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局長需要的不僅是“專業化”

高政

2019年05月27日07:06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教育局長需要的不僅是“專業化”

在3月召開的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師范大學黨委書記程建平的提案“基層教育‘當家人’得有門檻”引發社會各界熱議。提案以北京師范大學的一項調查研究為基礎,調查發現,全國26個省市的2898名教育局長大多由非教育領域出身的行政領導擔任或者轉任,不少地區基層教育行政領導的專業化水平與教師和校長的專業化水平處於一定的失衡狀態,缺乏足夠指導教育改革創新的專業能力。

教育局長的來源和專業化水平一直是社會輿論高度關注的話題,一些教育局長還因為“出身”問題成為公共輿論的焦點。透過這些熱鬧非凡的網絡事件,我們看到的是整個社會對教育局長專業能力的關注與擔憂。

因為工作關系,筆者長期擔任國家教育行政學院的地市、縣區教育局長培訓班班主任,也做過和教育局長培訓有關的研究課題,對教育局長這個群體有一定的了解,想就這個話題談談自己的一些看法,求教於大方之家。

教育局是個什麼局

教育部在2015年出台的《關於深入推進教育管辦評分離促進政府職能轉變的若干意見》中明確指出,當前政府管理教育還存在越位、缺位、錯位的現象。要推進依法行政,形成政事分開、權責明確、統籌協調、規范有序的教育管理體制。以進一步簡政放權、改進管理方式為前提,加快建設法治政府和服務型政府,主動開拓為學校、教師和學生服務的新形式、新途徑。

筆者認為,在當前“管辦評分離”的大背景下,基層教育局並不直接管理學校教育教學的具體業務,更不能也不應該對學校的正常教育教學有過多的行政干預,而是應該為學校發展在人、財、物方面爭取更多的資源,給校長一個敢於改革、大膽創新的制度空間,給學校發展創設一個安心辦學、激發辦學活力的政策環境。

從制度層面來看,一個好的教育局最低標准應該是做學校專心辦學的“后勤局”,是教師安心教書育人的“服務局”﹔是學生快樂成長、全面發展的“安全局”。一個好的教育局最高標准是對學校教育教學改革上有適當的引領,營造區域濃厚的教改氛圍。

教育局長都來自哪裡

基層教育局長的來源,地市層面和縣區層面不太一樣。

筆者2014年曾經針對國家教育行政學院地市局長培訓班學員做過一個調查,來學院參訓的160多名地市教育局長(含副局長)中,有67%來自教育系統內部,很多都是由重點中學、中專學校的校長轉任。因為這些學校的校長都是處級干部,處級校長轉任局長在組織人事制度層面是通暢的。

但是縣區層面的教育局長卻很多來自教育系統外。國家教育行政學院從春俠的《困境與超越——教育局長角色研究》一書透露這樣一組數據:教育局長就職前身份是校長或副局長的僅佔39.3%﹔而在鄉鎮和縣委縣政府等部門工作的則佔60.7%。現任局長中,有過教育經歷的佔57%,沒有教育經歷的佔43%。

據筆者了解,近幾年,這類數據一直在持續更新中,教育局長來自系統內外的比例基本保持在四六開。雖然有過教育經歷不算是外行,但是今天的教育發展日新月異,教育理念不斷更新,教育信息化技術更是一日千裡,脫離教育一段時間以后,也不能算是教育的“專家”。

筆者分析,因為絕大部分縣區教育局級別是科級,科級以下的公務員和事業單位人員流通在組織制度層面有一定困難,並且縣區教育局在同級別的委辦局裡面地位是相對突出的——一般來說縣區有一半的財政供養人員在教育系統,有五分之一到一半的財政投入到教育系統。所以很多縣區教育局局長都是鄉鎮黨委書記、組織部副部長、宣傳部副部長、縣委辦副主任等重要部門領導轉任。

教育局長專業化的兩種不同聲音

現實中,關於教育局長專業化問題,一直有兩種不同的聲音。一種聲音認為,局長應該具備相應的專業素養,教師和校長都有任職資格証,管理校長和教師的局長怎麼能沒有任何資格認証呢?尤其是縣區的教育局長,教育專業素養一定程度上直接決定了區域教育教學改革實踐的成敗,讓不懂教育的人指揮教育改革,風險和成本都很大。

另一種聲音則認為,當前的教育問題很多都是社會問題轉化而來,教育問題是社會問題在教育系統的體現和轉化,必須通過多部門聯動的方式才能協同解決。當下的教育改革更多是一種綜合改革,很多都是牽一發而動全身,教育系統要辦事都要人、要錢、要政策,因此財政、人社、編辦等部門必須協調好。單純通過教育一家單打獨斗,教育改革很難成功。比如校長職級制改革、縣管校聘、教師職稱改革就牽涉到人社、編制、組織、財政等部門。所以需要基層教育局長具有極強的政治協調能力和社會活動能力。

筆者認為,這兩種觀點都有一定的合理性。現實中,據筆者目力所及,教育系統內部和外部產生的局長,都有教育改革發展做得非常好的。

教育專業能力是教育局長核心素養之一

毋庸置疑,不管是教育系統內部還是外部產生的局長,教育專業能力是教育局長必不可少的核心素養之一。美國學者蘇珊·約翰遜認為,理想的教育局長應該同時在三方面發揮領導作用,即政治的領導(獲得資源、建立聯盟)、教育的領導(關注教學法和學習)和管理的領導(運用組織結構來參與、監督、支持和計劃)。

從當前我國教育局長的工作實際和職責定位來看,教育局長的素養結構應該包含三個維度,即政治維度、教育維度和行政維度。

政治維度的素養是教育局長勝任工作的根本前提與保障,它首先是指作為基層教育管理者的教育局長熟悉、掌握並能夠貫徹落實國家有關教育方面的大政方針,准確把握區域教育發展方向﹔其次還意味著教育局長在政府系統內有一定的影響力,能夠通過自己的行為、人際關系、社會地位為教育系統爭取必要的資源和政策支持。

教育維度的素養是教育局長的核心能力,它是指教育局長應該在教育系統內有影響力,這種影響力是通過對教育規律的把握和理解,對校長、教師專業隊伍建設的引導,對教育理論的鑽研與把握,對教育工作的情感投入等方面體現出來的。

行政維度的素養是教育局長履行職責的基礎。教育局長是一個基層教育行政管理人員,他應當有能力扮演好執行者的角色,具備組織、規劃、協調、溝通、經費管理、人事管理、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等基本能力。

相比於教育專業能力,政治協調能力與行政管理能力對於教育局長也同樣非常重要,缺乏其中任何一項能力都很難成為一位優秀的教育局長。正如江蘇連雲港市贛榆區教育局陸建國局長所言:“教育不是世外桃源,教育系統是社會大系統的一個組成部分,不可能獨善其身,在保持獨立性的同時,和整個時代和社會同頻共振,才可能發展的更好。外行局長要加強專業學習,提高專業素養。校長轉局長的,要加強政治學習,提高政治佔位,同時,強化協調能力。最終,都要達到:講政治,懂規律,善協調。”

教育局不是局長一個人的教育局

對教育局長專業化這個問題,必須具體問題具體分析,不能一概而論。

以教育生態為例,如果區域教育一直發展得比較好,教育和政府一直處在一種非常良性的互動關系之中,政府在資源分配和政策設計的時候給予教育更多的關注和傾斜,整個區域尊師重教的氛圍都非常濃厚,教育專業能力強的基層教育局長的優勢更加明顯﹔如果區域教育發展得相對一般,甚至在各種評比、驗收、考核中經常拖地方的后腿,教育和政府的互動不夠良性,政治資源和協調能力都相對較強的基層教育局長則更便於開展工作。

其實教育局更多是一個整體,不是局長一個人的教育局。教育局聚集了很多教育專家及有過教育教學經驗的專門人才,比如分管的局長一般都是有相關教育經歷和專業背景的。隻要教育局長充分授權,哪怕是外行出身,隻要大家通力合作,教育局也可以維持良好的運轉。

一位縣區教育局長告訴筆者:“我是軍人出身。我認為做班長就是服務,班子5個成員,4個懂教育,隻有我一個外行。我對他們說,大膽探索,大膽實踐,要勇於突破。有困難,大家一起克服。沖過去了,成績是大家的﹔沖不過去,我承擔責任。”

正如湖北省監利縣教育局原局長張曉冰所言:“不論是教育系統內還是教育系統外的,擔任教育局長,他們都有各自的優勢和劣勢。對於擔任教育局長這一職務來說,都是一個新的課題,新的考驗。新任的教育局長,隻要他們上任后盡快轉型,盡快適應,虛心學習,揚長避短,他們就會在新的崗位上有一番作為。我們擔心的是,一些新任的‘外行’局長思想僵化,不肯學習,不思進取,自以為是,固步自封,不能適應新的環境,從而給教育事業帶來損失。”

如何讓教育局長專業化更有意義

面向2035,中國要實現教育現代化,對教育發展提出了更多更高的要求:

一方面要求地方教育局長的領導水平不斷提升,這其中自然包含了專業水平。切實提升教育局長的專業化水平,才能更好地引領區域教育的改革發展。

筆者認為,提升教育局長的專業水平,必須做好相關培訓工作。當前對教育局長的培訓還相對粗放,並沒有根據局長的專業背景、分管工作等進行分類培訓。正如程建平所言,目前教育局長培訓並未根據不同背景、來源、層級實施分級、分類、分崗培訓,導致培訓的針對性和有效性有限。因此,對教育局長進行相關的分級、分類、分崗培訓勢在必行。

另一方面,實現教育現代化對地方政府履行教育職責也提出了新的要求。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定不移實施科教興國戰略和人才強國戰略,堅持優先發展教育,大力推進教育領域綜合改革,持續加大教育投入,教育現代化加速推進。從面上看,我國當前教育總體發展水平進入世界中上行列,取得了全方位、開創性的歷史性成就。與此同時,基層教育局在教師編制、職稱、職級、待遇等方面需要同編辦、人社、財政等部門協調的領域改革卻遇到各種各樣的阻力。

為什麼會如此?相對而言,教育投入效果的顯現具有長期性、隱匿性,短時間內看不出“政績”,所以要讓地方領導在履行法定職責以后,不遺余力地支持牽涉到方方面面的教育改革絕非易事。這就需要在重視教育上,給地方政府上一道緊箍,比如組織部門在干部考核中加大教育的內容,凡是忽視教育、未做到尊師重教的地方領導在年度考核就要被評為“不稱職”﹔再比如切實加強督政的力度和督政結果的運用,對於不夠重視教育的地方領導,給予及時提醒與督促。

隻有這樣,對教育局長而言,政策協調和資源爭取的工作才能讓位於專業引領,提教育局長專業化這一命題才更有意義。

(作者為國家教育行政學院副研究員)

(責編:谷妍、鄧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