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仁東:二十二年逐夢“天眼”,隻為仰望星空

2019年10月17日08:00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二十二年逐夢“天眼”,隻為仰望星空

【致敬共和國勛章 國家榮譽稱號人物】

2019年9月3日,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台對外發布,已經落成啟用三年的世界最大單口徑射電望遠鏡——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FAST)探測到快速射電暴的多次重復爆發。截至目前,被稱為“天眼”的FAST已經發現快速射電暴數十次的集中爆發,累積捕捉了大量的高信噪比爆發,捕捉的爆發數量是全世界已知最多的,針對數據的交叉驗証和進一步處理仍在進行當中。

脈沖星、快速射電暴、引力波研究……FAST正在多個研究方向上產出讓人驚嘆的科研成果。每當有好消息傳來,人們總會停下腳步,仰望天空,尋找那顆閃耀的“南仁東星”。

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台研究員南仁東生於1945年,曾任FAST首席科學家、總工程師。1994年,他提出FAST工程概念,主導利用貴州省喀斯特窪地作為望遠鏡台址,從論証立項到選址建設歷時22年,主持攻克了一系列技術難題,為FAST重大科學工程的順利落成發揮了關鍵作用。2017年9月,南仁東因病逝世。

2019年9月17日,南仁東獲得“人民科學家”國家榮譽稱號。

二十二年,一件事。南仁東,這位把最美好的年華都奉獻給中國天文事業的科學家,生命不息、奮斗不止,為了FAST燃盡了生命最后的火花。

為了給“天眼”選址,南仁東用了12年,帶著團隊對1000多個窪地進行比選,又實地走遍上百個窩凼,最終決定選址在貴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平塘縣大窩凼。那時,貴州的交通條件還不是很好,很多地方無法通車,隻能靠步行,他們每天最多隻能看一兩個窩凼。FAST調試組副組長、南仁東的學生甘恆謙回憶:“有的荒山野嶺連條小路也沒有,當地農民走著都費勁。”

而FAST的建造沒有經驗可循,很多關鍵技術隻能自主創新。例如,FAST設計為索網結構,鋼索使用壽命按30年計算,要求的疲勞強度是國家規定強度的2.5倍。在市場上能找到的產品都無法滿足需求,生產企業也沒有相應的技術儲備,工程幾乎停擺。為了解決這個難題,南仁東帶領團隊歷時兩年多的研發,經歷近百次失敗,才最終取得成功。

南仁東以百折不回的毅力,化身“拼命三郎”,既要把握工程的整體方向,在施工現場也經常親力親為,爬山調查危岩、上鋼架擰螺絲、拿扁鏟削平鋼材……FAST現任總工程師姜鵬說:“大到工程整體實施方案,小到一個零部件圖紙,南老師都非常了解。”

南仁東曾說:“FAST如果有一點瑕疵,我們對不起國家。一項關鍵技術突破不是我個人的成績,它是一大群人的拼搏和努力。”怕“對不起國家”,這或許是支持南仁東挺過所有爭議、困難的最大動力。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台研究員陳學雷曾這樣寫道:“雖然南老師沒有能等到它產出科學成果的那一天,但我想他離去的時候心裡一定非常清楚,他畢生的事業已經成功了。”

如今,FAST的影響不僅在科學領域,因建造FAST而研發的數項技術創新提升了整個國家的工業、制造業水平,而FAST在科普、教育、大數據處理、促進當地經濟發展等方面也都有亮眼表現。

斯人已逝,精神長存。《中國天眼:南仁東傳》已經出版,由他的事跡改編的電影正在拍攝……今天,南仁東的故事正在被更多人知曉,影響著更多科技工作者和各行各業的普通人。而在中國科學院文獻情報中心的草坪上,由中國美術館館長吳為山創作的南仁東雕像靜靜矗立。雕塑凝固了南仁東在FAST工作現場的一個瞬間:他仿佛正在和同事們討論,左手插兜,右手在圖紙上指點。而這,不僅僅是一個人的塑像,更是一代中國科學家關於夢想、執著、忠誠的縮影,記錄了他們為國家和民族不斷超越自我、追求卓越的腳步。

(記者 齊芳)

(責編:谷妍、鄧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