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修復聖母院” 馬克龍願望能實現嗎

2019年04月18日05:56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5年修復聖母院” 馬克龍願望能實現嗎

陶然自得

如果投入不夠,巴黎聖母院“復活”大計將遭到重挫﹔倘若投入太多,則原本廣受詬病的政府開支問題將雪上加霜。

當地時間15日傍晚,突發大火的巴黎聖母院吸引了世界的目光。

巴黎聖母院“復活”技術層面能做到

巴黎聖母院是天主教巴黎大主教的本堂,事發時正逢一年一度“聖周”慶典的第一天——“聖周”是天主教最重要節日之一復活節的傳統紀念活動。本應是慶典“主角”的巴黎聖母院,卻在復活節前夕遭遇不測,令人嘆息之余,也不免產生一個迫切的問題:它還能不能“復活”,何時能?

大火過后,巴黎聖母院的頂部基本上已被焚毀,標志性的塔尖更是已經倒塌,但其整體結構得以挽救,大量文物得以搶救,珍貴文物損失並不像許多人想象得那麼大。因此,巴黎聖母院的“復活”,在技術層面上是能做到的。

火災還未徹底被扑滅時,法國總統馬克龍就發表講話,一方面強調“聖母院一定要復活”,另一方面提出“全球眾籌”的策略。

這得到了一些富豪的響應:法國開雲集團董事長兼CEO皮諾第一時間代表家族捐款1億歐元,隨后路易威登集團和阿爾諾家族也宣布捐款2億歐元,石油巨頭道達爾宣布捐款1億歐元……

國際方面,已有數個眾籌賬號開啟,捐款者包括蘋果公司、歐洲央行這樣的“大戶”,也不乏普普通通的各國民眾。

法新社截至當地時間4月16日晚的不完全統計顯示,海外捐款“人頭”已達數千,善款總數則已逾7.5億歐元。

考慮到歷史上巴黎聖母院幾乎每次大修都曾遭遇經費瓶頸,不是預算被砍就是虎頭蛇尾,這次“復活”所需的錢,或許終於不再是個問題。

那麼時間呢?

隨后,馬克龍發表了與巴黎聖母院火災有關的第二次公開演講,並給出了“5年恢復巴黎聖母院美景”這一令人鼓舞的願景。

然而大多數人並不敢這樣樂觀:一些分析認為需要“至少10年”,而當地媒體援引教會人士內部意見稱,后者已做了“8年內整個教堂無法對外開放”的預案。

而許多法國民眾則給出了更悲觀的預期,在他們看來,鑒於法國人在修復工期方面的一貫表現,“修到猴年馬月也不足為奇”。

五年復活聖母院,恐難實現

馬克龍恐怕是此次火災中另一個最大受害者:幾個月來飽受“黃背心”運動騷擾的他,原本期望借復活節前后的一番精心操作提升支持率,卻被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搶了戲”。

此前,為了擺脫“黃背心”運動所帶來的執政困境,馬克龍倡議並主導了規模空前的“全民大辯論”以商議重大國是。這項“大辯論”吸引了數以百萬計法國公民以不同形式參加,也部分轉移了公眾對“黃背心”的注意力,馬克龍的民意支持率則觸底反彈了5個左右百分點。

受此鼓舞,馬克龍宣布將於當地時間4月15日20時發表“重要電視講話”,屆時將宣布“一系列重大決定”,目的很明顯:趁熱打鐵,在復活節前夕把自己的支持率再拔高一截。

但恰巧,巴黎聖母院大火燃起時,馬克龍剛剛錄完“重要電視講話”視頻,此時距擬定講話播出時間隻剩一小時。

無奈,講話被延期播出了——再“重要”的電視講話,能比號稱“巴黎心臟”和“城市之母”的巴黎聖母院著火更重要嗎?

很顯然,被“搶戲”的馬克龍在第一天講話中有些准備不足,“眾籌”的表態也引發了一些人的批評。

要知道,法國是單一制國家,中央政府較其他歐美國家責任更重。如今大區、市兩級政府都在“輸血”,中央政府卻仿佛在推卸責任,由此產生的“減分因素”,恐怕不是延時播出的“大辯論講話”所能補上的。

第二天“5年復活”講話,他對修復許以5年(到2024年)之期也頗見考究:再長和公眾普遍預期拉不開距離,“復活”效果大減﹔再短就接近2022年下次大選年份,更顯尷尬。

然而問題又隨之而至:許願是要還的。

如果投入不夠,“復活”大計將遭到重挫﹔倘若投入太多,則原本廣受詬病的政府開支問題將雪上加霜,“既給中低收入者減稅、又不恢復富豪稅”的左右逢源計劃也將受到拖累。

無論如何,對於馬克龍和法國民眾而言,這個復活節注定不會讓他們心情愉快。

□陶短房(專欄作家)

(責編:谷妍、鄧楠)