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償救援”更待厘清責任邊界,形成規則共識

2019年09月16日05:57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有償救援”更待厘清責任邊界,形成規則共識

  ■ 觀察家

  有償救援亟須厘清責任邊界,准確定位其法律屬性及其成本合理的分攤比例、追償方式等,使之成為公共救援機構確切的民事經濟權利,形成規則共識。

  據報道,繞過售票處,穿過鐵絲網,來安徽黃山風景區游玩的王某沒有想到,這兩步“操作”后,自己卡在了懸崖峭壁上,進退兩難。經歷了7個小時的緊張搜救,王某脫離了險境,為自己的“任性”付出了3000多元的救援費。這是自2018年7月1日《黃山風景名勝區有償救援實施辦法》頒布以來,景區實施的首例有償救援。

  針對景區或救援方實行有償救援,網友們一直有爭論。而爭議很大的原因在於,在網友們看來,相關規定的出台總有“瓜田李下”的嫌疑——出台制度的無一例外都是景區,目的是震懾和約束驢友任性行為。

  這樣的出發點,更容易讓人解讀為給景區救援減負。應該說,這只是一個方面。實施有償救援對於約束驢友任性行為的作用其實有限,因為相對於概率較低的“野游”風險,一旦遇險幾千元錢“買命”也是值得的。

  換個角度看,從權利、責任的范疇來討論有償救援或許更有價值。保障每一個人的生命安全,這是實施公共救援的初心,但是否意味著公共救援就應該大包大攬,而忽略個體行為的責任?事實上,每個人都必須對自己的行為負責,這是規范和協調社會關系的重要前提。

  具體到“野游”來說,這本應是“后果自負”的個體自由,但不等於在責任上是沒有邊際的——公共救援有責任給予每個需要救援者平等救助,但不意味著在民事責任上也一管到底。明知有風險而為之,甚至很多時候是明令禁止不可為而為之,由此導致的險責,與遭遇意外、災難以及從事正常職業活動遇險,應當有所區別。

  基於人道主義原則,給予救助是相關部門兜底的責任,但是針對個體越矩行為的民事責任則需要區分開來。所以,救援有必要從權利與責任的角度,找到公共救援責任、個人行為責任、機構安全保障責任之間清晰的界線,確立起既保障各方權利,又約束任性行為的制度體系。

  黃山等景區的有償救援制度帶著爭議進入了實踐階段,這也是一種有益探索,通過實踐來逐步提高該制度的社會認可度。不過,由於景區在其“有償救援”制度中,既做了運動員,又當了裁判員,無論怎麼收取救援費用,都會有投鼠忌器之感。

  比如,黃山此次救援累計發生費用15227元,其中由當事人王某承擔的有償救援費用3206元,主要為參與救援的4名非景區工作人員勞務、交通、誤餐等費用。為何當事人隻需要承擔4名非景區工作人員的相關費用呢?公共救援費用和有償救援費用究竟該如何劃分才合情合理合規呢?輕了,僅具象征性意義﹔重了,又有“挾救要價”嫌疑。有理由相信,黃山的首次嘗試,也是左右為難的謹慎之選。

  從長遠來講,有償救援更待厘清責任邊界,對其法律屬性進行准確定位,找到救援成本合理的分攤比例、追償方式,成為公共救援機構確切的民事經濟權利,形成規則共識。

  □房清江(時評人)

(責編:谷妍、鄧楠)

推薦閱讀

中紀委網站:干部選拔任用 這12種情形應當事前報告 根據規定,干部選拔任用中,這12種情形應當在事前向上級組織(人事)部門報告,接受監督檢查。【詳細】

@所有車主,及時安裝ETC!明年起通行費優惠均依托ETC實現 自2020年1月1日起,除國務院另有規定外,各類通行費減免等優惠政策均依托ETC系統實現。【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