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航天姿控發動機創始人傅永貴講述“航天故事”——

坐上“時光機” 看西安航天事業發展史

記者 康喬娜

2019年09月17日06:36  來源:西安晚報
 
原標題:坐上“時光機” 看西安航天事業發展史

航天六院新一代液氧煤油火箭發動機合練組裝工程技術人員在商討方案 航天基地管委會供圖

職工自力更生,搭建房屋。 航天六院供圖

眾所周知,火箭上天,離不開發動機提供的強勁動力,衛星送入預定軌道,更離不開姿控發動機對其姿態、方向的不斷調整。但你一定想不到,我國第一台姿控發動機是怎麼誕生的。

它誕生在一個廢棄的廁所裡,沒有周遭高大明亮的廠房,也沒有技術先進、設備精良的試驗區。但它卻是先輩們三線創業的重要產物。而傅永貴,就是這個故事的主人公,也正是在他和同事的手中,我國第一台姿控發動機研制成功。

始終高舉一面旗幟:艱苦奮斗

1965年,為了建設戰略大后方,一大批航天人甘願放棄在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的優越生活,來到位於秦嶺南麓陝西省鳳縣境內一條不知名的山溝。這裡被選定為液體火箭發動機三線研制基地的地址,也被航天人親切地稱為“紅光溝”。

那時,基地分散在幾條山溝裡,方圓百余裡,全靠幾條崎嶇的山路相連。在最初的那些歲月裡,職工群眾生活上的艱辛自不必說,工作上的困難尤其嚴峻。說實話,在這樣的地方,不要說發展,就是維持那麼多人的生存也成問題。

創業初期,職工住的是帳篷,基地投產后住“一八牆”結構的簡易樓房。許多人在這樣的房子裡一住就是10多年。后來發水災,有些老房子被沖毀了,有些成了危房,於是不少職工就搬進了油氈搭成的臨時宿舍。這一住又是10多年。住的條件如此差,以致一些外面來的人這樣說他們:“你們高級工程師住的還不如人家的雞窩好。”

由於基地位於秦嶺腹地,平均海拔1100多米,除了寶成鐵路外,和外界聯系必須翻越秦嶺主峰。職工吃的蔬菜當時都要用卡車從外面運來,很多人千方百計從外面托人帶食品,出差的人簡直就像一個食品採購員。親戚朋友當中,如果有誰是汽車司機,那可是不少人羨慕的好職業。

但比較起來,生活上再難也是可以克服的,事業上的舉步維艱才是真正的考驗。當年由於國家財力有限,加以特殊的地理環境,基地的設備比較落后,連一些基本設施都十分欠缺。靠什麼來發展航天事業呢?原11所發動機主任設計師、我國姿控發動機創始人傅永貴說:“還是靠一種精神,就是艱苦奮斗的精神。”

“廁所試驗室”誕生我國首台姿控發動機

傅永貴是黑龍江齊齊哈爾人,1957年進入北京航空學院發動機專業學習。1963年,他被分配到當時的國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第三設計部(11所的前身),他的任務,就是研制液體火箭姿控發動機。這種發動機體積非常小,當時在我國是首創,對他來說完全是一個陌生的領域。

1969年年底,傅永貴是第一位到紅光溝進行研制工作的設計人員,他的首要任務是“盡快研制出姿態控制發動機”。姿態控制發動機是小型發動機,推力最小不足1公斤,最大也隻有幾公斤。

“我在北航學的是大型液體發動機設計,工作后參與研制的發動機,推力是幾十噸。完全沒有小發動機的知識儲備和研制經驗。”傅永貴開始研制姿控發動機之時,手裡隻有一套從北京出發前繪制的工程設計草圖。

當時紅光溝到處是建筑工地和居住辦公的草棚,荒涼閉塞,異常艱苦。雖然來之前已有心理准備,但眼前的景象還是讓他心中掠過一絲失落。但想到研制任務、想到肩負的責任,傅永貴很快調整好心態,一頭扎進自己的研究工作中。

沒有試驗室、沒有試驗件、沒有廠房,面對這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他們屢敗屢戰。環境達不到實驗要求,他們就自己建臨時加工間,自己擔任鉗工﹔有些加工需要借助其他車間,往返幾個研究所之間,來回全靠走路,經常工作從早8點到半夜。

當時,最讓傅永貴頭痛的是沒有試驗室,輾轉幾個地方無果后,有人大膽地提出了一個建議:試驗室的室外廁所在河溝邊上,上廁所的人很少,能否“暫借”廁所做個臨時試驗間。於是,傅永貴把目光落在河溝旁立著的一座廢棄廁所。

經領導批准后,大家一齊動手,把大糞清理淨,用河溝水沖洗干淨后,做污水池。用水泥堵上各蹲坑,女廁所做試驗間,男廁所做試驗控制、操作間,兼做裝配間。在男、女廁所中間隔牆上打個洞,安上有機玻璃做防爆觀察窗。在廁所旁邊搭個臨時棚做介質間,安裝了電線、電燈和取暖器。

就在這個航天試驗史上罕見的“廁所試驗室”,誕生了我國第一台姿態控制發動機。這間“廁所試驗室”從1970年開始試驗,一試就是10多年,在這裡試過的試驗件有200多台次,試驗總啟動次數達數十萬次。

“外國人能,我們中國人也可以!”

“那時候,我急得真是上火,蘇聯專家撤走的時候,說了一句話,‘沒有我們,你們是搞不成的’,所以我們要為國家爭氣,看看沒有蘇聯專家,我們能不能搞出來。”傅老回憶,當年面對蘇聯專家對中國人能力的質疑,面對研究中心的戰略任務和技術困難,他們毅然決然地肩負起重任,立志一定要向世界証明中國人能行!

10年間,就是在這個狹小的空間內,傅永貴和研究員們進行了上萬次的試驗,因為密閉空間條件有限,他們經常被試驗時產生的廢氣熏得頭昏腦漲、惡心,為了堅持試驗,他們總會在兜裡備著一些維生素B6,“那是婦女用來減輕妊娠反應的,也可以減輕我們的不適。”回憶起當時含著藥片堅持試驗的情景,傅老感嘆真是不容易。

試驗過程充滿艱辛。研制組在經歷了成千上萬次的試驗后,結果卻不盡如人意。發動機熱啟動能持續5秒鐘,可溫度一下來,冷啟動就不行了。面對反復的挫敗,傅永貴痛定思痛,振作精神,經過認真觀察和研究,發現是發動機的隔熱出了問題。傅永貴和同事跑上海、去北京,一年中有半年都在外奔波,終於找到用毛細管進行連接的方法來解決隔熱問題。

后來,這款發動機就被當時幽默的三線建設者們稱為“廁所發動機”。而它正式的名字叫作姿態控制發動機,是火箭精確入軌、飛船完美對接的關鍵,在運載火箭末級、導彈彈頭和各類航天器上都有廣泛應用。

“過‘原始的生活’,搞‘尖端的事業’。”用這句話來形容基地初創時期的狀態再合適不過了,這也是傅永貴領命研究姿態控制發動機后工作生活的真實寫照。當時,一位外國專家聽說后感慨道:“廁所裡搞試驗,這恐怕在世界航天史上也是奇跡。”

在傅永貴和許多航天人的生命裡,陝西鳳縣紅光溝是他們永生難忘的地方,在三線建設者們披星戴月、揮汗如雨的建設中,它成為我國航天液體火箭發動機的搖籃,成為功能完備、技術水平先進的067基地,更成為一代航天人實現夢想的福地。

傳承航天精神 凝聚前行力量

憶往昔,崢嶸歲月稠。自新中國成立以來,航天人譜寫了一個又一個傳奇,航天精神也隨之不斷豐富和完善。

1956年10月,國防部五院在北京建立﹔1956年11月23日,我國第一個火箭發動機研究室成立﹔1958年4月2日,火箭發動機設計部成立﹔1965年,〇六七基地在陝西鳳縣開始建設﹔1969年12月3日,七機部批復成立〇六七指揮部﹔1970年,〇六七基地建成投產。

1956年10月8日,中國第一個導彈火箭研究機構——國防部第五研究院宣告成立,標志著中國航天事業正式創建。1993年,〇六七基地由鳳縣搬遷到西安﹔2001年12月3日,經國家批准更名為中國航天科技集團第六研究院,對外名稱為航天推進技術研究院。2008年7月10日,航天液體動力重組實施暨新六院成立。2012年9月,中國長江動力集團有限公司融入航天,並劃歸六院管理。六院形成陝京滬漢一院四地管理新格局,邁入嶄新發展時期。

經過60多年發展,中國航天科技工業創造出以“兩彈一星”和載人航天為代表的輝煌成就,為人類開發利用太空做出重要貢獻。

伴隨著中國航天事業的發展,西安航天人也走過了一條艱苦奮斗、自主創新、負重拼搏、融合發展的不平凡征程。不僅在宇航運載、導彈武器研制實現了重點跨越,而且在航天技術應用產業和航天服務業的產業化、規模化發展取得了明顯成效。

液氧煤油火箭發動機,是航天科技集團六院三代航天人歷經20多年傾心研制的我國新一代液體火箭發動機,在艱苦卓絕的攻堅克難的歷程中,六院科研人員攻克了一系列核心和關鍵技術,填補了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多項技術空白,成為世界上第二個掌握高壓補燃技術的國家。

液氧煤油火箭發動機研制成功后,分別在2015年9月、2016年4月和2016年11月,推舉我國新一代三型運載火箭長征六號、長征七號和長征五號實現完美首飛,使我國長征系列運載火箭擁有了綠色環保新動力,實現了我國運載火箭的更新換代,使我國長征火箭近地軌道的運載能力從現在的9.2噸提高到25噸。

“航天精神對年輕人有很好的教育意義,講好航天故事,對於我們老一代航天人來說,我們有責任和義務去宣傳和弘揚,來增加年輕人的使命感和責任感。”傅永貴語重心長地說。

在諸多航天人的共同努力下,中國火箭擁有了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中國芯”,陝西也被稱為“中國航天液體動力之鄉”。

(責編:谷妍、鄧楠)

推薦閱讀

中紀委網站:干部選拔任用 這12種情形應當事前報告 根據規定,干部選拔任用中,這12種情形應當在事前向上級組織(人事)部門報告,接受監督檢查。【詳細】

@所有車主,及時安裝ETC!明年起通行費優惠均依托ETC實現 自2020年1月1日起,除國務院另有規定外,各類通行費減免等優惠政策均依托ETC系統實現。【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