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民俗文化裡的小康夢

——綻放在三秦大地上的文藝之花(下)

記者 王婕妤   劉印

2019年12月13日07:15  來源:陝西日報
 
原標題:延安民俗文化裡的小康夢

安塞農民表演腰鼓。

安塞區精彩的腰鼓表演。

安塞農民正在剪紙。

延川農民的剪紙。

宜川農民表演斗鼓。 照片均為本報記者 王婕妤攝

這裡,有氣壯河山的腰鼓,有精巧絕倫的剪紙,有蕩氣回腸的民歌,有別具特色的布堆畫,有鮮活生動的曲藝……濃郁的黃土風情和多樣的民俗文化,賦予了這裡與黃土高原同樣深厚的底蘊和蓬勃而頑強的生命力。

這裡是延安。

人文始祖黃帝,從這裡肇基華夏。幾千年來,扎根黃土地的人們,生於斯,長於斯,悲喜以歌、耕戰以鼓,庠序以藝,結出了豐碩的文藝果實。

產業扶貧,文化扶志。5月7日,隨著宜川、延川的順利脫貧,延安正式告別絕對貧困。黃土地上多樣的生活境遇孕育出多彩的民俗文化,而多彩的民俗文化又反哺著民生。在黃龍,沉寂多年的黃龍獵鼓一經盤活,便成為撬動脫貧攻堅、激活鄉村振興的有力支點﹔在安塞,打起的腰鼓不僅趕走了貧困,也奏響了李東東的致富之歌﹔在延川,白琴琴自小酷愛的剪紙,將她從命運的谷底托起,開啟了全新的生活……

文化長河激蕩,這些翻涌的浪花,在新時代的陽光下,折射出延安這片熱土上最為動人的脫貧故事,也照亮了中華民族的全面小康之路。

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源自群眾,造福群眾,民俗文化從誕生之初就蘊含了全部的發展密碼。

盤活老“家底”

12月4日下午2時,黃龍縣白馬灘鎮圪嶗村。收拾完廚房,泡上一壺連翹茶,58歲的劉增民拖了兩把椅子放到大門口,和妻子坐下品起茶來。老兩口剛剛為一群慕名而來的游客准備了一桌豐盛的午餐。“雖然冬天旅游項目少,咱待客的熱情可不能減。”劉增民嘿嘿一笑。當然,在農閑的時段,他們又有了一筆收入進賬。

山還是那座山,但圪嶗村再也不是那個山圪嶗了。

圪嶗村現在有一個洋氣的名字——印象圪嶗。去年8月景區建成以來,這裡已經成了黃龍縣鄉村旅游的新晉“網紅打卡地”。

“是獵鼓留住了人。”白馬灘鎮副鎮長張歲平說。

產業單一、基礎設施薄弱的圪嶗村曾是白馬灘鎮諸多貧困村之一。這幾年隨著脫貧攻堅工作的持續推進,村裡不斷調整發展方向,終於在2016年實現整體脫貧。張歲平告訴記者,目前村裡發展起了板栗、羊肚菌、中蜂等種植養殖產業,但如何讓村民持續穩定增收,依舊是關乎群眾生活的頭等大事。

結合黃龍縣全域旅游的發展思路,獵鼓成了促進圪嶗村轉型升級的絕佳跳板。

黃龍獵鼓是黃龍縣的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鼓樂雄壯,動作大方,氣勢恢宏,黃龍獵鼓反映的是黃帝時代先民們狩獵的壯觀場景,其發源地正是以圪嶗村為中心的神峪川一帶。隻不過由於近幾十年來的社會發展,過去作為紅白喜事必備節目的黃龍獵鼓逐漸失去了曾經的輝煌。

2018年,一個以黃龍獵鼓為核心的鄉村旅游規劃在圪嶗村落地。依托圪嶗村原本古色古香的村落,復原了遠古先民生活場景。當年8月,印象圪嶗景區建成開放,迅速成為黃龍縣旅游熱點區域。

“有很多外地游客,就是為了看一場獵鼓表演,特意留在村裡住一晚。”張歲平告訴記者,旺季的時候,每天晚上,村裡的廣場都會有獵鼓表演和篝火晚會。“看一場獵鼓表演,吃一頓農家飯,住一晚民宿,這已經成了游客游玩的標配。”

留住人,也就守住了發展后勁。2016年靠著核桃和板栗,劉增民一家年收入不到2萬元﹔景區建成后,劉增民辦起農家樂,僅今年暑期旅游旺季,月平均收入1.3萬元。

不只是劉增民,圪嶗村村民們根據自家特長還辦起了油坊、豆腐坊、民宿,基本具備了短期游客的接待能力。村裡的核桃、板栗和蜂蜜,也因為越來越多慕名而來的游客而有了更廣闊的銷路。

“打起來的獵鼓不僅讓我多了收入,還讓娃娃有了走出去的機會。”已經脫貧的劉立軍高興地說。景區建設期間,他在工地開運輸車掙了4萬多元,現在上六年級的女兒加入了學校的獵鼓藝術團,借著外出表演、比賽的機會早早出去見了世面,開闊了眼界。

“等我有時間了,讓我娃也教我打打獵鼓!”劉立軍樂呵呵地說。

“鼓”起新生活

12月10日的安塞腰鼓山,39歲的李東東正系著白羊肚手巾,挎著紅色的腰鼓,在隊列中盡情舞動。伴著激昂的鼓聲,踩著有序的鼓點,李東東越舞越起勁,越打越有力。他喜歡打腰鼓帶給他的那種快感,也正是打腰鼓帶給了他無限曙光……

霎時間,鼓聲凝,若雪落高原,若古道幽情,聽者如痴如醉﹔鼓手動,似驚蛇飛舞,似夜半狂歡,觀者激情滿懷。

李東東的家鄉安塞區,是全國知名的“腰鼓之鄉”。從小他就愛看腰鼓表演,也愛跟著老人們一起打腰鼓,可以說,腰鼓就是伴他一同成長、無法分割的珍寶。

但這珍寶李東東還是不得不放下,腰鼓帶來的歡樂終究掙脫不了貧窮的桎梏,生活的擔子壓得這個健碩的陝北漢子有些喘不過氣。

“沒辦法,打腰鼓又掙不了錢,養不了家。從16歲開始,我出門打過工,回鄉搞過大棚蔬菜,雖然辛苦,但多少還是掙了些錢。”然而,命運似乎並沒有准備放過這個原本就貧窮的家庭,李東東回憶著,“眼看生活有了起色,先是我父親得了肺結核,接著母親又患上心臟病,之后,又發現出生沒多久的兒子得了腦癱。2016年,我妻子又罹患子宮癌,那時候我幾乎絕望了。”

2016年,李東東一家被列為建檔立卡貧困戶。同樣是在這一年,李東東再一次拿起了腰鼓。“從來都沒想過,也不敢想,當年為了生計放下的腰鼓,卻在最困難的時候帶給了我們一家希望。”

那一年,安塞專門針對貧困戶辦起了腰鼓培訓班,准備通過打腰鼓這一傳統文化帶動貧困戶在家門口實現就業,拓寬群眾的增收渠道。從小就有打腰鼓基礎的李東東僅僅通過一周培訓便成功結業,從此走上了“腰鼓致富”之路。

這一次,李東東用腰鼓徹底趕走了貧困,通過自身努力,他成功入選了安塞區的勵志扶貧藝術團。“現在,我成了簽約的鼓手,每個月保底工資2400元,每演出一場150元,一個月保守算下來能掙4000多元呢。”近兩年,打出名氣的李東東還時常外出到全國各地教授安塞腰鼓技藝,獲得了較高的收入。

2018年,安塞區還投資1800多萬元在馮家營建成“千人腰鼓”文化村,促使當地貧困戶鼓手每年通過打腰鼓等文化產業人均增收8600元,直接帶動200余名貧困群眾脫貧。鏗鏘有力的鼓聲、催人奮進的鼓點和豪邁奔放的舞姿成了安塞區文化脫貧的最真實寫照。

“剪”出好日子

12月4日清晨,從小便酷愛剪紙的白琴琴一如往日,走進延川華彩手工藝品專業合作社的大門,一切收拾妥當,便拿起心愛的剪刀專心致志地開始了手上的活計。不一會兒,她巧手翻飛,一幅精致的剪紙作品躍然眼前。

今年51歲的白琴琴不曾想過,經歷過人生的劫難,最終是這從小伴她長大的剪紙改變了一家人貧困的命運。

“那時候,我都快要崩潰了,整個家也搖搖欲墜。”回想起2015年自己罹患癌症后的情景,如今的白琴琴只是淡然一笑,“做手術看病花了30多萬元,用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更大的問題在於,我喪失了勞動能力。丈夫由於要照顧我,也不能再出遠門打工,加上3個孩子上學的各種費用,這場病讓我們一家幾乎跌落谷底。”

從那時起,與“死神”擦肩而過的白琴琴想起了自己的初心。“打不成工了,也總不能閑著。”帶著這樣的想法,白琴琴重新拿起剪刀,沒想到生活也就此發生了變化。“從一開始自己做,到后來參加縣上舉辦的培訓,加入合作社。愛好變成了事業,靠著剪紙,我每個月坐在家裡就能掙2000多元。”

如今,白琴琴一家靠著剪紙不僅早已摘掉了貧困戶的帽子,她本人還成了延川華彩手工藝品專業合作社的主創成員,並擔任著延川婦女手工藝協會的副會長。她也時常用自己的故事激勵著來到這裡的每一個人。

剪紙,這千百年來在黃土高原雄渾壯闊、深沉厚重的土地上孕育出的藝術形式,正滋養著延川這片土地上許許多多像白琴琴一樣的人們,編織著他們脫貧致富奔小康的夢。一把剪刀,剪出的是他們堅韌不拔的品質﹔一張紅紙,呈現出的是他們樂觀自信的性格。

從2016年成立至今,延川華彩手工藝品專業合作社已吸納會員146人,其中貧困群眾67人。他們中的大多數已通過基本的手工技能培訓,獲得了結業証書,具備基本手工藝品制作及生產能力,並通過剪紙獲得收入。

在整個延川縣,包括延川縣婦女文化藝術家協會、高鳳蓮藝術(剪紙)傳習基地在內的多所機構,也常年為當地的貧困婦女提供義務培訓,籌辦展覽,僅2018年就為四五百人提供了剪紙培訓,從精神上和技能上幫助當地群眾過上好日子。

“我常常對學員們講,貧窮有好多種,除了吃穿住用上的,還有精神、心靈和志向上的。扶貧要扶志扶智,首先要有奮斗的夢想。”延川縣民間藝術家、國家級非遺項目延川剪紙陝西省級傳承人劉潔瓊說,“我們深入村鎮,給貧困群眾傳授剪紙等技藝,就是要讓他們獲得脫貧致富的一技之長,並靠著這項傳統文化藝術,讓日子越過越紅火。”

(責編:谷妍、鄧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