟全都了然于心。

陕西古建欣赏

  • 钟楼钟楼
  • 青龙寺青龙寺
  • 党家村党家村
  • 武陵寺塔武陵寺塔
  • 神木白家大院神木白家大院
  • 熨斗古镇熨斗古镇

中国五千年历史,三千年是韩城人说了算

司马迁祠——坐落于芝川镇东南山岗上,东望滔滔黄河,西眺巍巍梁山,南瞰古魏长城,司马迁铜像炯炯的目光好像正在穿透千年历史尘烟。

西周逨盘:一部铜铸的史书

它,是宝鸡市眉县农民一镢头挖出的国宝;它,记载了单氏家族8代人辅佐西周12位王征战、理政、管治林泽的历史;它,对西周青铜器断代研究有重要意义,具有证史补史的作用;它,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出土的青铜器铭文字数最多的国宝;它,印证了《史记》的可信性;它,以及与它一起出土的青铜器被誉为21世纪重大考古发现之一,对西周历史研究有巨大的推动作用。

大家说

  • 广仁寺广仁寺

人民日报:珍视呵护我们的建筑遗产

百年来,探索中华早期文明的考古学家们,在国内许多地区,发现了如陕西的姜寨、湖南的城头山、浙江的河姆渡、湖北的盘龙城、河南的二里头与偃师商城、陕西的凤雏等一系列重要的考古遗址,这些考古遗址皆发现了重要的建筑遗存,通过建筑考古学的系统研究,我们将可与其他考古材料形成多维互证,还原历史。例如,从姜寨、城头山等遗址中的“大房子”,再到二里头遗址中的大型回廊院落,其间的一系列建筑演变,恰是从聚落到国家的历史脚步。这些遗址如满天繁星般,描绘着中华早期文明多元一体的进程,我们相信,终有一天,那些被田野考古学家唤醒的早期建筑遗址,那些被建筑考古学家复原的中国早期建筑,将告诉我们中华早期文明的缘起。

  • 佳县白云山佳县白云山

健全法律制度保护历史文化名城名镇

在历史文化名城名镇保护工作中,保护和利用是其中最为核心的两个问题。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名城名镇保护工作业已取得巨大成就。但是,如何对这些有着历史文脉存续、文化记忆传承的名城名镇加以利用,一直是各地面临的一个难题。

推动旅游与古建筑保护共同发展

保护古建筑与发展文旅产业具有天然的关联。“古建筑对于旅游的开发来讲,是非常宝贵的旅游资源。这些年总的来看,成功的案例比较多。”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高舜礼说。

    古建筑是历史文化的载体,是记忆,是符号,是传承。历经过蹉跎岁月的古建筑能否跟随时代的脚步继续走下去,成为了当今社会亟须解决的一个课题。

    在2018年9月中国古建筑国际论坛上,专家学者一致认为古建筑保护、修复和活化,需要全社会力量的参与和支持,社会各界才是积极参与的主体。更新保护观念,创新机制措施,积极推进古建筑严格保护、合理利用,才能使其历久弥新,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