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掉黑惡“保護傘”,合乎“深挖根治”期許

2019年07月19日05:43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打掉黑惡“保護傘”,合乎“深挖根治”期許

  ■ 社論

  哈爾濱市呼蘭區14名處於重要崗位上的“保護傘”被端,體現了掃黑除惡的決心,也說明了“深挖根治”的必要性。

  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呼蘭區,兩個涉黑團伙壟斷了該區眾多行業:“黑老大”於文波的公司蓋房被違規減免土地契稅,買樓不繳土地出讓金,承包保潔項目政府免費送車,低價購買熱源政府墊付差價,致人重傷被判刑后仍擔任公務員﹔楊光每年拿出1000萬元來買酒,其別墅滿滿一車庫特供茅台,其兄弟楊宏的熱力公司環保問題被查實卻無追責情況,楊家還長期霸佔河道非法採砂……

  隨著掃黑除惡的深入開展,不少“黑老大”的黑歷史被曝光,而比起這些令人瞠目的黑歷史,更引人關注的,是呼蘭這兩撥黑勢力背后的“權力魅影”。

  據新京報報道,6月10日以來,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下沉后,現任或曾任職呼蘭區的14名官員,被指為黑社會集團充當保護傘並因此密集落馬。落馬官員中,朱輝曾任呼蘭區委書記、於傳勇曾任呼蘭區長、孫紹文曾任呼蘭區政協主席。其余官員也長期在呼蘭區環保、住建、城管、國土、稅務部門擔任正職或副職。

  一個區的四大領導班子,三個“一把手”甘當黑社會保護傘,再加上不少強勢部門“一把手”加持,給當地政治生態帶來的污染、經濟秩序的破壞,可想而知。而今將其“一網打盡”,也符合掃黑除惡以“破案攻堅”開路、以“打傘破網”斷根、以“打財斷血”絕后、以“問題整改”提質的思路。

  由報道可知,這兩大黑社會犯罪集團的主要途徑是以暴力或軟暴力手段壟斷當地行業經營。於、楊兩家涉足產業廣泛,包括房產、採砂、供熱、環衛等,與當地政府存在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以於文波為例,他原本身份是公務員,其間涉嫌諸多刑事犯罪,但公務員身份絲毫不受影響。2000年8月,因犯故意傷害罪被判三緩三。可就在取保候審和緩刑考驗期內的2000年12月,經呼蘭縣建設局開會決定,於文波任呼蘭建設公司董事長。於文波一步步吃掉了這一原本的國企,並隨之成立億興集團,實際控制企業增加到10家,還曾當選為哈爾濱市人大代表、被授予“黑龍江省杰出青年企業家”稱號。

  一面以公務員身份把持國有資產,並利用體制內“關系”疏通渠道﹔另一面又以“黑老大”的做派爭強斗狠、穩固地盤,真可謂軟硬兼施、黑白通吃。

  楊家也“不示弱”。楊家的產業之一鑫瑪熱電同樣接盤於國企呼蘭熱力公司,旗下多個子公司是哈爾濱市廢氣國家重點監控企業。環保問題被舉報到中央環保督察組后,雖被查實但無問責情況。多年非法採砂也被“既往不咎”。

  通常而言,“黑老大”往往偏居於暗處,干著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而於楊兩家的“黑色生意經”,卻明目張膽地長期壟斷著一地的諸多行業,牟取暴利。而這僅靠斗狠顯然做不到,還得仰仗相關人員開綠燈。無論是蓋房不交稅還是違法行為不追究,正是相關部門“高抬貴手”或有意配合,成就了日益膨脹的黑惡團伙。

  所以,於楊兩家更像是“暴力”混合“特權”再加上“利益”的催化劑之后形成的一種“黑洞”,正常社會中的市場規范、法律法規被其吞噬或失效。

  就在前幾天,全國掃黑辦主任陳一新在全國掃黑辦第七次主任會上指出,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正處於“深挖根治”的攻堅階段、“船到中流浪更急”的相持階段、承上啟下的關鍵階段,強調要把“打傘破網”作為主攻重點,不管“傘”有多厚、“網”有多大、根基有多深,都要揭開蓋子、撕開口子、挖掉根子。

  而呼蘭區14名處於重要崗位上的“保護傘”被端,就體現了這般決心,也說明了“深挖根治”的必要性:時下,很多黑惡犯罪背后力量“盤根錯節”,也隻有挖到“根”找到“傘”,才能將其徹底打深打透。要知道,那些特權和暴力相互依附而成的“黑惡毒瘤”,給一地的營商環境、公共利益帶來的癌變不容小覷,也隻有“連根拔起”,且以法治的力量持久“化療”,才能還社會以清朗、還法治以威嚴。

(責編:谷妍、鄧楠)

推薦閱讀

中紀委網站:干部選拔任用 這12種情形應當事前報告 根據規定,干部選拔任用中,這12種情形應當在事前向上級組織(人事)部門報告,接受監督檢查。【詳細】

@所有車主,及時安裝ETC!明年起通行費優惠均依托ETC實現 自2020年1月1日起,除國務院另有規定外,各類通行費減免等優惠政策均依托ETC系統實現。【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