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閃亮的名字——走近那些“中國好醫生、中國好護士”

記者 屈婷、仇逸

2019年10月18日10:19  來源:新華網
 
原標題:致敬閃亮的名字——走近那些“中國好醫生、中國好護士”

為了一句“為人民服務50年”的承諾,土生土長的北京姑娘路生梅,扎根陝西榆林市佳縣人民醫院,呵護數萬名嬰幼兒安康,直到青絲成華發。

75歲的她仍未“歸來”。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的禮堂內,路生梅用“京味兒”普通話說:“我會在祖國更需要我的地方,堅守到最后。”

路生梅、徐文嚴、巴桑鄧珠、周儉、周行濤……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中國好醫生、中國好護士”。在中央文明辦、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舉辦的現場交流活動中,他們用一個個奮斗寫就的人生故事,讓人們為醫護者的大愛、為健康中國70年來一步步艱苦的攀登而動容。

新中國成立之初,多地疫病橫行,人民缺醫少藥。參加開國大典的游行隊伍中,年輕的燕京大學醫學生徐文嚴下定決心,“以醫學報國”。70年過去了,他“深耕”傳染病防控:參與制定國家防治計劃、重啟疾病研究和人才培養,致力艾滋病防控中國方案……

今年,已是皮膚病性病防治領域專家的徐文嚴,現場觀禮了新中國七十華誕盛大的閱兵儀式和群眾游行,心緒難平。“我們個人渺小的一生,能奉獻給國家醫療條件的進步、人民健康水平的提高,我了無遺憾!”

“人民健康70年的歷史中,寫滿了一代代衛生工作者的奮斗芳華和錚錚誓言。”國家衛健委宣傳司副司長米鋒說,不負韶華,守護人民健康初心不改,是“中國好醫生”“中國好護士”身上最值得人們汲取的精神力量。

他們以精湛醫術和仁愛之心,一次次幫助患者闖過激流險灘——

肝癌,是我國高發的惡性腫瘤之一。肝切除和肝移植手術是其主要的根治性治療手段,但風險高、難度大,被稱為普外科手術的“珠穆朗瑪峰”。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肝外科主任醫師周儉正是一位“攀登者”:8000余例肝切除和2000余例肝移植臨床經驗的積累,讓他向一項“不可能的任務”發起沖鋒。

傳統情況下,肝癌病人直接切掉全部“壞肝”的話,如果正常肝臟剩下不到30%或40%,必死無疑。但周儉卻打算利用肝臟再生的功能,先把肝臟好、壞兩部分完全劈開,切斷“壞肝”的部分血供,等待“好肝”長到足夠大時,再用手術徹底切除“壞肝”,“起死回生”。

2013年4月,周儉成功了!一個用傳統手術治療不可切除的巨大肝癌被他用這種革命性的手術方法切除了,這也是亞洲首個成功的案例。此后,他未止步不前。在湯釗猷和樊嘉二位院士的指導下,周儉帶領中山醫院肝外科年年創新。

一天十幾台手術,每台手術都要分毫不差……周儉的一天常常以精疲力盡地倒在沙發上結束。但他說:“每救活一條生命,心裡的歡喜是無法形容的。這份工作是累,卻給了我很大的快樂。”

他們以人間大愛和忠誠擔當,把人民安康當成畢生的追求——

趙堅,上海市第九批援藏干部人才、上海市兒童醫院心內科主治醫師。年僅38歲的生命永遠定格在高原。

這位堅韌不拔、技藝精湛的“趙醫生”,是孝順的兒子、慈愛的父親,也是同事和學生們眼中的“暖男”。在心內科最繁忙的暑假,總能看到趙堅為貧困先心病患兒申請救助基金而奔忙的身影。他申請救助的患兒超百例。

偏遠貧困地區是先心病高發的地區,趙堅渴望去那裡“做良醫”。從援滇、赴青海果洛巡回診療到援藏,他總是主動報名、說走就走。2019年7月,剛來到日喀則市人民醫院沒幾天的趙堅馬不停蹄:去貧困戶家裡為三歲的先心病患兒診治、撰寫科室計劃……沒想到,凶殘的病魔卻讓他的人生壯志戛然而止。

他們以溫柔初心和無畏堅守,在健康中國的征途砥礪前行——

國際知名眼科專家、復旦大學附屬眼耳鼻喉科醫院副院長周行濤以激光為“刀”,讓無數孩子重獲光明。他的兜裡總放著一些彩色的巧克力糖果,讓不少患病孩子破涕為笑。“手術刀是冰冷的,但我希望孩子們能永遠記住這一點點甜。”

山高路險、雪災、高原強震……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醫院主任護師巴桑鄧珠在康巴山路上護理傷患,一走就是40年。他是我國第一位獲南丁格爾獎章的男護士和藏族護士,“醫生和護士,就像高原雄鷹的兩個翅膀,缺一個都飛不起來。我要永遠飛下去。”

救人危難的生命“擺渡人”、瑞金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瞿洪平,在疫情“火山口”編織防控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徐建國,大災大難中“最美逆行者”、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技師張必科……這些“英雄”,像一束光,照亮了生命的長路。

當98歲的恩師、中國小兒外科創始人張金哲院士在大屏幕上揮著手,勉勵大家“繼續做下去”的時候,立志要像老師一樣“出診到最后一刻”的路生梅淚流滿面。

醫者仁心薪火傳遞,崇高精神代代相傳——向這些閃光的名字致敬!

(責編:谷妍、鄧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