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陕西频道首页

    作为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的陕西,全省各地遍布着古代建筑。它们是众多陕西文物古籍中的一群耀眼明星,亦成为中国传统古建丛林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亭台楼阁、庙宇寺院、王宫官邸、名人宅院、石窟塔刹......在这悠悠流淌的历史长河中,一座座古建筑便成为这历史的亲历者,静守着每一座城的变迁,见证着四季轮转与悲欢离合。

分享到

一个千年古村和它的最后13位村民

最近,一组照片让深山中绵延生息千年的古村——大汖村,再次被世人瞩目。当这组照片出现在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的报告厅里,在场嘉宾无不动容。这场主题为“乡关何处·传统村落‘空心化’问题及其对策”的国际学术研讨会,吸引了海内外专家学者以及来自传统村落基层的众多保护工作人员、志愿者以及村民代表近百人。

最早发现大汖村“空心化”问题的中国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中心客座教授王晓岩是一位摄影家,他用镜头记录了这个即将消亡的传统村落的生产、生活、物质遗存、信仰以及13位留守者的生存状态。王晓岩用影响带着人们走进这个村子,“希望引起更多人的共情、共鸣及反思。”

  • 西安人民大厦西安人民大厦

中国古代最早的“联排别墅”揭开面纱

今年10月,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考察组在湖南资兴清江镇调研时,发现了一处我国目前所知村落建筑类型中,保存最好、规模最大、年代序列最清楚的且仍活态传承的,因“庐”成“聚”成“衢”的村落建筑遗存——带头村。

考察组认为,作为一处农业文化遗产,带头村这种型制与形式的村落建筑,明显不同于一栋一院、一户一式的民居,可戏称为中国古代最早的“联排别墅”,尚不见于以往学者的研究成果,为我国传统民居建筑研究类型中首次发现,为研究我国尤其是南方地区农耕文明和传统村落建筑的形成与型制,提供了极为可靠的范样物证,具有补充民居建筑研究的学术空白的重大价值,所以是我国极具特色的乡村文化遗产。

陕西古建欣赏

  • 钟楼钟楼
  • 青龙寺青龙寺
  • 党家村党家村
  • 武陵寺塔武陵寺塔
  • 神木白家大院神木白家大院
  • 熨斗古镇熨斗古镇

“会呼吸”的村巷

初冬午后,暖阳怡人,徐正奉靠坐在门口的摇椅上,欣赏着房前巷子里的青石板路。原始古朴的青石板大小不一、错落有致,沿着2米左右宽的村巷从头铺到尾,两侧的绿植也顺着巷子分列排开,为小巷镶上了绿色的“花边”。“我们这巷路会‘呼吸’。”徐正奉得意地说。然而就在几年前,他还对巷子里铺石板路十分抵制。

筑起一道坚固的“防火墙”

作为文物大省,陕西现存各类古建筑354处,文物消防安全形势严峻。近年来,我省在文物安全工作,尤其是文物消防安全工作上狠下功夫,取得了显著成效。连续10多年,省内的文物古迹和古建筑未发生有影响的火灾,文物安全得到保障。

大家说

  • 广仁寺广仁寺

人民日报:珍视呵护我们的建筑遗产

百年来,探索中华早期文明的考古学家们,在国内许多地区,发现了如陕西的姜寨、湖南的城头山、浙江的河姆渡、湖北的盘龙城、河南的二里头与偃师商城、陕西的凤雏等一系列重要的考古遗址,这些考古遗址皆发现了重要的建筑遗存,通过建筑考古学的系统研究,我们将可与其他考古材料形成多维互证,还原历史。例如,从姜寨、城头山等遗址中的“大房子”,再到二里头遗址中的大型回廊院落,其间的一系列建筑演变,恰是从聚落到国家的历史脚步。这些遗址如满天繁星般,描绘着中华早期文明多元一体的进程,我们相信,终有一天,那些被田野考古学家唤醒的早期建筑遗址,那些被建筑考古学家复原的中国早期建筑,将告诉我们中华早期文明的缘起。

  • 佳县白云山佳县白云山

健全法律制度保护历史文化名城名镇

在历史文化名城名镇保护工作中,保护和利用是其中最为核心的两个问题。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名城名镇保护工作业已取得巨大成就。但是,如何对这些有着历史文脉存续、文化记忆传承的名城名镇加以利用,一直是各地面临的一个难题。

推动旅游与古建筑保护共同发展

保护古建筑与发展文旅产业具有天然的关联。“古建筑对于旅游的开发来讲,是非常宝贵的旅游资源。这些年总的来看,成功的案例比较多。”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高舜礼说。

    古建筑是历史文化的载体,是记忆,是符号,是传承。历经过蹉跎岁月的古建筑能否跟随时代的脚步继续走下去,成为了当今社会亟须解决的一个课题。

    在2018年9月中国古建筑国际论坛上,专家学者一致认为古建筑保护、修复和活化,需要全社会力量的参与和支持,社会各界才是积极参与的主体。更新保护观念,创新机制措施,积极推进古建筑严格保护、合理利用,才能使其历久弥新,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