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全碑  蠶頭燕尾漢隸一絕

記者 李向紅

2019年07月19日08:04  來源:陝西日報
 
原標題:曹全碑 蠶頭燕尾漢隸一絕

曹全碑。6月13日攝於西安碑林博物館第三展室。 本報記者 李向紅攝

六月二十日,西安碑林博物館講解員正在給參觀者講解曹全碑。本報記者 李向紅攝

曹全碑遷移現場老照片。6月13日攝於西安碑林博物館。 本報記者 李向紅攝

曹全碑碑文局部。6月13日攝於西安碑林博物館。 本報記者 李向紅攝

中國的碑石已有2000多年歷史,東漢末期尤盛,唐宋以后更甚。到了明清,從官方到民間對樹碑都有嚴格的定制和禮儀章程,碑額上的圖騰有一定的等級,碑文的題寫人也必須有身份、有威望,就連碑座也換上了傳說中最能負重、似龜非龜的龍之九子之一的赑屃。

曹全碑,出生在東漢中平二年(公元185年)。1300多年后的明萬歷初年,棲身在陝西合陽縣莘裡村的它被人發現。發現者驚嘆它通體烏黑锃亮如涂油脂,書法工整精細秀美多姿,一字不缺,字字金貴。眾人甚喜,遂將它藏了起來,它幸運地受到了保護。1956年,它從老家合陽來到了西安,居住在西安碑林博物館第三展室。

雖然過去了1800多年,可是刻錄在曹全碑上的一橫一豎、一撇一捺,卻清晰地印証了中國碑石文化的歷史。

曹全碑與禮器碑、史晨碑、張遷碑並稱四大漢碑,在中國書法史上享有盛譽。它的書法秀潤為歷代大家所稱贊,有“綿裡藏針”之功,在秀潤中不乏骨力,“蠶頭燕尾”特點鮮明。研究者說它在漢碑中可推首位,被公認為是我國書法界的金石瑰寶,漢隸中的一絕。

那麼,曹全是什麼人呢?這通石碑講述了一個怎樣的故事?曹全碑為何能成為我國漢碑代表作品?接下來,讓我們和專家一起探尋究竟。

姓名:曹全碑

年齡:1800余歲

職稱:國寶級

戶籍登記時間:明萬歷初年

籍貫:陝西合陽縣

出生時間:東漢中平二年(公元185年)

現住址:西安碑林博物館

聯系電話:(029)87210764

1 講述了一個怎樣的故事?

6月13日,記者與文化學者苗雨一同來到了西安碑林博物館第三展室。面對曹全碑,苗雨仔細端詳,娓娓道來:“曹全碑也被稱為合陽令曹全記功碑,記述了曹全的生平事跡和相關的事實。曹全為漢初名相曹參的后代,家族很大,也很有地位。后來曹全又當了合陽令。曹全碑的碑文以褒揚的筆法,從記述合陽縣令曹全的家世及生平開始,詳細記述了曹全出仕以及在合陽從政的經歷。”

“曹全碑碑文內容涉及三大歷史事件,一是疏勒國王和德弒父篡位,和漢王朝分庭抗禮,曹全領兵征討,生擒和德並處死的經過,彌補了史書正典記載之缺,為訂正漢史不可多得的資料。二是震動朝野的黃巾起義波及陝西,合陽縣縣民郭家領導的農民起義聲勢浩大,‘三郡告急’,這些史料在現有的權威史書中從未出現,為研究東漢末年陝西農民起義斗爭史增添了新的內容。三是追述了發生於漢成帝時期合陽白茅谷水患,城池遭毀,生靈涂炭,人口大量流徙的慘狀,反映了合陽當時的社會狀況,佐証了農民起義的誘因,為撰寫地方志提供了最原始的史料。”對曹全碑頗有研究的歷史文化研究學者行相斌,撰文發表了自己的見解。

能夠完整保留而確有價值的漢碑為數稀少,曹全碑的問世是在中國碑石文化發展的最初階段,所以,此碑在明代重見天日之時便轟動一時。有碑石愛好者陸續造訪拓片,短短數年,其身價愈抬愈高,許多達官顯貴、知名學者慕名而來。

目前,國家博物館就收藏有明代佚名氏所拓“悉”字未損本曹全碑原始拓片。有學者贊曰:“漢碑今日存者寡矣,合陽獨存此跡,豈非稀世之珍乎!”雖然曹全碑在后來的年代裡斷為上下兩截,但絲毫沒有影響人們對它的喜愛,受追捧程度仍在日趨加深。

2 因何能成為我國漢碑代表作品?

“曹全碑為現存漢碑中久負盛名的石碑之一。到了清代,此碑石紅極一時,被譽之碑中《蘭亭序》。它因此被歷代金石家和書法家奉為漢碑精品。”站在曹全碑前,講解員陳利峰滿懷激情地介紹,“曹全碑,書體是用隸書寫成。文字清晰,結構舒展,字體秀美飛動,書法工整精細,秀麗而有骨力,秀逸多姿,充分展現了漢隸的成熟與風格。此碑碑石精細,碑身完整,實為漢碑、漢隸之精品,也是目前中國漢代石碑中保存比較完整、字體比較清晰的少數作品之一。這通碑是漢代隸書的重要代表作品,在漢隸中獨樹一幟,是保存漢代隸書字數較多的一通碑刻,字跡娟秀清麗,結體扁平勻稱,筆畫正行,長短兼備,與乙瑛碑、禮器碑同屬秀逸類,但神採華麗秀美飛動,實為漢隸中的一絕。”

“據史書記載,這通碑以風格秀逸多姿和結體勻整著稱於世,因此歷來為書家所重。清代萬經評曰:秀美飛動,不束縛,不馳驟,洵神品也。清代孫承澤評其書雲:字法遒秀,逸致翩翩,與禮器碑前后輝映,漢石中至寶也。康有為在《廣藝舟雙楫》中評曰:《孔宙》《曹全》是一家眷屬,皆以風神逸宕勝。”西安碑林博物館館員、西安碑林博物館書法藝術中心主任王冰認為,“漢碑用筆中,主要有方筆和圓筆兩種,曹全碑屬於圓筆,是漢隸中鋒圓筆書寫的代表,中鋒著力饒有篆意,布局精妙,中氣內含,字字藏頭護尾,筆筆遒勁飽滿,蠶頭燕尾鮮明突出,開張舒展、落落大方。曹全碑又不一味求圓,而是圓中寓方,柔中帶剛、綿裡藏針,故而經久耐看。在漢碑中,曹全碑將這種典型的隸書筆畫,發揮到了完美的境界。漢代是隸書發展的頂峰時期,曹全碑是漢代隸書秀潤一路的典型代表,風格秀麗,結字嚴謹,線條挺拔,力在字中,深受書法愛好者推崇。”王冰建議,今人在臨寫曹全碑時,不要僅注意其線條柔美的地方,更要注意其挺拔的一面。

說到曹全碑的藝術價值,苗雨認為,它是東漢隸書成熟時期的作品,其用筆和結構精到完美,且對后代書風影響極大,所以歷代書家對其贊譽極高。此碑屬於技法型漢碑,用筆方法與結構規律都具有獨特性。在漢隸眾多的碑刻中,曹全碑是陰柔秀美書體的代表。

曹全碑上每個字的筆畫構成都有主次搭配。主筆橫畫呈現“蠶頭燕尾”,一字之中又嚴格遵循了“燕不雙飛,蠶無二色”的結體原則。主筆多呈弧形,而其他筆畫又以各自的傾斜角度來與之呼應。這樣,字就有了飄逸的動勢。同時,在曹全碑中很少能找到全是直線或曲線組合的字,大都是採用曲直相間的寫法,寓動於靜之中。

曹全碑在結體上以扁為主,取橫勢,間有長、方結體。使其結構顯得雍容大度,飄逸多姿。其筆畫尤其是橫畫多呈弧線,又因取橫勢居多,使字體產生向外開張舒展的流動感。在寫法上,有的偏左有的偏右,這種重心轉移,讓結體的空間變得豐富多彩,對比更為強烈生動。

3 為研究歷史提供了第一手資料

曹全碑之所以歷經1800余年,基本保存完好,還能與我們相見,這與歷史上每一位保護者所作的貢獻是密不可分的。

據傳,明萬歷初年,黃河沿岸的合陽縣舊城邊的莘裡村一個稱作許家灣的小巷子裡,幾位農民在一口古井裡打撈出一通石碑。村上識文斷字的人擦淨泥土,仔細端詳,認定它是漢代古碑,於是便把它抬入宗祠,好好保護起來。

曹全碑最初應在合陽故城內,后卻又如何到了莘裡?據記載,曹全部下王敞等人,為了贊揚曹全的美德,共同刻石記其功績,碑樹立於合陽故城。宋元祐年間,知縣李百祿建文廟時,欲移曹全碑至聖殿前。當時,凡比曹全碑重大數倍的石碑全移到至聖殿前,唯獨曹全碑屹然不可動。此后,曹全碑神秘地失蹤了,近500年間人們看到的只是拓片或書中所記,而無緣見其真面。明萬歷四年,合陽故城莘裡村許家灣的許家人在后院掘井時發現曹全碑。清乾隆時許家后裔許秉簡在《竹窗雜記》中說:“曹全碑萬歷四年出於吾北院。”其又在《竹窗隨筆》中說:“曹全碑於吾家北院井中掘得之。”

曹全碑如何從孔廟入井?是天災?是人禍?謎團重重。前不久,有學者做出大膽推斷:“曹全碑,體積龐大,存於古井,則是橫豎難入。這顯然不是天災,而是人為了。”對此,行相斌持贊同態度。他說:“曹全碑的問世是在東漢末期,隨之而來的是天下大亂,諸侯爭霸,三國鼎立。后來李百祿建文廟時,或許是抗爭不過民眾而未能移動。雖無據判定藏入古井的具體時間,也無從查找實施此舉的人,但完全可以推斷,此舉是洽川先民所為,非一人之舉,是在特殊條件下一個非常有效的保護措施。莘裡村幾十代人對古碑的守護,正是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最好傳承。對此,在研究曹全碑文化價值和歷史價值的同時,還需對保護者所作的奉獻,給予充分的肯定和褒揚。”

1800多年裡,為了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太多的仁人志士,在危急時刻出手相助,保護了曹全碑,才使今人能夠一睹其風採。

長安大學教授、書法家杜忠信將他所知道的曹全碑故事娓娓道來:“曹全碑在明萬歷初年出土時,筆畫完好無損,一字不缺。后因外力所致,碑中部有斷裂。在此之后,又出現了缺滅字的情況。這是因為古代有人販賣名碑拓片時,拓完以后,往往會敲掉一個字,讓后來的人拓片時沒有這個字,所以之前的完整版就值錢了。這種原因導致了缺字的出現。抗日戰爭期間,西安、合陽等地屢遭日本飛機空襲,為了保護好曹全碑,當時的有關單位將碑挪到了孔廟。據說,當時有個工人叫行知省,是搞拓片的,他帶了一幫人把碑保護起來了,藏在一個窯洞裡面。那時日本飛機經常來轟炸,但是曹全碑被完好地保護了下來。”

曹全碑,自發現之日起,就被譽為碑石文化瑰寶,聲名遠播。國家博物館等許多重要級別的史館都收藏有不少割裱拓本,臨摹出版的字帖和學術論文更是不計其數。打開網頁,曹全碑書法研究學會、曹全碑書法講座、曹全碑書法訓練班等,比比皆是。它之所以能夠被書法家推崇備至,就是它所具有的藝術價值和歷史價值。

“曹全碑,是保存漢代隸書字數較多的一塊碑刻,可以說是隸書的代表,而且曹全碑是我國漢代保存比較完整、字體比較清晰的少數石碑之一。它不但文字清晰,書法工整精細,充分顯示了漢隸的成熟與風格,而且也為研究東漢末年農民起義,提供了重要的歷史資料。”西安碑林博物館副館長王原茵說。

(責編:谷妍、鄧楠)

推薦閱讀

中紀委網站:干部選拔任用 這12種情形應當事前報告 根據規定,干部選拔任用中,這12種情形應當在事前向上級組織(人事)部門報告,接受監督檢查。【詳細】

@所有車主,及時安裝ETC!明年起通行費優惠均依托ETC實現 自2020年1月1日起,除國務院另有規定外,各類通行費減免等優惠政策均依托ETC系統實現。【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