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積金被停業的公司取走

官司贏了,錢咋追回?

2019年12月12日07:33  來源:華商報
 
原標題:官司贏了,錢咋追回?

77歲的陳老太偶然間發現自己的住房公積金賬戶被銷戶,賬戶內16602.3元不翼而飛。經查,這筆錢早在2007年就被她的退休單位陝西黃河圖書發行公司取走。然而該公司在2004年早已停業,營業執照也已吊銷。她不知道這錢到底去了哪裡,雖然官司贏了,但錢咋追回?

老人和愛人的公積金十多年前都被公司取走

陳老太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才知道自己的住房公積金可以提取,可她去查詢卻發現,自己的公積金賬戶已被注銷,賬戶內16602.3元也不翼而飛。“我還查了已故的愛人公積金賬戶,也是銷戶,賬戶內1936.58元同樣沒了。”老人說,“我愛人生前也是陝西黃河圖書發行公司的職工。”今年3月,經過省住房資金管理中心查詢,這兩筆錢確實在2007年被人以陝西黃河圖書發行公司名義取走。除了這兩筆,還有4人的住房公積金賬戶被銷戶,資金均轉入了陝西黃河圖書發行公司的賬戶。按照陝西省住房資金管理中心查詢解釋,當時的管理制度是,住房公積金提取業務由職工所在繳存單位填制《住房公積金支取申請書》在省中心統一辦理。省中心審核無誤后,開具轉賬支票將提取資金轉至繳存單位銀行賬戶,再代付給職工本人,這筆金額轉至陝西黃河圖書發行公司賬戶。

2004年公司已經停業

為啥還能取走公積金

“陝西黃河圖書發行公司早在2004年就停業了。”陳老太說。

華商報記者從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查詢到,該公司已於2011年被吊銷。

“從2004年至2011年這段時間公司一直在處理停業的善后問題。”陳老太說,“善后工作一直是公司法定代表人陳某宏和另一管理層李某琴在處理相關事務,他們掌握著公司的公章。”

12月11日,華商報記者和以上兩人取得聯系。陳某宏稱,他早在2001年就離開公司,而李某琴則拒絕接受採訪。二人均稱不知道陳老太的住房公積金去了哪裡。但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顯示,陳某宏仍是該公司法定代表人。

“我多次找這兩人詢問,我的住房公積金去哪了,他倆都不好好說,最后我無奈把陝西省住房資金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員叫到了李某琴家裡,她才說住房公積金被公司用了,而非她個人用了。”陳老太太說,“可公司2004年停業,在2007年怎麼會未經我同意,將我賬戶的錢取出另作他用呢?”

雖然贏了官司

卻不知道該如何執行

陳老太無奈之下將陝西黃河圖書發行公司及李某琴告上法庭,雁塔區人民法院受理了此案。

今年11月19日,法院對此案作出判決。按照《住房公積金管理條例》規定,住房公積金職工個人繳存部分和職工所在單位為職工繳存部分,屬於個人所有。本案中黃河圖書發行公司以陳老太太退休、其夫死亡為由支取了二人住房公積金,且一直佔有該款項未向個人發放,已構成不當得利,應返還支取的住房公積金及利息。

法院認為,無証據表明這兩筆住房公積金被陳某宏、李某琴實際控制,不由二人承擔返還責任。法院最終判決,陝西黃河圖書發行公司應返還陳老太23377.29元。

“官司我雖然贏了,但我夫妻二人的住房公積金到底去了哪,被誰用了,沒人能給我說清楚。”陳老太說,“更為重要的是,陝西黃河圖書發行公司已經停業,也被吊銷了營業執照,這個公司已經不存在了。我贏了官司,卻不知道該如何執行下去。”

>>律師觀點

可對法定代表人採取強制措施 如多名職工公積金被佔用或涉刑事犯罪

陝西恆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知名公益律師趙良善認為:這家公司將職工的住房公積金取走,根據《民法總則》第一百二十二條規定:“因他人沒有法律根據,取得不當利益,受損失的人有權請求其返還不當利益。”這家公司的行為屬於不當得利,職工有權要求這家公司返還。承擔返還住房公積金的責任主體系公司,而非法定代表人,因為根據《公司法》的規定,有限公司具有獨立承擔民事責任的資格,而法定代表人作為公司的負責人不需用自身財產承擔責任。“這起案件雖然法定代表人個人資產不用承擔公司債務,但其作為公司經營者仍應承擔管理責任。”趙良善說,“陳老太太可申請執行,法院可對法定代表人採取限制高消費令,甚至進行司法拘留,從而使法定代表人講清楚職工住房公積金的下落,給追回財產帶來轉機。”趙良善特別強調,此案如涉及多名職工的住房公積金被公司佔有、挪用,可能涉嫌刑事犯罪。 華商報記者 謝濤

(責編:谷妍、鄧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